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只建一个工作群”是否现实引争议 60多个工作群轮番“轰炸”

核心提示: 原则上只建一个工作群,非工作时间不发布工作信息。近日,珠海香洲区印发的为基层减负的工作措施引发热议。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访者都有二十多个工作群,最多的超过六十个。

TIM截图20190513065607

工作群在便利了某些工作的同时,也给基层人员增加了新的负担。

齐鲁晚报讯(记者 时培磊 范佳) 原则上只建一个工作群,非工作时间不发布工作信息。近日,珠海香洲区印发的为基层减负的工作措施引发热议。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访者都有二十多个工作群,最多的超过六十个。群信息不回会被点名批评,工作信息轰炸更是让人抓狂。对此,专家认为,要根据需要建群,不能搞“一刀切”。 

工作群五花八门

不回复点名批评

刘文萱(化名)供职于济南一国企,她仔细数了数,她的微信工作群有9个,QQ工作群有22个。这些群五花八门,有合同管理工作群、党支部群、支部委员群、企业养老网上服务群、新媒体建设交流群、干部人事档案工作群、HR系统管理群,等等。

“很多QQ群和微信群是重合的,有时候通知在QQ群里下,有时候在微信群里下。”刘文萱抱怨,有的上级每人分工不同,每人建一个群,几个人一块下通知的时候,手机上的信息轮番轰炸,个别上级专挑下午五点半下班点下通知。“真的很想摔手机,但必须回复,否则群里就会点名批评。感觉太形式主义了,我的工作热情就是这样一点点磨没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随机采访多位市民发现,像刘文萱这样的情况普遍存在,大多数人的工作群都在二十多个,最多的一位竟有六十多个工作群,各类信息应接不暇。工作群在便利了某些工作的同时,也给基层人员增加了新的负担。

休息时间也要

时刻盯着手机

任职于济南一中学的刘老师透露,她微信里有十多个工作群,包括学校的大群,以及初中部的群、所教学科的群、班级群、家长群等,有些群还会出现交叉的情况,有时候下通知,她能同时在好几个群收到。她说,平时学校教学工作文件一般都在QQ群传送,而微信工作群则更多承担了交流、沟通的作用,有一些微信群发送的信息无关主要工作,还会额外占用精力。“比如说会经常发一些宣传学校的文章和链接,看到之后还得回复或者转发。”

省城某居委会的基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内部工作群和对接街道办事处的微信群有十多个,对接群众的微信群也有十多个,加起来有三十多个,群里信息有时太多,一旦忙活起来,不留意就可能错过重要信息。此外,开了工作群后,也确实有时会增加他们的负担。

“比如说整治辖区环境的时候,区里面拉了一个工作群,有的社区就传了几张图片,发了些材料,其他的社区就会感到压力,后来大家都往上传,这就变相增加了基层工作负担。”

此外,基层工作人员还反映,有时在休息时,工作群里的信息也响个不停。“接到通知就得干活,加班倒也没问题,就是会给我们很大的心理压力,神经时刻绷紧了,得经常看看手机。”

为提高沟通效率

不得不建立小群

在不少受访者因工作群大吐苦水时,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一定量的工作群有必要存在。

济南一所高中英语教师王先生介绍,他也有十来个工作群。不同群布置的任务不一样,有几个活跃度非常高,到了晚上,王先生本想多花时间陪两个年幼的孩子,却不得不时刻盯着手机。

“尽管挺烦,但工作群也必须得有。”王先生分析,学生24小时在校,一旦有什么事,必须紧急回复、下通知,不能屏蔽。学生在学校不让用手机,家长要联系孩子也得通过老师,必须时刻关注群里动向。

从事UI设计、供职于某私企、拥有12个工作群的张女士则很淡定。她认为有多个工作群在所难免,工作时传输文件针对人群不同,必然会有不同的群。“不重要的群,里边说话我一般不回。有事同事会口头跟我说。”张女士笑着说。

省城一街道办事处的一名基层工作人员介绍,他的微信工作群里光街道上的就有八个,区里面的也有四五个。他认为,基层工作本来就繁杂,有些具体的工作不适合在大群里说,这时候建立小群是非常有必要的,沟通起来效率也很高。“主要还是要看你的实际工作需求,如果只建一个大群,那肯定不太现实。”

专家分析

建群根据需要来,不能搞“一刀切”

对于建多个微信群究竟是利是弊,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马广海认为无法一概而论,要根据实际情况分析,也不能搞“一刀切”。

“工作群本身只是一个工具,是否有必要建取决于实质工作部门本身的职能。如果工作需要,该建也得建。”马广海分析,一个单位有很多部门,各部门职能不同,发布的信息也不一样。如果一个一万人的单位只有一个工作群,信息太多太杂反而不利于信息接收而影响工作。

对于下班后是否禁止发工作信息,马广海认为,即使是同一个工作部门里,不同岗位的人工作时间可能不同,工作时间并不好界定。齐鲁晚报记者 时培磊 范佳

相关评论

基层减负治标更要治本

近日,广东珠海香洲区正式印发《香洲区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工作措施》,其中规范香洲区直各单位、各镇街等单位微信工作群、新媒体账号管理是28条措施之一。包括原则上一个单位只建一个工作群,发言要有内容不得随意刷屏,原则上非工作时间不发布工作信息,因专项工作组建的微信群在结束工作后应及时解散等。

“原则上一个单位只建一个群”,可以预见的是,这项措施或许不可能实现。尽管基层公务员苦微信工作群久矣,可是简单限定微信群数量,显然不足以药到病除。

事实上,基层人员之所以对工作微信群叫苦不迭,并不完全是因为微信群数量太多,而是微信群这种形态,彻底模糊了传统工作方式的固有边界和“防火墙”。

作为一个技术工具,微信工作群本身是中立的,无所谓好与坏。为基层减负,控制工作群数量只是治标,更重要的还是系统梳理和确立移动互联网时代行政办公的工作范式。什么是正式的工作指令,什么是领导的个人看法?什么是迫切的工作义务,什么是额外的新增任务?凡此种种,都必须严格区分和差别化对待才是。一个规范化的微信工作群,必须有严格的信息发布门槛,以及关于信息分级响应的成熟方案才是。

说到底,只有事前明确游戏规则,基层科员才不至于整日被工作群弄得焦头烂额。据光明日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