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鲁迅说”“孔子曰”——网络时髦话语的招牌菜

核心提示: 若说鲁迅是互联网上最爱抛金句、最爱唠嗑的人,网络张爱玲、孔子、莫言、白岩松、韩寒、莎士比亚等会纷纷表示不服。若他们组一个聊天局,估计几天几夜下不了桌。

自从“杜甫很忙”“元芳,你怎么看”之后,在网络文化恣意汪洋的大海中,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虚构、非虚构的名人会被推至聚光灯下。就比如,最近鲁迅火了,鲁迅博物馆官网资料查询在线检索系统也火了。“鲁迅说过的话”是真是假,可以一键查询。大家蜂拥而至,纷纷凑一波大大的热闹,皆因“鲁迅”当下已是网络流行文化中最会说的“梗王”,凡是“鲁迅说”就能引起网络蛙声一片。

鲁迅铁肩担道义,曾在教科书中虐大家千百遍,那么,这个严肃得不能再严肃的思想家,是怎么被网络文化消解的呢?当人手一段“鲁迅说”“孔子曰”“张爱玲说”“白岩松说”“莫言说”时,大家其实想说的是什么呢?

本报记者 师文静

若鲁迅、孔子、张爱玲

组个局会聊什么

“不要随便吵架,这会显得自己很没教养,就应该一巴掌打过去,让他知道什么叫文武双全。”——鲁迅

“本身就穷,折腾对了就成了富人,折腾不对,大不了还是穷人。”——鲁迅

“有时看错人,不是因为瞎,而是因为善良。”——鲁迅

“人只要有钱,烦恼就会减掉90%以上,情商和智商也会提高,更不会乱发火。”——鲁迅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鲁迅

“到了一定的年龄,必须扔掉四样东西:没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意的朋友。”——鲁迅

“年轻人,多吃蔬菜,少熬夜。”——鲁迅

“五一劳动节快乐!”——鲁迅

……

在这些或朴实或抖机灵的话语后面,若加上“鲁迅”两个字,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在互联网上,鲁迅很忙,忙着教人打假,教人折腾,普度众生,道尽世间的实用哲学,同时每个节假日还要向全网网友表示祝贺。

这些被冠以“鲁迅说”的“豪言壮语”,配上鲁迅先生的大头照,简直是表情包+金句,盛气凌人、直逼人心又假正经。一般情况下,同趣味的恶搞者会随声附和一下:“我没说过这句话。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鲁迅”,彼此完成一次心有灵犀的畅快交流。更有好事者来句总结:“世上本没有话,说的人多了,就变成我说的了。”

若说鲁迅是互联网上最爱抛金句、最爱唠嗑的人,网络张爱玲、孔子、莫言、白岩松、韩寒、莎士比亚等会纷纷表示不服。若他们组一个聊天局,估计几天几夜下不了桌——

大文豪莎士比亚,会变身情圣:“第一次见一个人,体温在38.6℃,叫一见钟情。”

莫言接茬儿道:“我敬佩两种人,年轻时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富裕时陪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

莎士比亚很快又接话:“要和一个男人相处得快乐,你应该多多了解他而不必太爱他;要和一个女人相处得快乐,你应该多爱她,却别想要了解她!”

此时,张爱玲肯定有一句话等着:“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别急,莫言也输不了,他还有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张爱玲便又说了:“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

这时泰戈尔加入战队,亮出自己的招牌绝活来一记绝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另一个话题跟进,麦家说:“人心是口袋,什么都不装叫心灵,装一点叫心眼,装多时叫心机。我常常执着于眼前的功利、生活的琐事、无果的爱情,迷失自己,不堪重负。”

白岩松则诉苦:“夜深人静时,突然觉得寂寞深入骨髓,突然找不到自己,把自己丢了。”

尼采紧皱眉头,看不下去了,说:“自从我放弃了寻找,我便找到所寻的一切。”

此时,孔子大声曰:“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以上小剧场纯属虚构,语录句句如雷贯耳,句句为假,可要一眼明鉴。

假不正经,谁不会?

教科书中的鲁迅明明是大文豪、大知识分子,是伟大的思想家……而到了互联网语境下,鲁迅则有着“中国中学生最害怕的男人”“亚洲第一梗王”“网络名言鼻祖”“世界上马甲最多的人”等网络称号,是网友的“小伙伴”“小马甲”。

“鲁迅说”漫天飞舞,无孔不入,大家蜂拥而至查询系统,本想啪啪地打肇事网友的脸,没承想,留下千万字皇皇巨著的鲁迅,也说过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话,而把这些话单列出来,又有应景的幽默感和喜感。

如,鲁迅在《且介亭杂文》中说:“是应将‘名人的话’和‘名言’分开来的。名人的话并不都是名言;许多名言,都出自田夫野老之口。”而诸如“我自己总觉得我的灵魂里有毒气和鬼气”“苟活就是活不下去的初步”等严肃的原话,放在网络语境下,竟然起了化学反应,变得俏皮、暗黑。而如“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等鲁迅作品中的名句,早已被中二的网友玩坏。

见识过网上的假语录、真段子,白岩松说“不是我说的,我没那么文艺”,莫言说“理不糙,可我也想知道这是谁写的”,麦家则说“我从未这么牛过,只有民间大师才能说出这种漂亮话”。韩寒则隔空喊话白岩松:网上的语录你一半,我一半,很多话不是你说的,很多话也不是我说的。若是鲁迅得知网友恶搞,他会怎样反应呢?应该是宽容的。因为在思想家、革命家的宏大感之下,鲁迅还是极具幽默感和娱乐精神的人。他的文章中,很多地方很搞笑,而他本人也很幽默。他去看唐弢,高兴时一进门就在地板上打旋子,还一屁股坐到桌面上,谈笑风生。他有时又与被他骂的朋友在酒席上照样举杯笑谈,胸襟开阔。秉持着忧国忧民的人生信条,不一定就要拒绝生活中的幽默和潇洒。

在诸多名人对名言名句打假之后,已没多少人真正会相信那些或鸡汤或恶搞的“某某说”。而网友之所以人手一段“鲁迅说”“孔子曰”“张爱玲说”“白岩松说”“莫言说”,其实是一种标榜,拉上名人的“虎皮”作大旗,但这也并不能对经典和大家形成什么破坏。

如果说,一开始大众对不知真假的名人名言推崇倍至,是源于对权威的依赖,而当下网络带有戏谑和狂欢性质的各种“某某说”,则是貌似一本正经的恶搞、开涮。大家可能会说,在鸡汤盛行的年代,自己曾被假名言骗了多少感情?也得假借名人之言逗趣解闷一番,才过瘾。假不正经,谁不会?人人都愿意当角,愿意演戏。假不正经的最正经,开玩笑的都深情。

网络流行文化永远都是狂欢、解构和恶搞的,它崇尚娱乐化、非主流、消解意义。大家玩“某某说”更是一种抛梗、接梗的娱乐游戏,宣泄情绪,寻找共鸣,愉悦身心。无人会把这些假正经的段子纳入正统,也无人将其写入经典以凭此伤今怀古,它只是一种寻求愉悦的谈资,是被正统文化冷眼观察的东西。当然,也谈不上什么人文精神的失落、社会风气的污染,它只是诸多网络流行文化浪朵之一,也会是璀璨的流星,新颖,有着十足的吸引力,但会转瞬即逝。

关注鲁迅原著、珍爱其作品的人,与网络上拿鲁迅这两个字逗趣搞笑的人,其实是没有太多交集的两类人,还是不要互相劝诫了,也别一棍子打死对方。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