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极限”搅局 特朗普阴影下的中东

核心提示: 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策略如今正笼罩中东。针对伊朗,美国“拉黑”革命卫队、取消对8个伊朗原油进口方的制裁豁免、追加对其民用核设施限制、制裁铁钢铝铜等产业;围绕巴以问题,美国一边倒支持以色列,预计下月初正式公布酝酿已久的新版中东和平计划——“世纪协议”。

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策略如今正笼罩中东。针对伊朗,美国“拉黑”革命卫队、取消对8个伊朗原油进口方的制裁豁免、追加对其民用核设施限制、制裁铁钢铝铜等产业;围绕巴以问题,美国一边倒支持以色列,预计下月初正式公布酝酿已久的新版中东和平计划——“世纪协议”。

伊朗是当前中东的核心热点,而巴以问题则是中东乱局的根源性问题,二者看似两条线,实则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之叙利亚、也门问题和伊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矛盾,整个中东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

齐鲁晚报记者 赵恩霆

“极限施压”催生新的困境

5月8日,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一周年之际,伊朗总统鲁哈尼如此前媒体“预告”的那样,正式宣布反制措施——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同一天,特朗普给出回应,下令对伊朗的铁、钢、铝、铜等金属产业进行制裁。

这是一个月时间内,美方对伊朗祭出的第五项施压措施。据粗略统计,迄今伊朗已有上千个个人和实体遭到美方制裁。

特朗普上台后,将遏制伊朗视为美国中东战略的核心目标。过去两年多,美国与沙特、以色列这两大地区盟友“重修旧好”,一改奥巴马时期美沙、美以关系的尴尬状态,并试图以沙特为中心,打造一个海湾阿拉伯国家为主体的“阿拉伯版北约”,以便对抗和遏制伊朗。

为达此目的,美国甚至不惜“牺牲”地区盟国卡塔尔,因后者与伊朗走近,而支持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以封锁、断交来“教训”卡塔尔。

除了不断加码的经济制裁,特朗普政府还试图在外交上孤立伊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日突访伊拉克,不惜放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鸽子。可见,在美国政府眼中,现阶段的美伊(拉克)关系更重要、更迫切,稳住伊拉克、避免其倒向伊朗,是美国孤立伊朗的最新一步。

另外,5月5日,美国还宣布将“林肯”号航母打击群和一个轰炸机特遣队部署到海湾,应对“伊朗威胁”。虽然这一部署被爆是美军计划内的兵力调动,但“借题发挥”足以反映出美国已将军事施压手段摆到了台面上,与经济制裁和外交孤立一道,三管齐下,以压促变,希望看到伊朗经济崩溃、爆发内乱,甚至政权更迭。

反观伊朗,国际原子能机构多次发布报告,证实伊朗一直在履行伊核协议。但美国步步进逼,最终迫使伊朗采取反制措施。

其实,伊朗本可以自美国一年前“退群”,至少是美国重启对伊制裁后,就使出这一招。为何直到一年后才动真格的?

从外部环境来看,过去一年来,伊朗试图通过加强与其他签约方的政治和经贸关系,来规避或减轻美国造成的负面影响,绕过美方制裁,为尽可能地释放伊朗原油产能、改善经济和民生争取最有利的环境。

而且,伊朗继续履约占据了道义高地,在政治和外交上握有主动权。但一年来的实际情况,未能如伊朗所愿。因而,选择一个特殊时间点中止履行部分条款,借此向其他签约方、尤其是向经贸和安全利益的最大攸关方欧盟施压,尽快打通确保伊朗石油和金融利益的突破口。

从伊朗国内来看,自从2015年7月伊核协议达成后,就遭到伊朗保守派的反对。特别是鲁哈尼连任之后,由于协议松绑的制裁未能给伊朗经济带来显著起色,鲁哈尼政府面临的国内保守派压力骤增,政坛角力差点引发执政危机。此时强硬抛出反制措施,也是想堵住保守派的嘴,为下一步国内政治博弈留出空间。

一个声音不容忽视,即伊朗革命卫队威胁封锁全球石油运输海上命脉霍尔木兹海峡。这既是伊朗政府展示强硬姿态的一个形式,也可被视为伊朗保守派对美国的喊话,毕竟革命卫队直接听命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且二者均是保守派的代表。

特朗普政府今年以来显著加快了施压伊朗的节奏,还必须放在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谋求连任的背景下看待。显然,心急的特朗普想吃掉伊朗问题这块“热豆腐”,为自己连任增加砝码。

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伊朗过去几十年一直活在制裁中,严酷的生存环境塑造了伊朗抵抗型经济,构建了相对独立的国民经济和国防工业体系,抗压性较强。同时,伊朗近年来外交成绩斐然,3月、4月份与伊拉克实现高层互访,力保盟友叙利亚、支持也门胡塞武装和黎巴嫩真主党、与土耳其关系加强,甚至还笼络了卡塔尔这样的海湾阿拉伯国家。

