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齐鲁快讯 > 正文

大众讲坛聚焦藏书家黄丕烈:有他一页跋语,古书拍卖升值百倍

核心提示: 他的藏书题跋数量众多,内容丰富,细致生动,保留了清代藏书方面的许多掌故,也体现了清代学术的一个重要方面。黄丕烈写在藏书上面的跋语可谓独具一格,在业界有“黄跋”的美称。这是现知黄氏题跋域外友人的唯一一种,对中朝文化交流史研究也具有重要价值。

1

6

5

4

3

齐鲁晚报讯(记者 张頔)11月2日上午,由山东省图书馆与齐鲁晚报联合主办的公益性文化系列讲座大众讲坛举行了一期图书馆百年庆系列活动,由天津师范大学古籍保护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姚伯岳带来题为《难忘黄丕烈——古代藏书家的典范》的精彩讲座。

黄丕烈是清代藏书家之巨擘,也是乾嘉时期的著名学者。黄丕烈的藏书活动囊括了中国古代藏书文化的所有元素:藏书,藏书处所,藏书印,校书,抄书,刻书,古书修复……在所有这些方面,黄丕烈都有上乘的表现,留下了无数佳话。

黄丕烈1763年出生,主讲人姚伯岳1963年出生,正好相隔200年。姚伯岳1986年在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他的学位论文正是《论黄丕烈在版本目录学上的成就》。“当时没有现在那么方便的数据化检索工具,为了做好黄丕烈研究,我做了整整一大盒子的卡片资料,也由此和黄丕烈结下了一生的缘分。”1998年,姚伯岳所著《黄丕烈评传》出版,此后也多次再版。

姚伯岳介绍,黄丕烈可以说是一位研究型的全能藏书家,他藏而能鉴,鉴而能读,读而能校,校而能刊,刊而能精。经他所藏、所鉴、所校、所刻之书,均身价不凡,被人珍若拱璧。他的藏书题跋数量众多,内容丰富,细致生动,保留了清代藏书方面的许多掌故,也体现了清代学术的一个重要方面。

黄丕烈写在藏书上面的跋语可谓独具一格,在业界有“黄跋”的美称。(“跋”与“序”相对,是写在书籍、文章、金石拓片等后面的短文,内容大多属于评价、鉴定、考释之类)从世俗的角度来说,有黄丕烈亲笔题跋的古书,价值会有明显提升。

姚伯岳举例说,在西泠印社2011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中,由黄丕烈题跋、归自海外的《国语》(2册),以46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造了当时“黄跋”拍卖的历史记录,同时也刷新了清刻本单册成交的最高纪录。

这部《国语》全称《国语二十一卷附校刊明道本韦氏解国语札记一卷》,为嘉庆五年(1800)黄氏读未见书斋影宋刊本,是黄丕烈《士礼居丛书》中的第一部,故而极受重视,从校勘、作序到最终写刻上板,可谓集众名家之力,精善之致。当然,这部书的独到之处,在于篇末有一页黄丕烈108个字的跋语,题赠朝鲜使臣、奎章阁首任检书官朴齐家。这是现知黄氏题跋域外友人的唯一一种,对中朝文化交流史研究也具有重要价值。 

“如果没有这页跋语,类似的《国语》古书也就一两万元一册,但有了这么一页‘黄跋’,拍卖价格蹿升了得有一两百倍,每册到了230万,可见黄丕烈在当代的影响力。”姚伯岳说,尽管拍卖价格只是一个数字,但反映出当下社会对黄丕烈的认可,他那种知书爱书痴书的精神,更值得我们不断传承。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