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刚怀孕,她就开始保胎!记录他们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心酸求子经历

核心提示: 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是离死亡最近、也是离重生希望最近的地方。住在这里的孩子多有“硬伤”,要么早产,要么急性起病。在NICU,每个早产重症宝宝的背后,都有一对备受煎熬的父母和一个令人心酸的求子故事。7月29日是山大二院NICU病情介绍日,患儿们的父母一大早就从各地赶来,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由于早产儿生理机能还不健全,医务工作者对他们的呵护要比一般婴儿多出几倍。

对恢复良好的宝宝,NICU会定期请母亲来进行袋鼠式护理。

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是离死亡最近、也是离重生希望最近的地方。住在这里的孩子多有“硬伤”,要么早产,要么急性起病。在NICU,每个早产重症宝宝的背后,都有一对备受煎熬的父母和一个令人心酸的求子故事。7月29日是山大二院NICU病情介绍日,患儿们的父母一大早就从各地赶来,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故事。

刚怀孕,她就开始保胎

阿惠从来没想到,要个宝宝会这么难。27岁结婚后,小两口便开始憧憬儿女绕膝的甜蜜生活。然而,每次怀孕,母体总是不向胎盘供血。不知喝了多少药,扎了多少针,还是不行。

熬了三年,再次怀孕后,已经30岁的阿惠豁出去了,这次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一定要保住肚子里的这个娃。然而,还是老毛病,母体就是不向胎盘供血。

阿惠很沮丧,家人也都不抱希望了。

但万一呢?阿惠不相信老天会如此不公,内心里还抱着一线希望,她咬着牙坚持。

孕三月时,老天终于开眼,母体开始向胎盘供血了。

阿惠日日夜夜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像意外中彩一样,笑了哭,哭了又笑。

为了保险,离预产期还有三个月时,阿惠便住进医院保胎。躺了整整三个月,腰都快躺断了,还天天往肚皮上打针,都快打成了筛子,但只要感觉到宝宝在肚子里一天天长大,阿惠还是梦里都能笑醒。

终于瓜熟蒂落,苦盼三年的宝宝呱呱坠地。

把宝宝抱在怀里,看着宝宝红润的小脸,阿惠落了泪。阿惠亲昵地叫孩子“小喜宝”。

没想到,仍然发生了意外。

当晚宝宝吃奶还好好的,第二天却出现严重黄疸,精神不振,一查,新生儿溶血,而且排便不畅。阿惠当场崩溃,吃喝拉撒就在医院,几乎天天检查,为保胎,遭了这么多罪,怎么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孩子病情凶险,在医生建议下,家人紧急把“小喜宝”转到山大二院NICU。

7月29日的病情介绍日,因为阿惠还住着院,不能来,“小喜宝”的爸爸和小姨一大早就来了。

小姨说,在这里住了一阵,“小喜宝”的黄疸消了,溶血也得到控制,不过,因为排便不畅,还要做个外科手术,今天上午(7月29日)来签字,下午就要手术了。

小姨说,送“小喜宝”到手术室做检查时,当揭开小包被,看到孩子两条小胳膊上还留置着好几个针管,心就像被猛揪了一下,眼泪“刷”就下来了……

求子十年生下“迷你”三胞胎

大阳先生结婚多年一直没孩子,求医问药十多年,钱不知花了多少,终于通过试管婴儿手术怀上了,而且一怀就是三胞胎,全家人高兴坏了。虽然保胎过程小心翼翼,但三个宝宝太性急,胎龄刚27周时就问世了。最小的男宝宝只有980克,出生时浑身青紫、呼吸急促,被紧急转到山大二院,两个小姐姐则住在另一家医院。

在NICU呆了40多天,从呼吸困难、不会吸吮,到现在可以靠针管往嘴里喂奶了。

7月28下午,又到了喂奶时间,刘爱虹护士长亲自给这个小宝宝喂奶,刘护士长说,早产宝宝吸吮能力很差,喂奶不能着急,得一滴滴来,30毫升奶,有时就得喂10多分钟。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下,现在三胞胎里最小的男娃恢复比两个小姐姐好,体重长到1590克了,也没有很严重的并发症,体重再长些,到2000克的时候就能出院了,家人觉得很欣慰。

二胎爸爸两地奔波心力交瘁

外地的王先生在济南呆了好几天了。7月27日一大早,宝宝小豆丁就因小肠感染,做了造瘘手术。

小豆丁是个二胎宝宝,大宝已经三岁多了。小豆丁妈妈本来产检挺正常,可孕7月时,突然破了羊水,胎膜剥落,在当地医院产下1280克的小宝宝。

因为妈妈有较严重的妇科病,宝宝也被感染,被紧急转到山大二院NICU。王先生说,往济南转运时,看着保温箱里早产仨月、才一尺多长的小宝,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

