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济南娃徒步川藏线一天走30多公里 11个孩子中最小的7岁半

核心提示: 行程25天,从成都经汶川、甘孜、林芝、拉萨、日喀则,最终到达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全程3000公里,每天徒步至少30公里以上。而在这条路上跋涉的,是某户外机构组织的一群最大11岁、最小7岁半的济南孩子。

队员在拉萨到日喀则的途中越过溪流。

搭车后孩子们鞠躬表示感谢。  照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生活日报记者 郭春雨

行程25天,从成都经汶川、甘孜、林芝、拉萨、日喀则,最终到达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全程3000公里,每天徒步至少30公里以上。而在这条路上跋涉的,是某户外机构组织的一群最大11岁、最小7岁半的济南孩子。

一群10岁左右的小娃,如何完成这样一段“人生苦旅”?高原徒步充满了未知的风险,他们这一路又会遇到怎样的挑战?经历这样的磨难,孩子和家长到底有什么收获?

“孩子没喊累,但我后悔了”

这次结伴徒步去西藏的11个孩子中,来自济南市经纬小学五年级一班的刘昀初晓年龄最大,今年11岁,他和班里的同学钟心一起报名参加了这次活动。

“我们用了两天的时间决定参加这次活动。”刘昀初晓的妈妈初艳告诉记者,自己让孩子参加徒步的心情可谓“一波三折”:“刚开始很激动,因为我的梦想就是徒步川藏线。但是冷静下来后就开始担心,毕竟孩子还小,徒步川藏线风险太大了。”初艳告诉记者,思考了一天后,她搜索了很多徒步川藏线的游记,让孩子自己做决定。

“游记里不仅有风景,还展示了很多风险和困难,孩子看完了游记,思考了大概有半天,就特别认真地说‘妈妈我去’。”初艳说到这里,语气中满是骄傲,“他已经是个11岁的小男子汉了。这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他自己做的决定。”

记者了解到,队员们每天至少要徒步30公里,要到达目的地还需要自己在路上再搭车。领队仅仅是带着孩子走,保障孩子的生命安全和健康,不会再提供额外的照料。然而路程艰险,仅以行程中的“318国道”来说,沿318国道进藏,需要翻越海拔4000米以上的12座高山,才能到达拉萨。

“西藏的气候不稳定,有时候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后一刻就是雨雪交加。需要准备一年四季的衣服。而且徒步过程中没有地方买水,每天需要带足够的水上路。”初艳说,孩子的背包里,背了四季的衣服、6斤水、饭盒、胶皮雨衣、压缩饼干、简单的常备药……临行前自己掂了一下,足足有十六七斤。大大的背包压在孩子小小的肩上,看着孩子走进机场安检的背影,初艳说那一刻自己后悔了。

“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这么沉的背包,压在身上三四天就能把肩膀磨出血印子,但自始至终,孩子一句累都没喊。”初艳告诉记者,很多人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让孩子受这么大的罪,简直是“花钱买罪受”,但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培养孩子吃苦耐劳、勇敢坚强的性格,让他多看看人生不一样的风景,丰富他的人生阅历,“别的孩子可以,我相信我的孩子也行”。

2.5小时穿越“川藏第一险”

7月21日,徒步第一天,从成都到汶川。

虽然海拔低,不用担心高原反应,但是当天室外的气温有38度,孩子们一路负重前行,第一天就有孩子的脸晒爆了皮,脚丫磨出水泡。

“挺累的,但是那天有个经历了汶川地震的叔叔给我们作讲解,我们看了汶川地震的纪念馆,特别受震撼。”刘昀初晓告诉记者,第一天走了近40公里,到营地后所有的同学都累得不行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哭着想家,也没有一个人想要退出。

“不能放弃,团里有比我年纪还小的妹妹,她都能坚持下来。如果放弃,那之前的不都白走了吗?”刘昀初晓说。

然而,第一天仅仅是“初试牛刀”,越接近拉萨,旅程越艰难。其中,在被称为“川藏第一险、全线鬼门关”的雀儿山隧道,这群孩子面临了真正的考验。

雀儿山藏名“绒表俄扎”,意为“山鹰飞不过的山峰”,主峰海拔6168米,每年8个月被积雪覆盖。山上一年四季一片荒凉,寒风凛冽。过往乘客经过此处大多会出现眼花耳鸣、头痛胸闷、心慌气短等高原反应。“风吹石头跑,四季不长草,一步三喘气,夏天穿棉袄”是这里的写照。

孩子们要穿越的雀儿山隧道,全长12.997公里,隧道进洞口海拔4378米,出洞口海拔4232米,洞内路况不明,更危险的是氧气含量低,隧道洞口含氧量不到平原区的60%,每进隧道1000米含氧量较洞口降低10%,绝大多数人均有高原反应。除此之外,由于雀儿山常年冰雪覆盖,洞口极端气温在零下40℃以下。如果成年人想要徒步穿过雀儿山隧道,至少需要3个小时。

就在雀儿山这个川藏线上的天堑,不少孩子有了高原反应,头晕、恶心、胸闷,喘不过气来。在这样极端的情况下,孩子们仅仅用了两个半小时,就通过了雀儿山隧道。

“不能停,不敢停,就一直往前走。”记者连线依然在西藏的钟心,他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已经走到了绒布寺。经过了雀儿山“一役”,虽然行程一度到了海拔5000多米,但是自己都能够坚持下来。

