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秒报 > 今日快讯 > 正文

29岁妈妈为11个月大女儿捐肝:这是我们夫妻的最后决定

核心提示: 4月24日早上7点,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手术室外,29岁的妈妈吴女士抱着11个月大的女儿,因女儿病重,她要将自己的肝移植给女儿。母女俩在手术室门外的场景,被亲人用手机拍下,制作成视频之后上传到网上。网友们纷纷为这位母亲点赞,不到8个小时,点赞已超过30万。

4月24日早上7点,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手术室外,29岁的妈妈吴女士抱着11个月大的女儿,因女儿病重,她要将自己的肝移植给女儿。母女俩在手术室门外的场景,被亲人用手机拍下,制作成视频之后上传到网上。网友们纷纷为这位母亲点赞,不到8个小时,点赞已超过30万。

 

据了解,吴女士女儿两个月时出现黄疸,后来通过检查确诊为胆道闭锁,胆汁不能从胆道顺利排出来,导致身体发黄,经过两次手术后,病情转重,肝脏硬化,需要肝移植手术,吴女士愿意将肝脏移植给11个月大的女儿。通过手术,目前母女平安,都已经转入普通病房。

这位捐肝的母亲说:“这是我们夫妻的最后决定,先捐肝救她,后面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网上:15秒短视频不到8小时30万人点赞

4月25日,一个15秒的短视频中,一名29岁的巴中通江女子抱着11个月大的女儿,母女俩都穿着病号服,在手术室门外等着做肝移植手术,时间定格在2019年4月24日早上7点。

视频中的文字表述是“由医生将妈妈的肝脏移植到女儿身上,以救治妈妈的心肝宝贝,伟大的母爱感天动地,天佑母女俩,手术顺利”。手术地点在天津市第一人民医院。

视频制作者介绍,视频是4月25日下午3点上传,不到8小时已有500万人观看,获得30万人点赞。通过知情人透露,长达数小时手术后,11个月大女儿已成功移植肝脏,母女平安。

27日,记者联系上视频中的吴女士,她介绍说,4月26日上午10点,女儿已经转入普通病房。

病情:女婴患肝硬化只有肝移植才能活

吴女士的丈夫杨先生介绍,他和妻子于2018年5月18日生下女儿馨馨。在女儿50天的时候,他们发现孩子有问题,黄疸偏高不能打疫苗。

“我们带女儿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确诊为胆道闭锁。”杨先生说。

夫妻通过向医生了解,得知这种病是胆汁不能从胆道顺利排出来,胆汁淤积在肝内,导致孩子脸色发黄,最终可能会发展成肝硬化,这可能是先天性疾病。为了缓解女儿的病情,在孩子58天时,夫妻俩为孩子选择了葛西手术。

第一次手术很成功,术后女儿在医院前后输液输了一个多月才出院,出院后不到十天,女儿出现大便不正常,再到医院检查,肝肠吻合的地方再次被堵,实施了第二次葛西手术。

杨先生介绍,经过三个月的复查,女儿并没有什么异样。今年2月24号,女儿再次大便不正常,医生告知女儿有肝硬化,只能通过肝移植手术才能延续生命。

两个月前,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选择给孩子做肝移植手术。

母爱:先捐肝救女后面就要看孩子造化了

到医院后,就面临肝源寻找和匹配的漫长时间,只有亲属捐肝来得最快,但前提是必须匹配成功。吴女士说:“女儿的病情等不起。”

杨先生介绍,他和妻子下定决心,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救女儿。

幸运的是,医院检查结果是吴女士的血型跟女儿匹配,并最终确定在4月24日早上7点过做手术。

吴女士告诉记者,手术比较顺利,女儿已经转入普通病房,对于自己的选择,她不知道是不是对的。她说:“为了年幼的女儿,没有想那么多,只能选择先救她,不救她只有死。先捐肝救她,后面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延伸阅读:为了一个完整的家!17岁男孩高考前查出肝硬化 父姐一同捐肝2018年12月17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小江一家四口来说,却无比沉重而漫长。这一天,小江的妈妈看着自己的的丈夫、女儿、儿子先后被推进了手术室。这是一场为了挽救弟弟,由父姐联合捐肝的罕见肝脏移植手术。 

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肝脏移植团队经过14个小时的奋战,顺利完成双供者捐肝之“左半肝+右后叶肝脏”联合移植手术。今天下午,小江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回到普通病房。

高考前的“胃痛”竟是肝硬化

小江是一位正在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今年夏天,距离高考还有8天时,他因为胃痛难忍进了医院。从县城医院到市医院,再到北京,小江的病最终确诊为“肝硬化失代偿期,肝豆状核变性”。“看到诊断书,就像给我的脑瓜来了一棒子。”说起当时确诊的经历,小江的母亲依然止不住落泪。

“住院前的一两个月里,我一直胃疼、吃不下饭、身上感觉没劲儿。”小江说,他一直忍着,直到高考进入倒计时,疼痛实在难以忍受。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外科执行主任卢倩说,“肝豆状核变性”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的先天性疾病,病人肝脏对铜元素的代谢出现障碍,体内铜元素异常沉积,最终导致肝脏硬化,甚至影响大脑功能。小江的“胃痛”实际上是因为肝硬化进入失代偿阶段产生大量腹水,进而影响到胃肠道的结果。鉴于目前疾病已发展到终末期,肝脏移植是拯救小江生命并根治铜代谢障碍的唯一有效途径。

