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三轮车主刘建军与死神擦肩

核心提示: 无锡高架桥侧翻时,刘建军刚好骑着一辆三轮车经过,那一刻,他与死神擦肩而过。很快,一位记者找到了刘建军。再后来,越来越多的记者找到了刘建军。

刘建军坐在三轮车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陈晨 摄  

无锡高架桥侧翻时,刘建军刚好骑着一辆三轮车经过,那一刻,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很快,一位记者找到了刘建军。再后来,越来越多的记者找到了刘建军。

刘建军这几天的生活一直被三件事充斥着:等着修理三轮车,接受记者采访,被不同的人道贺“福大命大”。

而陪他经历了这一切的三轮车,刘建军会一直使用,直到报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特派记者 陈晨10月12日发自无锡

幸运

看了网上传播的自己“死里逃生”的视频,刘建军觉得画面和自己的记忆有点对不起来。

10月10日下午6点多,位于江苏省无锡市312国道上海方向港西路的上架桥侧翻,刘建军刚好在那时骑着一辆装着板材的三轮车经过,侧翻时他及时跳车逃生。

当时,刘建军还饿着肚子,那天的午饭还没吃。

刘建军今年36岁,黑黑壮壮,头发一半已经发白,他笑称是因为遗传的原因。他老家在江苏泰州,到无锡工作有三年了,一直在做运输工作。事故发生时刘建军正在送货途中,“高架桥附近有个建材市场,我从市场把货送到距离很近的一个地方,过了桥就是。”

出事的路口,刘建军每天至少得经过五六趟。他骑车快到桥前时,听到桥上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没法形容,总之就是觉得声音怪怪的。”

这个声音让刘建军有了一丝警觉,紧接着他看到眼前的桥开始向下侧翻,刘建军开始刹车并做好了跳车的准备。“我记得自己是在桥面完全掉下来前就跳车了,但视频里看着我是在侧翻后才跳的车。”刘建军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最后将它解释成了“被吓坏了”。

看到桥面侧翻,刘建军是没那么害怕的,直到亲眼看到两辆小轿车被压在了下面,刘建军吓蒙了,“腿一下子软了,直接瘫到了地上。”

跳车后的刘建军跑到了三轮车后方,这辆自己使用了两年多的三轮车前部被砸到了。刘建军在地上瘫坐了一会儿,腿一直软着,站不起来,他自己爬着回到了三轮车上。

事故发生后,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了过来。救援人员也赶过来了,有人让刘建军赶紧离开这里。

“我腿软着呢,根本没法动。”刘建军对救援人员说。救援人员推了三次,才将刘建军和三轮车一起向后推了出来。刘建军和这辆与自己一同经历了生死的三轮车,在事故现场附近待了四个小时,直到当天晚上十点多,他接到了姨妈和舅妈的电话,“那四个小时大脑一片空白,没什么时间概念了,倒是觉得过得很快。”

压惊

三年前,刘建军从老家泰州来到无锡投奔亲戚,妻子和十几岁的儿子留在老家。“我姨妈舅妈住的地方离我很近,看我很晚没回家,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刘建军说,姨妈来的时候,还给自己带了一份米饭,因为知道他还没有吃晚饭。

姨妈舅妈骑着电动车在事故现场找了好久才找到刘建军,见到亲戚的刘建军仍处在一种很蒙的状态。

骑上三轮车回家的路上,刘建军接到了妻子和儿子的电话,“他们从网上看到了视频,认出了那就是我。”

回到家里后,表弟去给刘建军买了礼炮,“庆祝一下我大难不死。”当天晚上刘建军又被带着去外面吃饭,“喝了些酒,压压惊。”刘建军说。

再次回到家已是次日凌晨两点多,刘建军睡了个安稳觉。他不知道的是,一觉醒来,自己会受到这么大的关注。

事故发生后,事发地点附近一直处于封闭状态。10月11日白天,刘建军绕了一下路,将被砸的三轮车送到了离事故现场不远的一家修理店修车。

很快,一位记者找到了刘建军。再后来,越来越多的记者找到了刘建军。

不少附近的人也通过报道找到刘建军聊天,甚至要跟他合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福大命大”“沾沾福气”这是刘建军最常听到的话。刘建军说,自己的三轮车一直没得空修理,这两天的生活被三件事充斥着:等着修理三轮车,接受记者采访,被不同的人道贺“福大命大”。

阴影

来到无锡工作后,这辆陪着刘建军经历了生死的三轮车是他买的第二辆车,“之前的那辆三轮车出过事故,我觉得不吉利,就卖掉了。”

蓝色的车前部有个挡篷,前挡风玻璃完全被砸掉了,车头被砸出了一个大坑,车前灯也被砸坏了。刘建军开着这辆三轮车每天来回送货两年多了,一直没有出过事,“没想到一出事就是这么大的,相比很多人,我是幸运的。”刘建军说。

他及时跳车逃生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后,很多人据此表示刘建军在事发时闯了红灯。

“我没有闯红灯。”刘建军对这种言论有些无奈,“我过停止线之前还是绿灯,看着快变红灯了,我想赶紧过去,因为那天的午饭和晚饭一直没吃,我想着赶紧送完货就回去吃饭。”但是当他经过停止线时绿灯立马变红,刘建军开始急刹车,在刹车过程中三轮车并没有立即停下里,继续向前行驶了一段,来到了事发时他所在位置。紧接着,他经历了死里逃生。

刘建军说,当时眼前塌下的桥对他来说是个阴影,但就像有人会生病,有人会做手术一样,这个事情过去后,他会像之前一样生活。

事件进展

事故36小时后桥下恢复通车

10月12日早晨6点,无锡高架桥坍塌事故发生36小时后,事发高架桥下的锡港路恢复通车。

12日上午8点半左右,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现场看到,10月10日傍晚六点多侧翻的312国道上跨桥断桥已经被清理,桥下的锡港路已经恢复通行。道路中间放置着一个临时信号灯,旁边有交警执勤。记者发现,交警是在手动控制交通信号灯,指挥过路车辆。现场一位特警告诉记者,前一天晚上锡港路就有部分车辆可以通行了,今天早上六点正式通车。

另据围观市民表示,地面上的沥青是前一天晚上铺设。记者注意到,路面上的交通指挥线也是新画上的。不过,记者从现场发现,道路上仍有不少大车通行。在事发36小时后,不少行人路过事发路段时驻足查看。断裂的高架桥如一道伤疤一般,必然会印留在无锡市民的脑海中一段时间。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特派记者 李家澍 陈晨 发自无锡

延伸阅读

独柱墩桥梁是否有缺陷

在将事故原因指向货车超载的同时,事故桥梁的设计也遭到质疑。

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侧翻的高架桥为独柱墩桥梁。“大桥的一个桥墩照片看上去是单支座的,这样的支撑结构稳定性有可能存在安全隐患。货车走侧边,就容易失去平衡。”南京一位业内专家说。

近年来,国内多座独柱墩桥梁发生倾覆垮塌。“桥梁业界对于荷载偏心引起的横向倾覆问题还需要进一步高度关注,特别是我国交通超载现象严重,使得该结构形式的桥梁在使用过程中发生多起倾覆事故。”中设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桥梁总工程师韩大章分析说。韩大章等专家认为,在当今道路交通饱和、超载严重的状况下,应特别重视其横向抗倾覆体系的设计,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可能的超载因素,因地制宜选取结构方案。

根据独柱墩桥梁的具体特点,有关专家研究认为,严重超载的车辆对桥梁的损坏是一次性的和不可逆的,应严格限制超载车辆上桥,更不能让重车在桥上集中排队靠边行驶。据新华社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