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无人机飞手如今有“身份”了 日薪最高可上万

核心提示: 4月上旬的一天,在位于崇州豪芸通航的成都三足乌无人机培训基地,负责人陈鹏元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学员操作着无人机设备,完成考试内容。如果考试顺利,已进行1个月培训的学员们将拿到中国民用航空局无人机驾驶员执照。

4月上旬的一天,在位于崇州豪芸通航的成都三足乌无人机培训基地,负责人陈鹏元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学员操作着无人机设备,完成考试内容。如果考试顺利,已进行1个月培训的学员们将拿到中国民用航空局无人机驾驶员执照。

此前,人社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无人机驾驶员位列其中,成为了有“身份”的人。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工作很酷,而真正身在其中才知道,这项工作的酸甜苦辣。近日,天府早报记者采访到成都三足乌无人机训练机构负责人陈鹏元,有着近十年无人机飞手资历的他为你解开飞手背后的故事。

支招

怎样才是一名合格飞手?

抖音上,很多人就着“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的歌,与无人机起飞升空的画面搭配,获得点赞无数。你不得不承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无人机产生兴趣。随即而来的“黑飞”等事发频率也越来越高。那么,到底怎样才是一名合格的飞手呢?

陈鹏元首先强调,合法飞行的意识非常重要,“首先要有合法飞行的意识,这个非常重要。其次是要有过硬的飞行素质,虽然无人机现阶段越来越智能,对人的要求也越来越少了,但任何一个无人机操作人员都不能忽略对无人机手动操作能力的锻炼;第三是要注意自己所从事行业的技术学习,无人机的性能其实大同小异,但是想要胜任不同工作,应当保持积极向上不断学习行业知识的状态。

转型飞手

他的学生来自各个行业

充电、检查遥控器,将无人机放置在空旷的平地上,缓慢地推动无人机操纵杆……一架四旋翼无人机缓慢地从地面上飞起来。在过去的很多年,无人机飞手陈鹏元已经无数次操纵着这个“小伙伴”,完成一次又一次的任务。

从小在空军部队里长大的陈鹏元,对于航空有着先天的好感。“我在1999年左右就接触到航模,成为航模爱好者。大学后,时间相对自由,在2010年左右成为航模专业运动员。2010年前后,恰好是民用无人机发展的萌芽期,后来转型做无人机的行业”。陈鹏元说,因为自己是专业的航模运动员,对于无人机的操控能力会强于普通的飞手,这是一大优势。

2014年,他考取了合格证,成为一名教员,并逐渐转型朝学员培训方面发展。他的学生们,有来自电力、测绘、消防、媒体等的从业者,其中也不乏个人兴趣爱好。陈鹏元介绍称,目前无人机主要用于航拍、植保、消防、电力巡线、地理勘测等几大领域。

当过植保飞手

不能飞太快 一天能洒药300多亩

其实,近年来,无人机越来越多的被运用在农业上,进行植物保护。这里用到的无人机,就是专门的植保无人机。

相对于传统的人工背壶打药或者拖拉机洒药,植保无人机效率高、撒药均匀,更安全也更节省农药。陈鹏元介绍称,进行植保作业时,一般两人一组,操控无人机在指定地块上空采集数据、建模得到作业规划,设置植保无人机作业参数后让其按规划打药,平均一人一天可完成300-500亩的植保作业,这是大多数植保无人机飞手日常的工作状态。

去年,陈鹏元感受了一把植保无人机飞手的滋味。“飞行其实比较简单,难点在于后期的补给与保障”。因为植保无人机的工作时长10-15分钟,所以飞手必须要不间断地进行电池的更换及农药的补给。而为了不影响作业效率,有时候还需要拖上发电机,现场充电。

“植保喷洒并不是喷了就完了,是要见药效的。”陈鹏元说,这也意味着,飞手在飞行过程中,不能为了追求效率而将飞机速度设置太快、高度太高。他透露,目前喷洒效果比人工更好的是水稻、棉花、小麦、茶叶等比较低矮的农作物。而果树因为比较高,病虫害可能集中在树叶背后,传统植保无人机喷洒可能无法有效地将药物附着在树叶背后。不过令人高兴的是,现在已有一些公司对此研究。

收入差异大

入行四五千“金字塔尖”日薪上万

陈鹏元告诉天府早报记者,飞手这个行业还是跟传统行业相同,“个人能力不同,收入不同。刚跨入行业,由于自身经验的限制,可能收入就跟普通白领一样,月入四五千。随着飞行经验的丰富,能胜任更多工作,薪资待遇又会再提高。”

陈鹏元所在的团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电力巡检,飞手收入丰厚。“可能一个有经验的飞手,一个作业期间(1-2个月)能做1000级塔,以一级塔飞手收入300-500元计算,整个作业期间飞手的收入就有30-50万。”别看电力巡检收入丰厚,工作时的压力一点不小。陈鹏元说,“用无人机进行电力巡检,难点在于超视距飞行,需要通过第一视角利用无人机的摄像头回传画面进行飞行,并且由于是带电作业,必须时刻与高压线路保持安全距离,保证输电线路的安全及无人机自身安全。”

而在“金字塔”顶尖的飞手,往往是与所处领域行业技术结合最紧密的一些工作,例如电影拍摄。“对飞手的能力及心理素质,镜头理解能力,影视拍摄专业知识要求非常高。这些飞手都是按照剧组的日薪来结算的,根据拍摄过程镜头实现的难易程度,最高日新通常能达到五位数以上。”这些“塔尖”的飞手,让很多人都羡慕。

因有风险很少帮朋友飞婚礼

陈鹏元说,他曾经帮朋友的婚礼飞过一次无人机,之所以飞婚礼的经历并不多,是因为这其中会存在风险,“无人机在室内飞行的话,因为室内高度不高,环境较为复杂,现场观众较多,无人机如果出故障掉下来,容易造成二次伤害。”如今成都的婚庆公司,包含无人机拍摄的内容并不少。陈鹏元坦言,“婚礼上送戒指无人机,一般都是婚庆公司自己的员工在飞。作为无人机驾驶员,只是运用了无人机手段作为添彩,建议一定要在确保有安全冗余手段,风险处置能力以及足够驾驶经验和靠谱设备的情况下再去进行飞行。”(记者 周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