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出生不满百天母子离别 24年后内蒙古小伙到中江寻亲

核心提示: 带着失望,小郭又一次离开了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他说他父亲是在成都下的火车,然后坐公共汽车到中江,大概在路上花费了4个小时。

四川新闻网德阳7月12日讯(张磊 记者 周鸿)7月12日上午,来自内蒙古的24岁小郭与42岁的中江人唐大姐在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相拥而泣。这是24年来,母子俩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相拥。

四川新闻网记者从中江县公安局获悉,根据两人所描述的事实,基本能确定两人就是母子关系。据悉,两人已经做了DNA对比以进一步确定。

求助民警

24岁外地小伙中江寻找亲生母亲

7月10日,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来了一名年轻小伙,原来他是来中江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由于多方寻找没有结果,因此只好求助民警帮忙。

原来这名小伙姓郭,今年24岁,来自内蒙古。他的母亲姓唐,中江人,曾经被拐骗到内蒙古,后来生下了他。在小郭不满百天时,唐女士的亲人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将其带回了中江老家。从此,母子俩再也没有相见。

在内蒙古的小郭渐渐长大,开始思念自己母亲,更希望能得到亲生母亲的爱护。小郭还向民警回忆,2006年,他还收到过母亲从深圳寄过来的衣服,这就让他更加的思念自己的妈妈。

由于年龄小,小郭没能力去寻找自己的母亲。2015年,小郭开始工作,也渐渐趋于稳定,此时他的父亲觉得可以把他母亲的事告诉他。

“我觉得我现在有这个能力了,所以想找到母亲。”根据父亲提供的线索,小郭带着一些物件从内蒙古来到了四川中江县寻找。在多方寻找无结果的情况下,走进了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寻求帮助。

线索模糊

民警寻找陷入僵局

得知情况后,大队民警和辅警立即展开了为小郭寻找妈妈的工作。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负责人介绍,由于郭姓青年对已知情节描述极其模糊,关键性人名、地名都无法提供,仅仅只有一张其母亲20多年前的照片以及母亲叫唐某某,中江县某乡镇人士,因此给查找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

不过,民警还是根据其描述以及其提供的照片进行仔细的分析对比,确定了几名疑似其母亲人士。随后大队人员通过个人关系对几位对象的背景进行更为详细的了解。

“随着更为深入了解,一个个对象被否定,小郭双眼及脸上的失望之情越发明显,让人看了也禁不住揪心起来。”该负责人介绍,为了稳定小郭的情绪,也为了坚定他的信心,大队民、辅警纷纷表示会竭尽全力为他寻找妈妈,也希望通过他父亲多了解一些有用的细节。

原来小郭的父亲很久之前来过中江。当晚小郭又与他的父亲通了电话,让他父亲回忆当时来中江的过程。7月11日一大早,小郭带着父亲的录音又来到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根据新提供的线索,民警又开始新一轮的查找,但依然没有有用的线索。

相拥而泣

民警两天时间助母子相认

带着失望,小郭又一次离开了中江县公安局行政审批服务大队。不过,大队的工作人员并不死心。

“他说他父亲是在成都下的火车,然后坐公共汽车到中江,大概在路上花费了4个小时。按照当时96年、97年的交通条件,四个小时的话只能到中江县城。下了公共汽车后坐的摩的,然后到了他母亲的乡镇。”该负责人介绍,根据这些线索,分析他的母亲在二十多年前应当居住在县城或离县城不远的乡镇,于是立即将寻找的重点区域进行调整,并寻找一位叫唐某某的人。

在经过所有人员抽丝剥茧以及一上午的努力后,终于确定一名高度疑似对象。下午,大队民、辅警通过派出所以及疑似对象居住地村干部多方了解以及对家庭背景的核对,终于在临下班前电话联系上该对象。

通过对只有双方已知情节的核对,确定了此对象就是小郭未见过面的亲生母亲。接着,大队民、辅警对郭姓青年和唐某某约定于7月12日上午,在行政审批服务大队见面。

7月12日上午,母子俩24年来第一次见面,什么话都没说,相拥而泣。唐大姐介绍,自己的母亲是守寡把她和哥哥带大的,两边都没法割舍,但最终只得选择回到母亲身边。这些年来,也十分的想念孩子,每当听到类似的事,就会难过流泪,而且十分自卑,不敢说这些事。

如果小郭不来找她,唐大姐表示,自己也会去找孩子。尽管现在已经记不清地点了,但也会去派出所寻求帮助。

对于这次能母子相认,小郭十分感激。他说,此次寻亲本只为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觉得会困难重重,但是遇到的全都是热心的好人,特别是中江行政审批服务大队的民警、辅警,排除重重困难,不遗余力帮助我找寻,此份恩情永生难忘!(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