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五家买房被骗之后 中秋回家过节,不敢让老人知道曾经撬锁抢房

核心提示: 9月11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刊发《一房六卖,两家找的同一中介》,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相关部门也表示将严查严惩违规操作中介及人员。虽然涉事房主于某已主动投案自首,但事情如何解决是受骗购房者最关心的问题。

  

贾红买房时,通过21世纪中介签的房屋买卖合同,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背后竟是一场骗局。  

如今,五家人为了留住房子都选择搬进去看着。 

齐鲁晚报讯(记者 刘云鹤)9月11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刊发《一房六卖,两家找的同一中介》,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相关部门也表示将严查严惩违规操作中介及人员。虽然涉事房主于某已主动投案自首,但事情如何解决是受骗购房者最关心的问题。

今年5月份开始,无奈之下,几家人一度撬锁抢房,后来为了一起留住房子又互相扶助,共同面对这个“飞来横祸”。但是由于房主欠债太多,该房早已在去年12月份就被冻结,现实之下,这套房子似乎成了所有当事人最后的“救命稻草”。这个漩涡中的房子最后属于谁,怎么分,如今还是未知数。   

中秋回家不敢谈房子

中秋佳节,贾红(化名)和丈夫准备回老家,可是对于买房被骗的事,他们最担心被家人发现,毕竟为了买房,全家人付出了太多。刚开始,贾红经常晚上会偷偷哭,希望醒来是一场梦,但是起来后不得不面对现实。

去年5月20日晚上,房子定下来时,这对“90后”夫妻还骑电动车特地去吃了一顿牛排。贾红家是目前五位买家中的第三位,直到今年5月警方打电话前,夫妻两人还在憧憬着交房之后的美好生活。

出事后,警方先通知的丈夫,贾红依然记得当时丈夫为了减轻打击还故意幽默了一把,“他说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房子被装修了,坏消息是房子被一房多卖了。”尽管丈夫尽量想用轻松的语气说出来,贾红还是像被什么东西击中,呆滞了好久才吐出两个字“中介”。

直到发现他们不是从于某那儿买的二手房,而是从王某那买的三手房,不是一房五卖而是一房六卖前,贾红和丈夫还是信任中介的,他们通过21世纪交易,出事后以为中介会帮着处理,没想到中介只是矢口否认和推脱责任。

其实在五位买家中,贾红和丈夫决定入手这套房子的时间还算长,有的买家第一天看到房源信息,第二天就交了首付。

房子属于期房,房主于某给所有人的承诺是今年4月底开发商交房之后尽快办理过户。

虽然不少人觉得他们购房时不够谨慎,但包括贾红在内的其他人认为,时间虽然仓促,但对房主于某合同的真实性以及个人的征信问题都查过,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有三位购房者都是通过中介交易,更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糟糕的问题。

频繁地撬锁抢房

得知自己买的房子出问题后,买房者都慌了,有的人干着急,有的人率先出手。贾红家当了第一个出手的人,为此还闹了一番笑话。

当时中介给他们两口子出主意,说得赶紧把新房子的锁换掉,谁家先入住房子,最后谁就有优势。来不及思考,贾红的丈夫赶紧带人将新房子的锁换掉了。结果因为太仓促加上最近的打击,丈夫有些恍惚,竟然换错了房子,将另一个单元相同房号的房锁给换了。后来通知物业并且给房主道了歉。

阴差阳错后,贾红和丈夫放弃了换锁的事情。不过最后一位购房者李先生还是将锁换掉了。为了试图挽回损失,李先生还从广州辞职,准备在济南一边找工作,一边维权。

回济南之后李先生就没有再租房子,而是干脆住在新房里了。

令其他人意外的是,李先生换锁之后还把房子租给了别人,后来大家为了能够留住房子索性都搬了进去,为此还一起撬了两次锁。

第一次因为李先生将锁换掉,其他四家进不去,他们商量之后一起换了一把新锁,还给李先生留了一把钥匙。结果没想到,李先生接着又换了一把新锁,四家气不过,又撬了一次,还是给了李先生留了一把钥匙。

