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揭秘“85后”女法医神秘生活: “对话”死者,破解死亡密码

核心提示: 一提起法医,人们总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冰冷僵硬的尸体、狰狞可怖的伤口,以及寒光闪闪的解剖刀,大家很难将女性与这个常与死尸打交道的职业联系在一起。而在枣庄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刑侦大队,31岁的女法医方凌煜投入公安刑侦法医工作已有九年,日前,记者采访了这位女法医,试图揭秘法医工作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提起法医,人们总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冰冷僵硬的尸体、狰狞可怖的伤口,以及寒光闪闪的解剖刀,大家很难将女性与这个常与死尸打交道的职业联系在一起。而在枣庄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刑侦大队,31岁的女法医方凌煜投入公安刑侦法医工作已有九年,日前,记者采访了这位女法医,试图揭秘法医工作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文/片 秦政

时时面对血腥脏臭

为死者言,为生者权

方凌煜毕业于青岛大学医学院,原本计划成为一名医生,但却阴错阳差地成为了一名法医,31岁的她已是从警9年的“老兵”了。“可能是小时候《少年包青天》看多了,觉得医生能帮人伸张正义,感觉很光荣、很热血。”工作时十分严谨的方凌煜,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却显得十分开朗,不时还开些玩笑。

作为警察与医生的双重角色,法医的鉴定工作,是刑事案件定罪量刑的关键所在,也是刑事诉讼的科学证据。方凌煜所在的刑侦大队法医室,每年要受理近千人活体损伤检验,完成500余份伤情程度鉴定,用方凌煜的话说,“活人比尸体更难搞定”。

之所以发出如此感叹,源于发生在2015年的一次伤情鉴定,那件事让方凌煜至今感到“郁闷”。一名接受伤情鉴定的男子在一场纠纷中腿部被打骨折,按照规定,法医应在3至6个月后对伤者进行器官功能性检查,但伤者认为方凌煜故意延误鉴定时间,让自己的家人到法医室哭闹谩骂。

当时已有6个月身孕的方凌煜为避免矛盾激化,只能让同事帮忙解释,而自己躲避到其他办公室。方凌煜说,像这种情况,她每年都会遇到几次,但法医的工作就像一个天平,面对这种事情要考虑到纠纷双方的利益,做到公平公正。

一位法医学家曾说:“法医应为死者言,为生者权”,法医工作中最重要也是最艰巨的任务是案件现场勘察,以及尸体的检验。身为法医的方凌煜,要时刻准备面对严寒酷暑的环境、血腥脏臭的现场,甚至是伤者的误解和质疑为查明真相,法医工作中容不得一丝马虎。

方凌煜第一次进行尸体解剖是在2014年,尸检对象是一对母子,因家庭纠纷被家中男主人杀死。虽然在大学时期就接触过尸体解剖,但首次接触“新鲜尸体”,还是让方凌煜的心情有些波动,“多少还是有些恶心的。”

方凌煜说,前辈教导她“法医工作,要有鹰的眼睛,狼的心肠,女性的心思。”这让方凌煜不敢有丝毫马虎。

做完活体损伤检验

都会很频繁的洗手

近年来,随着不少“法医剧”的热播,不少人也越来越了解法医这个职业。“工作情况大致相同,但没那么夸张。”据方凌煜回忆,2016年的夏天,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在辖区内,一名女子夜间下班回家途中被人砍死,法医现场勘察时就需要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分析死亡时间、凶器形状、致命伤处等。经鉴定,确定死者是被用斧头砍死,死亡时间精确到了2个小时之内,这给案件侦破工作带来极大帮助。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被烧死的父子。”方凌煜说,由于家中失火,一对父子在家中被活活烧死,孩子才刚上小学。虽然不用做尸体解剖,但面对被烧焦后漆黑的尸体,方凌煜更加感触到了生命的珍贵,和自己工作的重要性。

或许有人会问,经常和尸体打交道的法医,难道不会感到害怕或者晦气?方凌煜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我是在帮他,帮他把没说完的话说出来。”方凌煜说,活人会说谎,但尸体不会,她的工作就是找出让尸体说话的“密码”。

即使不会感到害怕,每个法医还是会有自己的洁癖。每次做完活体损伤检验,甚至每看完一份病例,方凌煜都会很仔细、很频繁的洗手。做完尸检工作,她更会进行全身的清洗消毒,毕竟家中还有刚满三岁的孩子,方凌煜要把身上的“尸臭”味降到最小才回家。

方凌煜说,对男法医而言,他们会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在尸检后约个酒局,仿佛喝酒就可以驱散身上的味道,缓解和死亡接触后的心情。

方凌煜说,除了尸检和活体损伤检验,她还将要到外地出差,第一次作为检验方出席法院开庭。“虽然工作更忙了,但一想到能帮人伸张正义,我就很欣慰了。”方凌煜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