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天天娱评|《橘生淮南》是毕业季的营养餐

核心提示: 八月长安的“振华三部曲”同时有两部上档6月大银幕、小荧屏,大银幕是《最好的我们》,小荧屏则是最后奔现的《暗恋·橘生淮南》。

  

□张莹

八月长安的“振华三部曲”同时有两部上档6月大银幕、小荧屏,大银幕是《最好的我们》,小荧屏则是最后奔现的《暗恋·橘生淮南》。影视人看准了这个季节——充满惆怅、不舍、希望、憧憬的毕业季,有的孩子在影院哭得稀里哗啦,有的在暗恋的情愫中独自伤怀。

我想,“振华三部曲”中《橘生淮南》最后搬上荧屏,大概是因为它是三部曲中最青涩、最模糊、故事性最弱的一部,它更像是用来读的一本书,而不是俊男靓女还原后的青春影像。但,这又是作者八月长安最为偏爱的一部,从字幕可见一斑,总编剧、出品人、联合导演的挂名,让人看出作者的亲力亲为。有人说,这就是八月长安的故事,是她自己的故事。

很多人的青春故事,是从“我喜欢了他(她)多少年开始的”,当懵懂躁动时,多数人便有了自己的暗恋情愫,有的三五年,有的七八年,有的充斥着整个美好年华。这是《暗恋·橘生淮南》受青少年喜爱的深厚根基。这本书太过真实了,每一件事情、每一种情绪、每一次对话都恰到好处,真实到似乎就是身边发生的那些琐碎。作者本人就是一路追随暗恋的人,以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就像女主人公洛枳,在开头面对观众的独白:你有没有暗恋过一个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只敢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高中时每一天上学路上,我隔着五米的距离,亦步亦趋,仿佛他的后背能开出一朵花,每次相遇并不是恰好,是我算准了的时间,早早地等在那儿偶遇……

“振华三部曲”给人太多青春的回忆,《你好,旧时光》《最好的我们》早早被改编成影视剧之后,《暗恋·橘生淮南》成了很多人等待多年的剧集,有的从高中等到大学,就像洛枳之于盛淮南,大一还没有遇见,大二便成了铺陈开的少女心事。当《暗恋·橘生淮南》终于和我们见面时,打破以往校园青春剧的聒噪,色泽并不亮眼,略显日系的清淡,剧情缓缓延展,这样的叙事拍摄很容易沦为寡淡,但并没有。虽然一开始,喜爱《橘生淮南》的观众只给它打了7.5分,相较于《你好旧时光》和《最好的我们》的8.9、8.7略低,但不难看出大家还是满意的,更何况随着剧情发展、演员表演的逐步被认可,这部剧应该还有高走的趋势。

网剧《暗恋·橘生淮南》还原度还是不错的,原作者最知道保留什么完善什么,一场时间漫长的暗恋,不可以是电光火石的激烈,而用影像表达,更需要做得偏文艺一些,这样观众看来不枯燥不尴尬。我最喜欢盛淮南和洛枳玻璃上写字对话的情节设计,这为他们阴差阳错因一个头绳的错过埋下伏笔,彼此不见,用写在玻璃上的语句让爱慕慢慢发芽,却会错了人,赢的总是那个勇敢的。

洛枳看着暗恋对象的甜蜜,看得让人扎心,却一路追随到了最好的大学,没有卑微,却表现出淡然的性格,博学的气质,这样的洛枳,让人感觉盛淮南已经配不上她,她的聪慧,把人和事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像室友被男友道歉时,洛枳告诉她,“大多数的道歉其实都是胜券在握”;就像她对着盛淮南喊出的,“站在黑暗中的人,就应该大声呼喊,让爱人知道自己的坐标”。现在的八月长安,不再是当年写小说时的校园女生,而是一个写校园故事的成熟作家,她亲自操刀“振华三部曲”最后一部的影视创作,活脱脱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闪闪发光的暗恋者。

更为让人喜爱的是,“振华三部曲”全部使用素人演员,《最好的我们》刘昊然和谭松韵的耿耿和余淮,青涩感和CP感很足,那种少男少女的气息,隔着屏幕都让人扬起唇角!《你好,旧时光》中林杨和周周的学霸组合,李兰迪、张新成站在一起,就是肆意飞扬的甜甜青春。《暗恋·橘生淮南》一如既往全都是新人,我觉得这才是校园剧的样子。所有的角色,都像是演员本人,这样他们即使演技上弱一些,也会很快让观众接受,不会跳戏。年轻演员,经得住镜头考验,接近素颜的妆容更加真实,不施脂粉的洛枳,有一种淡然通透,不似大开大合的科班训练,还有可圈可点的盛淮南室友张明瑞,就像是你随便走进大学男生宿舍看到的上铺兄弟,极为真实可爱。

《暗恋·橘生淮南》算不上是特别成功的校园青春剧,但一定是很多人喜爱的青春,他们从中抓住现在或者曾经的自己,庆幸剧中的人物没有把暗恋盛大出演。这部剧算得上是毕业季呈献给年轻观众的营养餐,青涩可以一遍遍回放,然后放下,长大,成为更好的自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