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罚款记分对违法获利而言不值一提 超载入刑呼声高起来

核心提示: 10月10日18点10分,无锡市312国道一处高架桥突然坍塌,造成3死2伤。事故现场,一辆侧翻的大货车以及倾倒在地的多卷钢材分外刺眼。根据当地通报,事故的初步原因疑似货车超载引发。

无锡上跨桥侧翻现场,从超载货车上倾倒在地的钢材分外刺眼。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家澍 摄

齐鲁晚报讯(记者 张泰来)10月10日18点10分,无锡市312国道一处高架桥突然坍塌,造成3死2伤。事故现场,一辆侧翻的大货车以及倾倒在地的多卷钢材分外刺眼。根据当地通报,事故的初步原因疑似货车超载引发。一时之间,道路治超困局再次暴露,对于货车超载入刑严治的呼声再度高涨。

现象

超载致事故屡见不鲜

无锡上跨桥侧翻事故初步原因疑似货车超载。事实上因为货车超载引发的桥梁坍塌事故早已屡见不鲜。2012年8月24日,哈尔滨市三环路群力高架桥就曾发生过坍塌事故,一段上桥匝道倾覆,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经过调查,事故的原因就是车辆超载造成。

当时,四辆总重将近500吨的超载货车同时上桥造成匝道倾覆。2016年5月23日凌晨,位于上海市汶水路、沪太路口的中环线高架道路发生严重车祸,4辆装载预制管桩的超载卡车通过,其中一辆撞击防冲墙并倾覆,致使高架路段主桥面翘起损毁,桥面最大高差处约40厘米。

与事故相比,更为频发的是货车超载违法的屡屡发生,这个并非一时一地的“特色”,而是在全国多地普遍存在的现象。就在无锡事故发生前两天,10月8日中午,德州齐河交警就出动35名警力对大货车超载进行突查。短短两个小时就查处大货车超载41起,每一辆超载都在100%以上。

在无锡事故中,很多网民质疑为何相关部门未能及时堵住超载车辆上桥。

江苏一地方交通运输综合执法部门有关人士表示,事发地附近钢材市场比较多,并且早有市民和知情人士对事故桥梁发出警示,当地早应有所防范,有针对性地对重点路口加派监管人力,拦截超载车辆上桥。但与此同时,由于道路众多,监管人力有限,治理超载仅强调路面执法,往往难以实现全覆盖。

剖析

查完就故态复萌

对于货车超载,各地交警大多进行过整治,但基本处于查处时有所收敛,查处结束即故态复萌,难以取得长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曾多次跟随交警查处超载,也跟许多超载货车驾驶人进行过交流,对于自己车辆的超载情况,驾驶人心知肚明,也知道这是违法,明知违法为何还要超载?

总结起来,原因大体有三。一来,目前,对于货车超载的查处手段还主要以民警现场查处为主,无法通过电子警察、监控设备进行实时抓拍,受限于有限的警力,交警对超载的查处很难持久,给超载车主、驾驶人以可乘之机。

二来,超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货运行业的潜规则。许多货车驾驶人表示,货运行业同样竞争激烈,货运价格已经压得很低,若是不超载,很难有利润可言。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货车超载的违法成本相对于违法收益的低廉,无法形成震慑作用。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对于货车驾驶人违规超载的处罚是“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质量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超过核定载质量百分之三十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

这些看似严格的记分罚款相对于违法获利而言,真可谓不值一提,何况超载上路还未必就一定被查。如此一来,货车超载难以治理的原因也就不难理解了。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超载超限车辆不上高速,导致国道、省道的通行量超过道路桥梁的承载能力,产生严重的安全隐患。而货运市场低迷、过路费偏高,又使得超载超限车辆抄小路成“潜规则”。

“我们巴不得走高速,又快又安全,但是高速收费太高了。”江苏一物流企业负责人称。

困局

立法问题尚未解决

此次无锡事故再次暴露道路治超困局。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表示,目前深层次的立法问题尚未解决,超载车辆只要不出事故,就无法定罪。

张柱庭表示:“源头治超工作还有待推进,在车辆生产、销售、登记、改装等环节管理不到位。一些货车在出厂时把核定载重量刻意标小以降低各项成本,这种乱象普遍存在。”

近年来,整治超载方面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密集出台,2018年9月发布的《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执行全国超限超载认定标准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发现违法超限超载车辆,坚决拒绝其驶入高速公路。”

今年4月,交通运输部再次发文明确,到2020年底,全国所有封闭式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完成检测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全面实施入口称重检测,各省(区、市)高速公路货车平均违法超限超载率不超过0.5%。

除此之外,呼吁货车超载入刑,像查酒驾一样严查货车超载的呼声也由来已久。2016年末,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交通运输部负责人就在应询时建议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入刑,提高违法成本。建议参照国外成功治理的经验和国内对酒驾治理的成效,建议加快研究推进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形成强大震慑力。

此外,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认为,收费公路收费到期后,应当建立收费降低机制,完善治超监管设施,让大货车更规范,行驶安全也更有保障。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