7月27日,小豆丁的妈妈从当地出院,小豆丁28日又做了手术,不知还要在NICU呆多久,自己要不停地在两地奔波,王先生一时感觉心力交瘁,干啥都静不下心来……

再回头,她还在医院门口徘徊

对那些孩子刚出生就被送到NICU的妈妈来说,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38岁的大秋是一个二孩妈妈,因为大宝神经纤维瘤变,身体不好,就想再生个宝宝。大秋37岁时,连做两次试管婴儿,终于如愿怀上。不过,因宫颈先天性功能不全,很容易在孕五六月时流产,大宝当时也是保胎才生下来的。

果然,大秋孕18周时做B超,发现宫口有点开,便做了宫颈环扎,开始保胎。但即使万般小心,保胎到26周时,仍突然破了羊水。

大秋立即叫救护车从外地赶往山大二院,没想到在急救车上,宫颈口就开了,刚拉到产房孩子就生下来,大秋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出生才1020克的宝宝就被送到新生儿监护室。这一呆就是近两个月。

如今,宝宝纠正胎龄达到34周,体重长到2000克,本来就要出院了,可7月27日,医生突然打电话说,孩子病情反复,小肠出现炎症,暂时不能出院了。

平时的病情介绍会,都是宝宝爸爸来,可这次,大秋在家里呆不住了,非要亲自来了解情况。一晚没吃没睡,第二天一大早,大秋就坐火车赶到济南。

大秋说,自从孩子住进NICU,病情时好时坏,自己一颗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也跟着忽上忽下,没着没落。听医生说孩子再过几天就能出院,全家像过年一样高兴。大秋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小衣服小被子奶瓶,全都置办好了,没想到还是落了空……介绍病情的医生说,孩子现在主要是保守治疗,是否需要手术,还得再观察。

大秋紧握医生的手,就像抓住一棵救命稻草,反复问,“医生,保守治疗一周,是不是一定就好了?”医生安慰她,只要孩子渡过这次难关,康复的希望很大……

大秋说,自己这个年龄,以后要孩子也困难了,无论怎样,哪怕砸锅卖铁,把孩子救好就行。医生这时拿来一大摞要签字的单子,大秋木然地一边签字一边叹气。

签完字,大秋还想拉住医生,徒然地再求个承诺,可是,该轮到下一位家长了。

中午12点多,家长们都走光了,大秋还是呆呆地坐着。见大秋迟迟不肯离去,我便拉她去吃饭,她一路叹息,又抓住我的手反复问:你认识薛江主任吗?你问问他,我的孩子是不是再治一周一定能好?期待的眼神让人不忍直视。

快餐店里,有个一岁多的宝宝爬上爬下,调皮活泼,大秋屡次用眼角瞅了几下,轻轻叹气。这一刻,她一定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被送进监护室,两个月了,连面都没见……我问她,你吃完饭就回去吗?她又长叹一声:还没订票呢……

吃完饭,我看到大秋还在医院门口徘徊,毕竟这里是离宝宝最近的地方……

(为保护隐私,本文所有患者及家属名字皆为化名。)

/记者手记/

这一刻的幸福给全世界都不换

山大二院NICU住着近50个重症儿,差不多每位责任护士要照顾6名宝宝,6个保温箱之间不过50米,就这50米,护士邱爽来来去去走了七年,护士韩敏和王莉走了十年。

保温箱里的孩子换了一茬又一茬,手头的工作却几乎一成不变,换尿裤、喂奶、打针……繁琐单调,但面对那些脆弱的小生命,却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半分懈怠。

在一成不变的忙碌中,很多医生护士从小姑娘熬到为人妻母,将心比心,对那些重症儿母亲的崩溃、担忧、牵挂感同身受,对这些刚出生便历劫的小生命有了更多怜惜。

7月28日下午,有个宝宝突然腹胀、便血,怀疑是肠穿孔,王亚云大夫赶紧与家长联系,当孩子父亲说孩他妈想来参加袋鼠式护理时,亚云大夫贴心叮咛:这次最好不要来了,孩子浑身是管子,妈妈看着要难受了……

在我蹲点期间,王亚云白班夜班连轴转,已三天没陪过孩子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安安生生休个周末,好好陪陪孩子,而一旦到了监护室,脑里眼里全是别人家的娃……

护士高姗姗怀孕8个月了,照样挺着大肚子,忙东忙西。快当妈了,心也变得格外柔软,她说,当你轻轻触碰宝宝的小手,他们会本能地紧抓你的手,那种来自生命最本真的信任,让你的心都暖化了……

当还未结婚的雪梅护士抱起哭闹的宝宝,两人像母子一样深情对视,当韩敏护士把要出院的宝宝抱上小推车,欢快地说:咱回家喽,见妈妈喽……那种从心底洋溢出来的爱假装不来……

而对那些孩子刚出生便被送到NICU的妈妈来说,每一次与宝宝相聚,都是劫后重生。

NICU每周一次的袋鼠式护理,是宝妈最期待的日子,当解开衣扣,将想得心疼的宝宝揽入怀里,看着坚强的小宝从命悬一线到一次次闯关成功,一天天康复,真切地感受彼此的体温和心跳,对妈妈来说,这一刻的幸福,即使给全世界都不换……

而这一刻的幸福,也正是二胎妈妈大秋和“小喜宝”的妈妈阿惠所梦寐以求的吧。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