在雀儿山隧道的时候,由于缺氧,钟心也有轻微的高反,但是由于身体素质很好,感觉并不算很严重。而且在进入雀儿山隧道前,领队的老师就已经跟他们讲了很多注意事项,所以心里不慌。“我们走出隧道的时候,负责维护隧道的叔叔看到我们都愣住了,他说他在这里工作两年多了,第一次见有人能够徒步穿越雀儿山隧道。”

在走出雀儿山隧道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瘫倒在隧道口,看着“久违”的蓝天、白云、雪山、草地,累到说不出话来。

在318国道,他们一天经历了四季。早上凉爽如春,中午炎热如夏,下午会下雨甚至有冰雹,晚上又寒冷如冬;从马尔康到色达的路上,多次遇到塌方地区,用脚步征服生死线;从昌都到邦达再到八宿的路上,怒江在脚下,72拐让这个旅程似乎看不到头……

“累到极点,或者是高原反应的时候都想回家。每天都想放弃,每天都在坚持。”刘昀初晓说。

看见“鲁”字车都快哭了

根据行程计划,在最低徒步30公里后,可以搭车前往集合地住宿。搭车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在路口做搭车手势,但走过川藏线的人都知道,搭车主要靠运气,就算是司机愿意载一程,还要看行程方向是否一致。

“最多的时候连续拦了60多辆车,都没成功。”领队大河老师说,孩子们是两人或者三人一组寻求搭载。当时孩子们又累又饿,挥手、拦车、被拒绝——当孩子们快绝望的时候,远远地来了一辆山东牌照的车,看到熟悉的“鲁”字,三个孩子都激动得快哭了,不停地跳着、挥着手,在路边作揖鞠躬。

然而,虽然司机停车了,但是5座的小汽车,除去司机一家三口只能坐两个人,而孩子一行有三人,如果想要搭载,势必要留下一个——“孩子们特别难受,但还是感谢了司机,说不能丢下一个小伙伴。”大河老师说,那天由于搭车不成功,三个小家伙到达营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又累又渴,疲倦到极点。但怕第二天再出现这种情况,6点多天还没亮透,三个小家伙就在其他同学还睡着的时候,悄悄起床开始了新一天的跋涉。

“拉萨到日喀则的时候,一天辗转搭车7次,特别感谢路上的陌生人,有的给我们饮料,还有个藏族小妹妹,把她的西瓜分给我们吃,还有好心的叔叔阿姨非要请我们吃饭,说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钟心告诉记者,甚至还有好心人,非要给他们钱,说拿着钱去吃一顿饱饭。怎么推脱都不行,最后他们收下了钱,并且记下了时间、地点,要用这个钱去帮助有需要的人。

“特别感动,我们一路都得到很多的帮助。”钟心说,他们一路搭车,什么样的车都搭载过。在日喀则,搭过藏族大叔的三轮摩托;在公路上,搭过大货车;在国道线上,搭过超酷的越野,还和内蒙古小妹妹一起挤过小货车。经常被拒绝,但更多的是收获感动和祝福。

“我长大了,一定要买一辆特别大的车,让所有需要搭车的人都能够坐我的车。”钟心说。

团员年龄大小不一,但是一路走来互相扶持和帮助,让他们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

“在鲁朗突然下起了大雨,雨晴了以后风景特别漂亮,天空同时出现了好几条彩虹。我们一起采蘑菇做饭,大家在一起,特别开心。”钟心说。

记者了解到,孩子们4日到达了日喀则地区的绒布寺,海拔51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  

按照计划,未来三天,孩子们将到达此次行程的终点——珠峰大本营。

在这场看似不可能的行程中,孩子们在成长,家长也在成长。就像其中一位孩子的家长所说的,看着孩子旅途的进程,自己好像在跟孩子一起经历。“看着孩子从小男孩一步步变成男子汉,我也成长了。从天天想得睡不着,想得掉眼泪,到看他靠近目的地,为他高兴,为他欣慰。”

对话家长 徒步川藏是磨炼还是冒险

近一个月的川藏徒步,其强度和难度成年人都难以承受,这是苦难教育好方式,还是不顾孩子安危的激进行为?

钟心的妈妈孔维娟告诉记者,给孩子报名此次活动不是一时冲动,实际上已经考虑了近一年的时间,最后才下定了决心。

“最重要的还是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钟心身体素质一直很好,400米跑全校第一,同时还很擅长各种球类运动。”孔维娟介绍,孩子的独立能力也不错,自己对孩子很放心。

不过,此次去西藏,最担心的还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可以将身体潜在的伤痛和隐疾扩大化,孩子在出发之前有点咳嗽,孔维娟带着孩子去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问题不大后,才放心让孩子参加活动。

此次徒步旅行团最小的成员、7岁半的萌萌来自山师保利实验学校。萌萌的爸爸凯文告诉记者,不是只有徒步川藏才能历练孩子,方法有很多。孩子的教育方式因人而异,他不提倡这种形式,也不赞成刻意效仿。家长要根据孩子的情况因材施教。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