当时想的是,李先生如果再私自换锁,他们就再换回来,四家分摊一个锁钱,总比一家承担一个锁钱的能力强。四家已经做好了打算,就这么耗下去。

不过从第二次换锁之后,李先生就再没有换,冲突暂时得到了缓和。

无奈的“患难”朋友

可能是因为遭遇相似,现如今五家购房者中的四家已经成为了“难兄难弟”式的朋友。其中贾红和第五位购房者李女士都是通过21世纪中介不同加盟店购买的这套房子。

贾红说,其实他们经历都差不多,觉得应该相互支撑鼓励。五家人中,除去李先生,其余四家已经成了“患难与共”的朋友。

贾红坦言,想通过媒体维权时,其实不是不愿意抛头露面,而是担心家里人知道。事发之后,五位购房者都瞒着家人,目前只有一位购房者的家属不经意间知道了,其他人的家属还蒙在鼓里。

对贾红来说,这种事情根本无法开口,首付的80多万元,是公婆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凑的,因为没有房子住,老两口还搬回了村里的老房子。现如今为了省钱,两口子将原来2400元租的高档小区住房换成了只有1000多元的老小区。

四位购房者中好几个人都在外地,而贾红和丈夫在济南工作,更方便一些,当时大家商量要一起住进新房时,床还是两口子帮着买的。

房主父母都躲债去了

刚发现房子有问题时,他们想过各种方法,甚至去过房主于某的老家。李先生回忆,本是怀着一点希望,但当房主奶奶下跪的那一刻,自己瞬间感到很无奈甚至很绝望。

他讲述,可能是要账的太多,于某的父母都已经躲了出去,只留下一个老太太在家,自己刚去时老人就扑腾给跪下了。他不想难为一个老人,在门口坐了一会儿无奈走了。

其他四家也去过于某老家。于某的父亲在村里种姜,母亲是一名乡村教师,刚开始以为儿子只是一房两卖时打算凑凑钱还给人家。后来得知房子有五个买家后,实在无力承担干脆躲了出去。

贾红说,找不到于某的家人,他们能做的就是向中介讨说法。她曾经想过,制作一个牌子,每天去济南21世纪所有的门店转悠,但是最后,她没有那样做。“我是一名教师,我的第一届学生都已经考上了大学,学生们都在看着我。”贾红最后没有将想法付诸行动,她觉得不应该给学生做这样的不良示范。

中秋期间,这栋房子将空闲三天,受害人也将背着沉重的负担回家过节。贾红望了望窗外,无奈又疲惫地说,“要学会坚强,要挺住,日子总是要过的。”

延伸阅读

房子已被法院查封,可能不只五家分房

此事中,因为和房主于某的债务纠纷,张亮(化名)也是一名受害者,因为自己去年12月曾经将房主于某起诉到法院,法院将房子查封。起诉后,房主于某还承诺等房子交房后将房子卖掉还债,可张亮没想到,房子早已被于某卖过多次。

张亮称,两年前自己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于某,于某出手阔绰,人缘不错,交往后于某多次向其借钱,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七八次。当时于某称自己和朋友合伙开了房屋策划公司,从开发商那里接过两个楼盘往外销售,需要资金周转。

“每次都是几万元的借,一开始都按照约定时间还,后来渐渐就不还了,再到后来干脆消失。”张亮说,“于某还欠我35万多,现在加上利息已经有40多万。”

去年12月,法院在张亮起诉之后查封了于某的房子。当时于某承诺卖房之后还款,张亮还充满信心。“于某自首之后有两个被于某借过钱的人找到我,还以为我俩是一伙的。”张亮说。

这套房子究竟怎么分?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新亮表示,虽然五家为了留住房子提前入住,在未实际交付的状态下这种情况属于抢占,并且无论哪家先入住,在法律上并没有优先权,“几个购房者都是平等的债权关系,不是谁先付首付谁就有优先权。先后没有区别,因为房主主观上有恶意,先后都是被骗的。”他还表示,不过法律上肯定会考虑五家首付多少来分这个房子。

王新亮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如果原房主还有其他债务,要看房子是否抵押给别人,虽然都是债权,但债权有抵押担保的话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这种情况其他几位受骗者是无法从这个房子分到钱,除非房子价值超过了被借债人的钱,剩下的购房者才能分。”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云鹤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