在军事层面,无论是地缘位置,还是军事实力,伊朗有能力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而且,其现有导弹能力,也确实对中东的美军目标构成威胁。虽然美军拥有毋庸置疑的绝对实力,但与伊朗爆发直接冲突并不符合美国利益,要知道伊朗可不是16年前的伊拉克。

目前,美伊双方都没有将对话的大门完全关闭,但怎么对话,双方尚不在一个频道上。特朗普的“极限施压”策略已使美伊对话变得不对等,而伊朗恰恰不吃这一套,德黑兰要的是平等对话。于是,在步步惊心的对抗之后,又产生了新的困境。

“世纪协议”引爆巴以冲突

美国对伊朗加压的同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与以色列爆发了罕见的大规模冲突。5月4日至6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等武装组织,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境内发生了大约690枚火箭弹,以军则轰炸了加沙地带超过350个目标。

像这次如此大量密集地发射火箭弹,穿透以色列先进的防御系统、造成以方人员死亡的情况,在以往的巴以冲突中极为罕见。而且,巴以问题即将迎来一个关键时刻——预计下月初特朗普政府将正式公布被称为“世纪协议”的新版中东和平计划。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开始酝酿所谓“世纪协议”。为此,主导此项工作的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没少往中东跑。美国一开始就一边倒支持以色列,迅速修复了奥巴马时期降温的美以关系。

这是美方制订“世纪协议”的大前提,因而这份还未出炉的方案是对巴勒斯坦的变相“极限施压”,遭到巴方坚决反对,直斥所谓“世纪协议”实际上是“世纪耳光”。而且,该方案也遭到阿拉伯国家和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的反对。

随着美方正式公布“世纪协议”的时间临近,亲以色列政府的媒体《今日以色列》近日爆出以色列外交部流传的“世纪协议”文本内容,要点大致有: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法塔赫)和哈马斯三方签署,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名为“新巴勒斯坦”的巴勒斯坦国,但不包括以色列在西岸的定居点;耶路撒冷将成为两国共同的首都,但以色列负责管理该市除教育以外的所有领域;

美国、欧盟和海湾阿拉伯国家提供总额3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为“新巴勒斯坦”提供为期5年的支持,出资比例为美国20%、欧盟10%、海湾阿拉伯国家根据各自石油产量比例共担70%;“新巴勒斯坦”不设军队,防务由以色列负责,但巴方需支付“保护费”;哈马斯上缴所有武器;约旦河河谷由以色列控制……

这意味着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将是一个“怪胎”,与国际社会公认的“两国方案”规定的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相去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以色列》曾多次专访特朗普。因而,在距离美方公布“世纪协议”仅剩一个月之际,不排除这是美以双方对外释放的烟幕弹。此举意图有二,就巴以问题本身而言,这是一次对巴勒斯坦、广大阿拉伯国家乃至国际社会对新方案作何反应的最新试探;放到整个中东局势的大背景下,这次爆料与美伊关系当前形势存在极大关联。

巴以之间之所以爆发这次大规模冲突,既是巴以谈判停滞、巴以问题久拖不决的局面下,巴勒斯坦内部哈马斯、杰哈德等激进派起势,诉诸暴力对抗的结果,也关联伊朗近些年来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扩展。

众所周知,借助叙利亚内战、也门内战和伊拉克政局演变,伊朗在上述地区的影响力大增,并扶植起诸如也门胡塞武装这样强悍的“地头蛇”“代理人”。与之类似,这些年来一直得到伊朗支持的“小兄弟”还包括黎巴嫩真主党、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和杰哈德等武装组织,以及伊拉克境内的一些什叶派武装。

这些具有较强战斗力的武装派别,恰恰是美国所担忧的、会对中东地区美国利益构成伤害的“现实威胁”。而这正是美方前不久高调宣称派“林肯”号航母打击群和一个轰炸机特遣队赴海湾的诱因。

反过来看,美方近期对伊朗频繁出招,同时以色列媒体爆料“世纪协议”文本,二者之间或许是在相互配合和“掩护”,看似一主一次、一明一暗的操作,其实是美方“组合拳”的一部分,其最终服务于遏制伊朗这个美国中东战略核心目标。

一个强大的以色列,将与包括沙特等国的“阿拉伯版北约”一道,成为美国遏制伊朗的“左右手”。然而,“左右手”还未成型就已暴露不足,“世纪协议”非但无法解决巴以问题,反倒会激起更大的矛盾冲突,甚至危及有所改善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阿拉伯版北约”更遥遥无期,埃及不愿因此被捆住外交手脚,卡塔尔断交危机一日不解决,海湾阿拉伯国家就难以重新抱团,更何况伊朗对土耳其、伊拉克、卡塔尔等周边国家的外交攻势已见成效。

一旦“世纪协议”这个重磅炸弹落地,不排除会出现中东焦点从美国拉帮结伙遏制伊朗,转移到伊朗与阿拉伯国家群起反以色列上来。美伊关系对峙升级,与巴以问题逼近临界点“撞车”,进一步凸显出中东问题的复杂性,地区局势又被推到了悬崖边上。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狄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