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坡难爬台阶难过坐轮椅出门不易 无障碍设施建设亮点不少问题也不少

核心提示: 所谓无障碍设施,顾名思义,是指为方便残疾人、老年人、儿童及其他行动不便者能够自主、安全、方便通行和使用的设施,是他们参与社会生活的基本条件,更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

  

残障人士过过街天桥只好求助民警搬上搬下。

  

泺源大街北侧的盲道被非机动车占用。

所谓无障碍设施,顾名思义,是指为方便残疾人、老年人、儿童及其他行动不便者能够自主、安全、方便通行和使用的设施,是他们参与社会生活的基本条件,更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那么济南的道路、小区、车站等公共场所是否能够满足他们无障碍出行,已设置的无障碍设施又能否真正做到“无障碍”?记者对问题进行了探访。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见习记者 任玉停 赵卓琪

现象一

25厘米高的台阶

拦住残疾人代步工具

今年65岁的刘先生居住在天桥区工人新村北村,因儿时患上小儿麻痹症,落下了二级肢体残疾,双腿从那时起便已无法正常行走,上肢也不那么灵活,从此出行成了一件难事。为维持生计,刘先生依然每天坚持出门工作,做些小生意,偶尔会与好友一起参加一些爱心活动,帮助同样有困难的残疾人。因无法正常行走,残疾人专用三轮车是他简单的代步工具。

只要出门,刘先生便会早早起床出门等待。从下楼到上车记者用了3分钟,刘先生用了12分钟。一路上,他骑得很慢,“你别看我这样,比起那些出门真的要靠轮椅的人还强很多。”说着刘先生指了指济泺路上的路缘石,“你看这些马路牙子,我都上不去,更别说轮椅了。再看看这人行道下坡,根本没和路面相接,有的坡还这么陡,轮椅上不来也下不去。”

说起出行的不便,刘先生带着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了一条商业街区,在门口徘徊了一番后指了指门店的台阶。“你看这些台阶,正常人肯定不会注意,但是对我们来说真的是阻碍。”一个高约17cm的台阶,刘先生扶着一条腿勉强地上去了,然而旁边一个高约25cm的台阶却怎么也上不去了。“你们出门进店是看店怎么样,我们是看台阶。”他自嘲道。

“现在残疾人出门的越来越少,更别说单独出门了。”刘先生说,其实残疾人并不是不愿意出门,而是怕麻烦,“怕麻烦别人,也怕路上遇到麻烦。”

现象二

门口缺乏无障碍通道

老人轮椅要抬下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探访中发现,如今有许多老人、残疾人的出行是必须要依靠轮椅的。但是当轮椅遇到台阶,再想要顺利通过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很多小区正是因缺乏无障碍通道,直接阻碍了老人、残疾人出行的脚步。

家住市中区建设路88号联通花园小区的杜先生今年60岁,家里还有一对80多岁高龄的老人。每天杜先生和老伴都要推轮椅带父母出去散步,由于单元前没有无障碍通道,每次到了台阶处,都要折腾半天,费力又危险。“尤其是现在父母老了,身体也越来越不行,连把轮椅抬下来的工夫都站不住。”

杜先生说,上个月父亲发病,还是周围三四个邻居帮忙一块把父亲抬上了救护车,出院回家也是邻居帮忙再抬上去的。“没有无障碍通道真的太不方便了,我还想以后能经常带父母出去转转,但不能总是麻烦邻居啊。”

记者在杜先生所住的小区看到,这里共有A、B、C三栋楼,除了C栋楼门口与地面持平外,其他两栋楼门口与地面都有一定的高度差。其中,A栋楼门前有8级台阶,B栋楼门前有6级台阶,台阶的总垂直高度在1.2米左右,对于坐轮椅出行的老人而言,无异于“天堑”。其他居民也表示,小区安装无障碍通道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小区共有400多户,而60岁以上的老人几乎占了三分之一,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以后小区的老人会越来越多的。”

除了小区外,记者还注意到,多数过街天桥缺乏无障碍直梯,原本是为了方便行人安全度过马路,结果却变成了老人、残疾人的“拦路虎”。2日上午,市民张女士在山东博物馆附近,正推着轮椅里患有帕金森的父亲去医院,然而就在想要通过经十东路一处过街天桥去到对面时,却发现轮椅根本无法通过,最后只得请求巡警的帮助,四五个人一起将老人抬上天桥又抬了下去。“想要过马路除了过街天桥,就是得多走几千米去路口绕,太不人性化了,让坐轮椅的该怎么办?”路过市民说。

