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明城府史话|一段老济南南门往事一座城市变迁史 

核心提示: 老济南内城的四个城门,都有很文雅的大名:西门叫泺源门,东门叫齐川门,北门叫会波门,南门叫舜田门,后改叫历山门。解放后,虽然拆除了城墙,没有了城门,仅剩下护城河上的桥,但老百姓仍习惯称西门、老东门、南门。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南门桥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南门桥

□王军  

老济南内城的四个城门,都有很文雅的大名:西门叫泺源门,东门叫齐川门,北门叫会波门,南门叫舜田门,后改叫历山门。解放后,虽然拆除了城墙,没有了城门,仅剩下护城河上的桥,但老百姓仍习惯称西门、老东门、南门。

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中期,我家住舜井街南头,马路对面便是南门桥。我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少年、青年时代,夏天,和小伙伴们在浅浅的泉池中戏水捉螃蟹捞虾。河畔的草坡,曾是我们嬉戏打闹的乐园。那迷宫一样的小胡同,是我们捉迷藏的好地方。

当年,黑西路、舜井街几乎全是居民大杂院。今天想来,那些院子的大门都是高台阶黑漆大门,院里也都是很整齐的灰瓦青砖房。想必过去这里都是一些比较富裕市民的四合院。

我小时候,南门桥只有一座,而非今天呈V字形的两座。桥北东西两侧各有一面高大的影壁墙。墙上经常贴一些政治漫画。看着有趣,我也曾认真临摹过一些。

当年,南门一带没有今天这般繁华热闹。护城河常年淤积,加上常年排污,河水很脏。桥南东西两侧破烂不堪,甚至有些荒凉。上世纪七十年代,桥南路西建起了济南美术工厂大楼。大楼一层是商店,摆满了书画等各种艺术品,这个工厂创作的羽毛画非常有名。那些年,济南很多家庭都曾买过羽毛画;桥南路东建起了泉城大酒店,当年的大酒店不过是比较大比较高的一座楼而已。

黑西路两侧的人行道上,种着泡桐,一到春天,树上开满了一串串紫色或白色的喇叭花。随着暖风,一阵阵清香拂面而来,沁人心脾。

夏天时,居民们喜欢把凉席铺在河边的人行道上乘凉。记得1976年9月唐山大地震,南门一带的居民在人行道上用竹竿、塑料布等材料搭满了防震棚。晚上,大家就睡在里面。直到10月份天气渐渐凉爽,才陆续拆除。

改革开放后,南门一带开始繁华热闹起来。

先是桥两侧的影壁墙下,每天早上都摆满了卖早点的摊子,吃早点的人们挤满了各个小吃摊。傍晚,许多摊贩在行道树上拴上绳子,挂上从南方贩来的牛仔裤等服装,逛街买东西的人挤满了人行道。

这时候,人们的居家生活开始有了变化,沙发、大立柜等家具走进了家庭,记得当年结婚有“三转一响四十八条腿”的说法。三转一响是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四十八条腿是大立柜、梳妆台、高柜、低柜、两个单人沙发、三人沙发、双人床、写字台、两把椅子、饭桌正好四十八条腿。

一些人会木匠手艺,业余时间干点木工活,把做好的沙发、大立柜等家具拉到桥边出售。买卖双方讨价还价一番,彼此满意,卖方把东西帮着拉回家。当年,我家里的沙发、书橱、大立柜都是在南门桥买的,结实耐用,直到前几年搬家,换新式家具,才不得不丢掉。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原在旧军门巷的新华电影院迁移到美术工厂南侧,改名济南剧院。那时候,人们的娱乐方式比较单一,不管是单位搞活动,还是男女青年谈恋爱,经常是去看场电影。记得当年,电影院门口天天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一直到晚上12点最后一场电影散场。我还曾拿报废的电影票混进影院去看过电影。

电影院与美术工厂之间是后营坊街东头、小后营坊街,这里都是破破烂烂老旧的平房,这时候建起了南门市场。市场东入口建有牌坊,上面有南门市场几个字。市场里鸡鸭鱼肉、各种蔬菜应有尽有。我的几个同学高中毕业后,进了税务局、工商管理局,曾在这里工作过。

1985年,舜井街,黑西路拆迁,老街坊们从此搬离了南门。

三十多年过去,南门一带华丽大变身:护城河成了花木扶疏,清流潺潺,游船穿梭往来的环城公园,过去的老街巷、大杂院已经成了高耸的楼房。济南美术工厂、后营房街及南门市场以及附近的正觉寺街拆除后,建起了济南标志性建筑——泉城广场。济南剧院经过改造,成了科技馆的一部分。路东的泉城大酒店经过大规模整修,显得更加豪华气派。宽厚里仿古建筑群的各式餐饮、休闲娱乐场所,成了广大市民游客最喜欢光顾的去处……

作为曾在这里生活过几十年的老济南人,今天,每当路过南门,小时候与同伴们无忧无虑嬉戏玩耍的情景仍会浮现在眼前。而南门一带留给我们这些老人的唯一念想,只剩下舜井街上元朝那块“迎祥宫碑”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