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齐鲁快讯 > 正文

来论|治理民风民俗须注意合法问题

核心提示: 10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一则公告引起网友热议。公告内容为:自10月1日起不允许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凡有以上情况,全体村民不准前去参加,否则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

10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一则公告引起网友热议。公告内容为:自10月1日起不允许过满月、一周岁生日、六十岁生日、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不准进行祭奠活动、不准送花圈纸扎等,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凡有以上情况,全体村民不准前去参加,否则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贫困生、转学、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

显然,该公告之所以会引起热议,在于其革除旧习、倡导新风的初衷固然让人理解,也引起一些网友认同,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看出,这样的规定涉嫌违法、侵犯村民财产权与自主权,说明一些村官与基层工作人员,在法制建设进行了这么多年的今天,仍然缺少权限意识与法律意识。

众所周知,与一些官员、公职人员等借婚丧嫁娶之机可能敛财、损害公权力廉洁不同,村民与公权力是沾不上边的,不管婚丧嫁娶还是随份子、进行任何花费,都花的是自己钱,行使的是对自己财产的处分权。村官、县乡等正式官员也好,“村规民约”等规定也罢,有什么权力进行干预?法治社会的基本常识就是,公民是主人,公权力与国家机关等组织都是公民为维护自己权利设立的,所以公权力是有限度的,只限于法律规定和授权范围内,公民权利则是无限的,只要不为法律所禁止、不侵犯他人权利,就可自主行使,不受干预和限制。

该公告不仅把相关行为与贫困生评定、转学、上户等权利相捆绑,赤裸裸地违反相关法律与政策,还因为任何法律、法规都没有这样的限制村民自主权规定,从根子上涉嫌违法。这也是每逢假日就有一些城市人吐槽收到请柬太多、一个月工资都不够随份子,以及一些土豪与体育界、演艺界明星举行婚礼通常豪车上百辆、规模盛大,却从没见过哪座城市颁布过治理市民办酒席、如何随份子等方面规定的原因。看着村民办酒席和婚丧嫁娶习俗不顺眼、没有依据地进行制止、治理,涉嫌违法是毋庸置疑的。

问题还不止于此。像一些地方那样,乡镇政府接到村民“违规”办酒席消息就如临大敌似的紧急出动,强行制止,村民因好事被毁而气愤不已,把带队干部打得鼻子嘴里是血,非但损害干部的形象和威望,还无谓的制造官民冲突,影响和谐。有地方因村民与制止人员发生推搡就动用警力,以妨害公务为由对村民进行拘留,更会引起公权力滥用质疑,让更多的部门卷入冲突漩涡,甚至引发群众对法律不信任,对法律是否公平正义产生怀疑。那无疑是法治大忌,把治理婚丧嫁娶称为法治逆流是不过分的。

至于把是否遵守规定纳入道德银行,认为披麻戴孝、祭奠等不道德,更会与孝的观念发生冲突,让人对所倡导的道德产生怀疑,甚至不知哪样做对、哪样做错,产生做人处事只看利害不问良心的恶果。与人们良心和通常观念相背离的道德评价体系,不仅不会提升道德,反而会促使道德滑坡,导致道德溃败。同任何事物只有在正当限度内才是合理的,超出正当限度就可能走向反面一样,在道德评价体系问题上也必须注意正当界限问题,避免权力滥用。

通过一起起没有依据地治理婚丧嫁娶事件引起的质疑,必须结合城市为何不治理市民办酒席的现实,好好反思这类规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了。如果相关风气确实不好、应予引导的话,也应当通过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进行引领,不能通过政府发文或村规民约等强制方式。(吴元中)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