现象三

无障碍设计太草率

坡太陡不好走

有市民反映,天桥区师范路附近的马路牙子,高的得有二十七八厘米,矮的也就三四厘米,毫无标准。2日下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了师范路与济泺路交叉口,从北向南骑单车出发看到,一路上的路缘石参差不齐,有高有低。

记者尝试骑车登上一处缓坡,由于坡度较大,加之与地面的落差,想要骑上去十分困难,很难想象一位老人或是残疾人在无人推行的情况下该如何上坡。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师范路上一家银行门口,与其他银行情况类似,左侧是楼梯,右侧则是一处上坡,然而问题恰恰出现在了右侧的上坡处。记者通过一张银行卡的直角与斜坡相对比,这里的坡度竟然达到了45度。想要从这走上去如同登山,想要下来也需要格外小心。据周围的市民讲,自从银行修了坡后,就没有见到有人走过。“现在去银行办业务都需要本人去,这让残疾人咋上啊,而且也不够宽,设计这个有啥用?”附近市民说。

“市中区领秀城贵和这里,好好的无障碍通道安上了三四个石头礅,婴儿车都过不去,更别说轮椅了。”市民张女士反映。与之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许多公园、商场门口都有这样的石礅,用途往往是为了不让骑车、非机动车驶入停车,然而这一行为却挡住了婴儿车和轮椅。

现象四

盲道及无障碍卫生间

或被占用或缺乏维护

无障碍设施有了,也符合标准了,咋还是没法出门?记者注意到,市区内有许多无障碍设施缺乏基本的维护管理,给那些真正有需求的人带来了不便。

2日晚,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高新区东荷路奥龙观邸小区外看到,东荷路人行道上的盲道被铺设在紧靠小区围墙处,而围墙外侧却种植了一些不知名的绿植,甚至不少蔓延到了盲道上,将盲道拦腰截断。而且这些枝条上带有锋利的小锯齿,万一碰到很容易被划伤。

另外,记者观察到,在历下区泺源大街、和谐广场纬十二路等多条人行道上,常年停放着共享单车、电动车、摩托车等非机动车辆,占用了盲道。

市区内盲道被占用的情况比比皆是:一些盲道因被汽车碾轧,已经严重损坏;一些盲道建设不规范,有的成了断头盲道。原本为盲人提供方便的盲道,却因种种乱象,很难发挥帮“盲”的作用。

除了盲道之外,无障碍卫生间也是状况百出。据市民杜先生反映,每次他带着老人出门,经常找不到可用的卫生间。在经十路奥体中心附近的公共厕所里,标着“无障碍”的卫生间里堆满了垃圾袋、扫帚等杂物,而在一些商场里,标着“多用途”的卫生间也是常年在“维修”。

相关链接

无障碍设施隐患多,引发事故不在少数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见习记者 任玉停 赵卓琪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从相关报道中了解到,因无障碍设施不完善、维护管理不到位引发的事故不在少数。

爱心人士文军,多年来致力于截瘫患者回归社会的公益事业,鼓励截瘫人士勇敢地走出去,回归社会,接纳阳光。因此,他组织截瘫人士参加各种活动,每次活动前,他都亲力亲为,体验活动场所的无障碍设施情况。

然而2019年7月7日晚,当文军在云南大理考察无障碍路线时,却不幸出了事。当时,高位截瘫的文军正乘坐轮椅独自回酒店,因无障碍路口被私家车挡住,为此他不得不另寻他路,结果没想到开着轮椅,跌落到停车场的地库顶棚里,失血过多身亡。

那个夺去他生命的地库顶棚,垂直深度两米多,且没有任何安全提示或栏杆。一个普通人很容易避开的危险,但对于文军这样的残障人士而言,却是如此艰难坎坷,甚至使其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而用生命“探路”的,又何止文军一人。

2014年8月26日,上海两位老人自称在6号线浦电路站,被工作人员告知“没有无障碍电梯”而被迫乘自动扶梯时滚落受伤。站长解释说,工作人员与老人沟通时存在误解,但该站无障碍电梯“须通知工作人员才能用”却是事实。

2016年的一天,甘肃的新先生及其他两名轮友一起出门,本来轮椅在路上好好地滑着,眼看前面就是个无障碍坡道,马上就能下去了,结果突然整个人摔倒在地上,等反应过来才发现坡道从上面看是平的,其实下面有一个台阶,所幸人无大碍。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