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一周史记|“咆哮议长”约翰·伯科究竟做错了什么

核心提示: 北京时间11月5日凌晨,在喊了1.4万次“order(秩序)”后,网红议长约翰·伯科含泪卸任,英国下议院迎来了新任议长——来自工党的林赛·霍伊尔。

北京时间11月5日凌晨,在喊了1.4万次“order(秩序)”后,网红议长约翰·伯科含泪卸任,英国下议院迎来了新任议长——来自工党的林赛·霍伊尔。

刚刚下台的约翰·伯科是一位颇具争议的人物,随着他在议会上声嘶力竭的“咆哮体order”在网络上走红,英国议会混乱的一面变得广为人知。在很多不了解英国议会制度、只是集中看了几期约翰·伯科的“order集锦”的人看来,这个机构宛如秩序已经乱到极点的小学班级,班主任怎么维持秩序也没用。再加上英国“脱欧”久拖未决这个事实的存在,就让很多人误以为,这么乱的立法机构,这么低的行政效率,英国似乎已经没救了。

其实,不光是今天的人们会有类似观感。早在一个世纪前,晚晴名臣李鸿章在甲午战败后游历西洋诸国,在见识了英国下议院的吵架场面之后就很不以为然,反倒是隔壁德国秩序井然的议会制度颇得李中堂的青睐,当时英德之间已经有了点火药味,李鸿章据此作出断言,在未来的对抗中,德国必然会打败英国。

当然,后来的故事众人皆知,德国在一战中挑战英国失败,二战再打再输,李鸿章的论断成了“乌鸦嘴”。在战争中,看似吵闹的英国议会在大决策上作出的判断,都远远高明于“乾纲独断”的德皇和希特勒。为什么看似吵闹的英国议会会有如此强大的决策力呢?

无论李鸿章还是今天的人们,其所诟病的英国议会吵架场景都来源于一种会议——下议院“全体委员会”。这个“全体委员会”由下议院全体议员参加,跟正常开会表面上看只有一个不同:“全体委员会”开会期间,横在议会正中央桌子上的那把象征英国国王权力的权杖会被议长的侍从官收起来,以此表示国王的权力此时已经不在场了,议员们可以尽情地畅所欲言、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不会因为自己的发言被追究责任。于是,下议院此时就俨然成了“英国德云社”,议长只能在看到双方吵得快打起来时喊喊“order”。

但是,一旦议长认为讨论已经充分表达了议员们的意见,就会宣布“全体委员会”结束,此时国王的权杖重新回到场上,议员们重回常态进行发言、表决和投票。这个时候谁再敢闹得太过火,议长是有权命令他的侍从官(议会大厅里唯一佩剑的人)用暴力维持议会秩序的。

“全体委员会”和普通议会的秩序差距如此之大,以至于还发生过这样的奇事:2017年在按正常程序讨论“脱欧”问题时,一位工党议员突然从议席上冲下来,拿起桌上的权杖就往门外走,试图以这种方式强行召开“全体委员会”。当然,这种行为随后遭到了约翰·伯科议长的严厉处罚——在正常会议时,这位议长可不是只能扯着大嗓门喊“order”。

正常会议和“全体委员会”的同时存在,让英国议会既可以维持秩序保证执行力,又能给每个议员表达自己观点的空间,从而巧妙地维持了执行力和民主活力之间的平衡。事实上,刚刚下台的约翰·伯科所遭遇的最大争议,正是他担任议长期间召开“全体委员会”的次数有点太多了,甚至让“全体委员会”那种无拘无束的氛围侵蚀了正常议会,于是就造成了眼下英国议会民主有余而执行力不足的问题。而随着性格中庸、沉稳的新议长霍伊尔的上任,这种风气势必得到纠正,英国议会执行力的恢复是值得期待的。

一项好的制度,宛如一个鲜活的生命,有了创伤可以愈合,出现了偏差可以纠正。英国议会制度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和粗糙,它能运行400年而不倒,自有其道理所在。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