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培训班声称不满意可退费 等了两个月退款还是没拿回来

核心提示: 对于学校方面的态度,余女士则表示不能赞同,她说,之所以女儿不愿意继续在这家培训学校上课,是因为其教学质量,因此她不会让女儿继续在这里上课,要求按原来的“约定”,退还剩下的学费。

暑假又来了,不少家长计划带着孩子出门旅游,也有的家长则忙着给孩子报各种培训班、补习班。市民余女士(化名)的女儿已被主城某重点中学录取,这个暑假,培训班也在开始学习初中的课程。不过余女士心里有个“疙瘩”却一直解不开,“寒假时我就给孩子报过一个培训班,当时说好的不满意可以退费。可现在我们想找他们退钱,却僵住了……”

上了几节课后不满意

家住江北的余女士的女儿今年上小学五年级,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不过为了让女儿更进一步,她给孩子报了许多培训班,“主要是为‘小升初’作准备,让她进入初中后,起步快一些。”

余女士告诉记者,去年年底时,女儿同学的一个家长找到她,向她介绍江北观音桥一家名为“重庆少博学校”的培训学校。“据说当时这家培训学校正在搞活动,给孩子报补习班有优惠。”余女士还到现场看了一下,觉得这家培训学校不错,于是赶在去年的12月31日“优惠活动”的最后一天,给女儿报了培训班。

余女士给女儿报的是“一对一”的小班,就是培训老师和孩子一对一进行针对性地补习,一共30节课,每节课320元,一共9600元。因为参加了“优惠活动”,最后余女士缴纳了8800元学费。

今年年初,余女士每个周末就带着女儿去这家培训学校上课。“我们一般周六的上午去,一节课大约2个小时。”但上了8节课过后,余女士征求了女儿的意见,决定不去上课了。“主要是孩子觉得这样的课程不满意,学不到什么东西……”余女士对记者说,女儿在班上的成绩一直很好,并不是因为成绩差而参加培训班的,因此上这样的培训班,目的是“提高”,而不是“补习”。她和女儿觉得培训班老师讲的内容“有点浅”,达不到提高的目的。

转班后又发现了问题

在和培训学校的负责人沟通过后,余女士决定让女儿停止小班的学习,而转入大班上课。

可女儿跟着其他孩子一起上大班的课程过后,余女士又发现了问题。“上大班的课,第一次老师布置作业,就布置错了。后来,我们想去找上课的老师,也找不到……”在大班上了5节课后,第六节课余女士就没让女儿去了,因为余女士已给女儿找到了市内的另一家培训学校。

上了几个月的培训班,提高并不多,余女士开始也没往心里去,毕竟女儿之前已参加过不少类似的培训班了。随后,余女士找到“重庆少博学校”的负责人,希望退还女儿没上完的课程的学费。

余女士说,女儿上了8节“小班”的课,一节课320元,5节“大班”的课,一节220元,加上一些其他的费用,几个月来在这家培训学校的费用在3800元左右,那么退费的时候,学校就应该退她5000元左右。但这时,培训学校方面表示只能退她2000多元。

这下余女士有些蒙了,因为她在去年12月31日缴费的时候就问清了的,如果孩子中途不学了,可退还剩下课程的学费,在学校出具的收据上,也写着“不满意可退费”,那么这退费怎么就“缩水”了呢?

培训学校却另有说法

如今,暑假已经来了,余女士说,女儿目前已被市内某重点中学录取,她在暑期的培训班课程,也以初中为主。

余女士最后一次和重庆少博学校的负责人联系是在今年5月,双方就退费的问题依旧没有达成一致。如今已过去了两个月,这退款还是没能拿回来。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江北区观音桥附近的“重庆少博学校”。该培训学校的教室在一栋写字楼二楼,在“大班”的教室里记者看到,10多个孩子正等着老师来上课,门外有两位家长正在等待。

记者在走廊墙壁上的学校简介上看到,“重庆江北少博教育培训学校成立于2011年4月,是一所中小学综合学科培训辅导学校……”

随后,记者找到了该培训学校的一位负责人高女士。高女士说,她对余女士女儿的情况比较了解,余女士所说的学费方面的问题确有其事。高女士解释说,之所以不能全部退还学费,是因为余女士在退掉小班的课程后,又选择了大班的课程。“大班的课程是有名额限制的,报了名过后就不能退(钱)了。”

高女士说,一个学期的大班课程有17节,虽然余女士的女儿只上了5节课,但因为占了名额,所以剩下12节课的学费不能退还。这也正是双方就退费问题纠结之处。

最后高女士还告诉记者,学校方面之前也给余女士提出了解决方案,也就是让余女士的女儿在学校继续上大班的课程,后面课程的教学内容都是初中的。

对于学校方面的态度,余女士则表示不能赞同,她说,之所以女儿不愿意继续在这家培训学校上课,是因为其教学质量,因此她不会让女儿继续在这里上课,要求按原来的“约定”,退还剩下的学费。

双方至今没有达成协议,学校负责人高女士表示,他们将继续和余女士协商。

“口头协议”易引发问题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联系上余女士,她表示目前学校还没有和她联系解决办法。而她也告诉记者,如今她也后悔当初在为孩子报名时,没有将后面的事情问清楚再缴费。

余女士说,在缴费报名时,她和学校方面只是一些“口头协议”,对方满口答应“不满意可退费”,但并没有考虑到“大班占了名额,不能退费”这些问题,学校方面也没有给她说清。现在学校方面以此为借口,将退款“缩水”,她也无可奈何。

除了“重庆少博学校”外,记者又以“家长”的身份随后又走访了市内其他的两家培训学校,咨询相关的问题,发现这些培训学校在收取报名费的时候,只开具了收据,而并没有文字协定。学校方面满口答应“不满意可以退钱”,但并不会主动介绍退款的细则。

另一位家长刘先生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他也为儿子报过补习班,交了近万元的学费,“只拿到一张收据,其他的都是口头协议。”最后儿子上了一半的课就不愿意上了,他找到学校退学费,“虽然最后学校退了剩余课程的学费,但最开始的时候我心里也打鼓,因为没有签订任何协议,到底赔多少,都是由学校说了算。要是学校方面‘耍赖’,作为家长,如何维权呢?”因此刘先生表示,虽然目前的培训学校都日益规范,但这样的“口头协议”,还是容易引发问题。(记者 谭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