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白话财经|胡玮炜卸任深圳公司法人,李洋接任

核心提示: 6月11日,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深圳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胡玮炜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由李洋接任。

6月11日,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深圳摩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胡玮炜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由李洋接任。监事由刘禹变更为高杰。公司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仍为mobike (HongKong)Limited。而就在前一天,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武汉摩拜共享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也发生工商变更,胡玮炜卸任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位,均由李洋接任。目前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仍然是胡玮炜。

李洋是谁?

连续两日的法人变更,接替者都是李洋,那么李洋是谁?

资料显示,李洋是美团负责打车业务的高管,早在去年12月12日,李洋就调任摩拜,负责责摩拜的软件产品、技术及用户运营等业务,直接向摩拜总裁刘禹汇报。摩拜(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法人的逐步变更,也象征着摩拜单车将彻底告别胡玮炜的时代,变成美团单车。

2018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摩拜的收购。尽管当时王兴对外表示,摩拜创始团队将保持不变,公司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但时至今日,摩拜内部创始人团队已悉数离场。

工商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11月27日摩拜单车已经完成了股东信息变更。变更信息显示,摩拜创始团队胡玮炜、李斌、王晓峰、夏一平退出,美团方面王兴及穆荣均现分别持股95%和5%。

早在去年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就宣布辞去CEO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一个月后,2019年1月23日,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称刘禹因投身创业离开摩拜,此外,摩拜已全面接入美团App,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美团的LBS 平台成立于2018年10月30日,由王慧文负责,包含服务、网约车、大交通、无人配送等部门。王慧文在内部信中还提到,今后,美团App将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摩拜单车将更名为美团单车。

 

从疯狂扩张到精打细算

从摩拜离开以后,2019年5月13日,胡玮炜任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监事。

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9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原摩拜CEO刘禹,摩拜创始人胡玮炜任监事。这是刘禹、胡玮炜离开摩拜之后,首次出现在同一家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件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自有技术转让,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业产品设计,计算机系统集成等。

对于胡玮炜,前摩拜员工曾经说,她约等于摩拜,而没有了胡玮炜的摩拜,也被员工称“没有了灵魂”。自从被美团收购,摩拜已不再“疯狂”,转而走上“精打细算”路线。

美团点评2018年的年报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美团经调整的净亏损额为85.2亿元。这主要受收购摩拜、发展出行等新业务持续投入的影响。今年一季度,美团点评包括摩拜单车在内的新业务出现毛亏损4.4亿元,且较去年同期呈亏损扩大的趋势,该部分毛利率由此同比下降3.8个百分点。

面临着企业盈利艰难的困局,新的团队开始精打细算。

2018年11月,摩拜宣布在北京划定新的运营区域,新划定的运营区域从六环路缩小至五环路,违规停车将收取5元调度管理费。

摩拜国际业务也已喊停。今年3月,多家媒体报道称摩拜单车正在关闭所有的国际业务,对此,摩拜回应称正优化运营:我们将继续评估其他国家和地区业务,不符合运营效率目标的业务将陆续关闭或通过战略合作优化运营。

不仅如此,摩拜还进行了人员优化,进一步降低成本。

商业化步伐同时加快。11月,摩拜正式推出“LBS广告服务”,即利用LBS大数据实现广告服务系统。摩拜方面称还提及了微新媒体矩阵,以及线下、核心用户群体、以及车身创意等方面的商业化可能。

 

涨价的共享单车

而共享单车于近期开启了涨价潮,特别是在一线城市,小蓝车、摩拜等都开启涨价模式。

这轮“涨价潮”始于小蓝单车。以北京地区为例,滴滴APP内有关小蓝单车的计费规则显示,自今年3月21日起,小蓝单车起步价由每30分钟1元更改为每15分钟1元,每超15分钟增加0.5元。滴滴自有单车品牌青桔单车计费规则和小蓝单车相同,此外,青桔单车还规定,如车辆停至运营区外需缴纳调度管理费5元,如停至停车点外需缴纳车辆管理费2元。

随后,3月28日,摩拜单车计费规则变更公告称,自今年4月8日起,摩拜单车起步价调整为每15分钟1元,时长费调整为每15分钟0.5元。此后,摩拜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相继涨价。

哈啰单车也宣布将从4月15日起在北京地区实施新的计费规则,骑行费每15分钟1元。此前,哈啰单车的收费规则为每30分钟1元,不足30分钟也收取1元,骑行一小时花费2元。5月,哈啰单车又陆续在郑州、南京等城市涨价。

正如摩拜面临着企业盈利艰难的困局,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都面临经营压力加大的局面,在此情况下,涨价似乎成为了共享单车企业们必须迈出的一步,从长期来看共享单车涨价会成为趋势。

哈啰出行将这次涨价定义为价格战后定价的回归正轨。在资本狂欢过后,共享单车的“下半场”将渐趋理性,最终将回归到最朴素的商业逻辑。根据哈罗单车的测算,单车骑行一次,折旧0.6元,运营成本0.3元,如果单次骑行收入能超过1元,原则上就有利润。

2019年4月,哈啰最新发布消息显示,哈啰单车已经在超过半数的城市实现盈利,按照哈啰此前发布的已入驻300多座城市数据计算,目前哈啰实现盈利的城市已经超过150家。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单车涨价仅仅是一种权宜之策,如果不能改变运营模式,营收结构也不会从本质上发生变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玉岩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