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秒报 > 今日快讯 > 正文

被抛弃的中国母子闯上讲台声讨“渣男老外”?原来真相是这样……

核心提示: 一位知识女性冲上台,手持话筒,哽咽地用中文质问正在讲台前发言的外国男教授,“19年前,我考进了上戏,当时你也来了……然后,学校开除了我,你消失了……”她身后的背景板是:“戏剧与城市:亚洲演艺之都的创新之路——2019上海·戏剧高峰论坛”。于是,2天内,这段被抛弃的中国母子闯上讲台认父,“史诗级渣男老外”出现于“上海戏剧学院高峰论坛”的视频,疯传。

被抛弃的中国母子闯上讲台声讨“渣男老外”?原来真相是这样……

一位知识女性冲上台,手持话筒,哽咽地用中文质问正在讲台前发言的外国男教授,“19年前,我考进了上戏,当时你也来了……然后,学校开除了我,你消失了……”她身后的背景板是:“戏剧与城市:亚洲演艺之都的创新之路——2019上海·戏剧高峰论坛”。于是,2天内,这段被抛弃的中国母子闯上讲台认父,“史诗级渣男老外”出现于“上海戏剧学院高峰论坛”的视频,疯传。

视频,是“局部的真相”。“真相”是——这是一出即兴戏剧,“局部”是因为这段视频还有第三段没有被放出来。在这第三段里,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黄昌勇上台表示,这是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的戏剧作品《都是我的孩子》中的一个片段。讲台前的美国嘉宾司考特,设计了这么一个即兴表演的环节,是为契合当天主题:“戏剧与城市”,以此说明戏剧与生活、社会的关系是如此密不可分——而并不是一个真实发生在上戏的故事。当然,黄院长也补充道,“这类先锋实验性的戏剧表演,也只有在上戏这样学术多元、文化包容性很强的高校里才会发生。”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说:上戏辟谣 网络图

这一高峰论坛,也是2019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的活动之一。这一强调现代性的戏剧盛典,是由静安区政府、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上海戏剧学院联合主办。按保留素材的需要,全程做了录像。但是,网上流传出来的视频,就拍摄视角和手法而言,是现场观众所为。

此事,有很多点,值得玩味。

其一,在高端学术论坛上融入生动的即兴戏剧,是很好的创意。莎士比亚在《皆大欢喜》中写道,“世界是一座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不过是演员:有上场的时候,也有下场的时候;每个人在一生中都扮演者好几种角色。”广义而言,做子女、做父母都是一种“角色扮演”,既有自我意志也需要配合搭档,才能协同前行。这就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出处。懂得戏剧与人生、社会和城市的关系,会活得更透彻一些,懂得何时放下。在一出出戏剧里看别人的人生如何跌宕起伏,是最“安全”地体会生活百味且能够有所收获的方式了。懂得这一点,那么就明白“史诗级外国渣男”其实根本不渣,且一片“婆心”。

其二,技术单项的狂飙突进,已颇有脱了公序良俗的缰绳之势。技术,就好比金庸小说里的“刀”——“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有图有真相”的时代已经被发达的技术扭曲成过去式了。2014年第57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的最后入围作品中,有8%被取消了资格。2015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0%。这些作品退出的主要原因是“后期PS”。评审表示,“过度修饰,让我们面临诚信危机。”他们还举办了论坛,探讨“PS对影像诚信和摄影伦理的影响”。视频,不仅也可以修饰、剪辑,也可以不放全——电影“蒙太奇”最基本的手法运用,就是调换一个人哭与笑的顺序——先哭后笑,还是先笑后哭,情绪和随之产生的意义完全不同。在“外国渣男”视频中,不把真正的结果放出来,就诚信层面而言,是有失道德水准的。当然,若以当代艺术的角度论,视频的网络传播,形成了新一个新“作品”。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说:网友质疑 网络图

其三,网络“气质”,混淆视听诚信、拉低“艺术”水准。网络让世界扁平。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在其2017年的著作《广场与塔》中表示:“这个联成网的世界不会是一个和谐的世界。它会充满两极分化,坦率地说还会频频发生冲突。高度互联让世界更危险。”这本《纽约时报》畅销书在封面上写着:“硅谷应该向等级制度学习。”话说回来,如果拍摄者真想“通过网络传播,形成当代艺术作品”,那么就应该接下来抛出说明真相是即兴戏剧表演的视频,让“另外一只靴子也掉下来”。意大利政治思想家或被称之为“阴谋家”的马基雅维利,就会在广场演讲时“戏弄”对手,让对方玷上污名——马基雅维利还有一个身份是“剧作家”。当然,如果不放出真相视频,也能算是“当代艺术作品”,只是这种做法未免太“马基雅维利”了。因为,这样的“艺术作品”未曾考虑过观众是否情感受伤。

网络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当你以为图片和视频是真相——这些观念又不断被颠覆。当你以为明星A和B婚内出轨了,原来A早就离婚,只是隐瞒而已。当你以为这下A和B要在一起了吧?结果A又回归了家庭——其妻子亮出还没离婚的证据……互联网,会发酵,真的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最后,透露一个在还没有互联网时代发生在上戏的“真假难辨”的真事——

某年,舞台美术系化装专业学生考试,题目是“伤病员”。于是,舞美系学生找来表演系学生,把他们化装成各种断手断脚的样子。当年校园仅有华山路一片,地方不大,不够施展,于是大家都在草坪上作业。爱演的表演系学生,有不少还以断手断脚的样子拐出了校门,来到华山路……路人惊骇。于是,舞美系学生的期末考试,都通过了。

好在,当年没人把这些传上网,也没有形成不必要的联想。

新闻的真实,在于事实的真实。艺术的真实,在于情感的真实。

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提升对于新闻和艺术的认识。(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