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战争狂人”被驱逐特朗普倾向少“动手”

核心提示: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日宣布,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已在他要求下辞职。博尔顿由此成为特朗普任内离职的第三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2019年8月29日,约翰·博尔顿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回答记者问题。  新华/法新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日宣布,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已在他要求下辞职。博尔顿由此成为特朗普任内离职的第三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鹰派”人物博尔顿的离开,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或更倾向于多“动口”、少“动手”。

他搅黄了

与塔利班的谈判?

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任命博尔顿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消息一出,质疑者纷纷给博尔顿贴上标签:“极端的好战分子”“鹰派中的鹰派”“战争狂人”……一年半后的9月10日,当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走人的消息后,连华府周围人似乎都如释重负。极端保守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随着博尔顿走人,“世界范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都呈指数级下降”。

据美国媒体报道,博尔顿在阿富汗、朝鲜半岛、伊朗核问题等外交和安全政策上与特朗普不断发生龃龉,是其突遭免职的导火索。

在任命博尔顿时,特朗普宣称“这就是我想要的人”。而在宣布炒掉博尔顿的推特文中,特朗普的不满溢于言表,“白宫再也不需要他的服务”“我强烈不赞同他的许多建议”。

就在解雇博尔顿前几天,特朗普戏剧性地宣布中止与塔利班已持续近一年的和谈。美国媒体透露,此事源于特朗普政府内部分歧严重,而博尔顿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了搅局者的角色。《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报道说,过去一周,博尔顿竭力反对美国与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缔结和平协议,甚至搅黄了特朗普原定在戴维营举行的秘密会谈,让寻求阿富汗撤军“外交战果”的特朗普十分沮丧。

博尔顿的搅局远不限于阿富汗事务。过去数月,博尔顿与特朗普在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博尔顿鼓吹对伊朗、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主张对朝鲜保持强硬姿态;而特朗普不想违背竞选承诺,不希望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事。此外,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三次会晤,近日还提出愿意无条件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这些姿态均与博尔顿的建议相左。

《纽约时报》今年5月报道说,特朗普曾在私下说幸亏自己约束了博尔顿,不然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博尔顿被炒后,白宫发言人承认,总统与博尔顿在很多问题上“不合拍”。不过,博尔顿对自己“被炒”一事另有说法。他在特朗普发推后公开表示,是他主动请辞,而非“被炒”。

桀骜不驯的

“战争鹰派”

特朗普突然“炒掉”博尔顿,确实令各方措手不及。在白宫10日对媒体公布的日程安排中,还赫然写着博尔顿将与国务卿蓬佩奥、财长姆努钦出席当天下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

但对华盛顿政治圈内人而言,博尔顿离职更像是“另一只靴子落地”,并不特别令人意外。有的美媒甚至以“博尔顿能撑到现在实在让人惊讶”为题。

被指与博尔顿“宫斗”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10日下午的记者会上坦言,两人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同。在白宫团队中,蓬佩奥以“唯特朗普马首是瞻”著称,与博尔顿的桀骜不驯对比鲜明。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在里根和老布什政府时期,博尔顿在国务院、司法部等处担任高级职位。小布什执政时,他曾任国务院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博尔顿因立场强硬多次引发外交风波。在《经济学人》杂志看来,博尔顿是“美国送到联合国最富争议的大使”。

博尔顿不担任公职后,经常参加新保守主义论坛并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在保守电视节目出任时事评论员。他曾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并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绝对否定态度。2015年,博尔顿在《纽约时报》撰文鼓吹对伊朗动武。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被美国媒体称为“战争鹰派”。

博尔顿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国际协议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等国际组织,在“单边主义”的偏道上越走越远。

博尔顿任内还在涉华议题上多次发表不负责任、捕风捉影、颠倒是非的言论,屡遭我外交部发言人严词驳斥。

特朗普的声音

才最重要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国防部长并称美国国家安全的“三驾马车”。与后两者的提名需要国会批准不同,这一人选由总统本人直接任命,因此,从美国政治传统看,这一职位对总统和美国国安政策影响力更大。

特朗普称,他将于下周宣布博尔顿继任者。该职位暂由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查尔斯·库珀曼代理。

特朗普上台以来,白宫要职走马灯般换人已不是新鲜事。尽管如此,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第三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被炒让外界再次意识到这一职位的“高危性”。

特朗普的第一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2017年2月因牵涉“通俄门”辞职。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接任后,一度被视为白宫团队中的“理性派”和“安全阀”,但也因与特朗普“不合拍”而在一年后离职。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高级主任卡齐亚尼斯认为,特朗普心目中的博尔顿继任者应是一位不寻求颠覆伊朗政权、愿减少美国在中东驻军、支持与朝鲜对话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与现阶段特朗普外交目标一致的人。

美国总统与国会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马哈菲表示,毫无疑问,未来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只有一个声音真正至关重要——那就是特朗普本人的声音。

至于博尔顿,特朗普大概需要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反目为仇”。毕竟,博尔顿有过先例,当年他离开小布什政府后,曾出书对赏识提拔他的小布什的外交政策大加鞭挞。 

综合新华社消息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