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女子发烧37.4℃ 打了安痛定后晕厥 家属质疑济南市立五院医生用药可能有问题

核心提示: 29岁的李芳(化名)前一段时间有些感冒,15日晚上,因为发烧到市立五院检查。在打了一针安痛定后,李芳不适感加重,最后发生晕厥,经过抢救后才逐渐恢复。

李芳当时在病床上接受治疗。  记者 袁野 摄  □生活日报记者 袁野 

实习生 骆翠玲 郑礼鑫

29岁的李芳(化名)前一段时间有些感冒,15日晚上,因为发烧到市立五院检查。在打了一针安痛定后,李芳不适感加重,最后发生晕厥,经过抢救后才逐渐恢复。

出院后,李芳身体一直没有力气,李芳的爱人赵刚(化名)质疑医生的用药可能存在问题。对此市立五院表示:患者是过敏体质还可能晕针,可以进行医疗鉴定。

发烧难受了将近一周

20日上午,生活日报记者来到了大庙屯工业园附近某小区,见到了赵刚,说起爱人生病的事情,赵刚叹了口气。“10日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我对象身体不太舒服,像是感冒了。”见到爱人难受的样子,赵刚赶紧带着她去小区内的诊所看病。

“当时体温是38℃左右,在诊所里,医生给她开了点感冒药,还打了点滴。”赵刚说,打完针之后李芳的情况有所好转。“12日,她还是有些发烧,所以我们就又去打了一天的针。”

13日,李芳的身体情况变好,也不发烧了,精神头也恢复了不少。让赵刚没想到的是,15日晚上他下班回到家后,发现李芳又开始发烧了。“当时她烧到了38℃多,因为这个病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还不见好,我俩就商量着去医院看看。”赵刚说,于是两人就去了离家相对较近的市立五院。

“去医院的路上,她的情况也还不错,能自己走,就是显得没太有精神。”赵刚说,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21点多了。“当时医院的病人还挺多,等了40多分钟才轮到我们。”赵刚说,当时他又给李芳测了一下体温。“温度已经到了37.4℃,基本上不烧了,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我俩还开起了玩笑。”

打完小针后突然晕厥

“医生给我对象安排抽了血,胸部拍了一个片子,医生看了片之后就说她感冒发烧,然后给开了一个止咳胶囊,还有一个葡萄糖注射液以及一个小针,后来我知道这个小针叫‘安痛定’。”赵刚说,李芳进屋打了安痛定。“我没进去,但我知道她当时打的是肌注针。”

“打完针出来之后,她整个人就显得非常难受,和打针之前判若两人,腿发软走路也摇摇晃晃的,没走几步她就开始喊我,让我过去扶她。”赵刚赶紧上前扶住了李芳,当时他感觉到李芳的身子很软,已经瘫倒在了他身上。“接着她就晕厥了过去,几乎已经没有意识了。”

随后李芳被送进了抢救室进行抢救,好在过了一会儿,李芳逐渐恢复了意识。“见她有好转,16日凌晨4点的时候,我想带她先出院,但她下地就开始呕吐,腿部发软无法走。”赵刚说,等天亮后,他开始询问医生为什么会出现晕厥这种情况。

“我对象虽然很瘦,但身体情况还不错,也没有什么大病。开始医生说她晕针,但我和她在一起八年了,之前也打过针,她都没有出现过晕针的情况。后来医生怀疑她可能血糖低,验过血糖之后,她的血糖是7,医生也说没问题。之后耳鼻喉科、神经科等各科医生都来会诊,还推断她可能是呼吸道的问题,但最后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赵刚说,之后医生还建议李芳再做一个脑CT。“但我拒绝了,我觉得医生不该用排除法来查出晕厥原因,做完脑CT还不能确定病因怎么办?”

“用安痛定到底合不合适”

“我的一个表姐也询问了医生朋友,得知安痛定一般是给高烧的患者打的,那晚我对象的体温只有37.4℃,不该用这种药。”赵刚说,他猜测李芳晕厥可能和打安痛定有关系。

“因为我对象没打这个针的时候,情况还没有这么严重。但打上安痛定后,情况一下子就变差了,现在她在家里还是四肢无力。”赵刚说。

“我多次询问医生为什么要给我对象使用安痛定,其中一个医生竟然说,当晚患者太多了,把我对象的体温搞错了。”面对这样的解释,赵刚不能接受,“之后我也去找了医院的信访办,对方就给我讲一些医学理论,说存在一定概率等等,我不懂医,也听不懂这些解释。”

随后记者来到了李芳当初看病的诊所,这里的医生表示,李芳当时确实得了感冒。“她当时身体比较弱,我就给她开了一些治感冒的药。”诊所的医生说。

“到现在我还不明白,我对象到底为什么会晕厥,医生用安痛定到底合不合适,我希望医院能给我一个说法。”赵刚说。

院方回应 患者可以进行医疗鉴定

20日下午,记者来到市立五院找到了医院的信访办。“具体情况可以到新闻办与医务科取得联系,到那里了解。”信访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随后记者找到了医院的新闻办,新闻办的工作人员带记者见到了急诊科主治医师周医生。“患者发烧六天,最高39℃,她在当地门诊用的利巴韦林和克林霉素,但效果不太好。她当天主要是来做检查的,查了血,感染还有发烧的症状很明显,报的是支气管炎。”周医生说。

“可能是晕针也可能是过敏,因为她有过敏体质。”周医生说,他考虑患者当时可能血压偏低,一是有可能过敏,再一个可能是晕针反应。“还有就是她发烧这么多天,肯定吃不好喝不好,本身体液也会少一点,也有这种因素。”

“她当时没有出荨麻疹,也没有出现血管神经性水肿,过敏哮喘等也没有,初步推断可能是过敏,但不能确定,所以我在病历上安痛定旁边打了个问号。”周医生说,李芳对青霉素过敏。

“安痛定主要治疗发烧和疼痛。发烧就可以用,但一般38℃以上才用,38℃以下用得少,也不是说不可以用。”周医生表示,患者体温在37.4℃,也可以用安痛定。“之前患者用激素还发烧,说明患者炎症反应挺严重。”

对于赵刚所说的医生是因为看错了李芳体温才用了安痛定这个说法,周医生表示不知情。“患者家里有点不理解,有点委屈,咱也理解。后来体温就下来了,是36.6℃,第二天也没有再升,病人情况挺好。”周医生说。

“我那天都已经跟她解释了,解释得都挺清楚了,她可以进行医疗鉴定。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周医生说,医院一直积极地在处理,对病人也是非常关心的。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狄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