“为了一个完整的家” 两人站了出来

家人经过商量,决定由父亲为小江捐肝。别看小江今年才17岁,但身高超过了1.9米,消瘦后的体重也有140多斤,这个大个头小伙子需要移植的肝脏体积会比普通人更大,也就是说医生需要获取足够大的肝脏才能保证小江的手术取得成功。小江父亲的身高只有1.75米,如果从父亲身上切取足够小江用的肝脏,父亲剩下的肝脏远远不够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如果父亲保留的肝脏体积保证了自身的安全,那切取的部分又不能满足小江的需求。一时之间,陷入两难境地。如果还有一位捐献者,再献出一部分肝脏,“双肝齐供”,这一难题就能得到解决。

供肝需要供者与受者血型相同,但小江妈妈血型跟儿子不相容,不能成为捐献者。希望一点点在破灭,这时候,姐姐站了出来,“查查我的血型吧,如果合适,我跟爸爸一起捐!”

姐姐的决定当即遭到了母亲和弟弟的强烈反对。弟弟哭着说:“我不要你的肝脏!”母亲则心疼不已:“她是我的宝贝女儿,已经成家,还有个刚出生的孩子,我怎么舍得她来挨这一刀。”但是,为了一个完整的家,为了救弟弟的命,经过艰难的抉择,这个四口之家最终确定了“父姐同时为弟弟捐肝”这个沉重又坚定的决定。

“手术害怕么?”

“一想到手术后我弟弟就好了,一点也不害怕。”小江的姐姐说。

双供者捐肝极其罕见 全力确保其安全

相较于传统的亲体肝移植,双供者捐肝,意味着要“伤害”两个健康人,而受者也要接受两套肝脏脉管重建手术,手术风险和难度都成倍增加。

“保证受者顺利康复,更务求确保供者安全并将对他们的损害降到最小。”为了这个目标,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的带领下,肝脏移植团队反复对爸爸和姐姐的肝脏进行精确到肝段的测算,结合肝内脉管分布情况精密规划肝脏获取方案,最终拟订了:姐姐捐出右后叶肝脏,大约占其自身整体肝脏体积的30%;父亲捐出左半肝,大约占其自身整体肝脏体积的25%;而这两部分肝脏体积之和占弟弟应有理想肝脏体积的52%,完全可以满足弟弟的术后康复。

图为北京清华长庚院肝脏移植中心在术前为两位供者进行的3D影像分析,以利制订精准的手术方案

据了解,双供者捐肝在肝移植手术中很罕见,约为整体肝移植手术的千分之五。即便是已做过的双供体捐肝,一般是两个左肝,或者一个左肝与一个右肝的结合,还未见到右后肝脏与左肝的联合移植的报道。右后叶是右肝的一部分,肝脏解剖面、血管等与受体吻合难度远大于右肝,移植团队为什么冒这样的风险?

“手术方案的制定务必要保证供者的安全,因为他们是可敬的健康人,同时也必须要保障受者的安全,这样供者为爱和亲情的奉献才不会失去其珍贵的价值。”卢倩说。

在麻醉科、手术室等科室的全力支持下,12月17日早上9点,双供者亲体肝移植术正式进行。父亲与姐姐的取肝手术同时开台,由董家鸿、卢倩联合主刀,切取姐姐右后叶肝脏;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主任医师杨占宇、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外科副主任医师韩东冬联合主刀,切取父亲左半肝脏;两台供肝切取手术在两组专家的精细操作下进行得非常顺利,随后经后台修整后的肝脏依次植入弟弟的身体。

9对脉管精准吻合 双供肝精准植入

三台手术序贯进行了近14小时。

术中最为关键的是精准切取规划获取的部分肝脏,保护好所有的动脉、静脉和胆管。仅姐姐一例手术中,即涉及到右肝静脉、右后下肝静脉、右后叶门静脉、右后叶肝动脉、右后叶胆管等5条脉管的游离和阻断。而双供体肝脏在患者体内进行吻合的过程中,则涉及到9对脉管重建吻合。活体肝脏移植的最大难点在于供肝的血管和胆管纤细,且与受者血管口径难以匹配,使脉管重建过程复杂而艰险,尤其两个肝动脉的直径只有2mm;右后胆管直径也不到2mm……在移植团队极为精致的操作下,顺利完成了上述脉管的吻合重建,并通过精准切除,控制了术中出血量,顺利完成了双供肝的植入!整个三位供受者手术累计出血不到300ml,创伤侵袭降低到了最小程度。

父亲、姐姐、弟弟依次从手术室转送到重症监护室。当天晚上,父亲和姐姐先后苏醒,弟弟于次日凌晨苏醒,均顺利拔除气管插管。12月18日,姐姐与父亲已经顺利转至普通病房,术后医师为弟弟进行肝脏超声检查,所有吻合血管血流通畅,“父姊”肝脏运行良好。12月19日,已恢复精神的小江也顺利转回移植病房。

手术前,医生问小江,“身体好了,明年参加高考想考什么专业?”

“原来很想去当兵,现在我想报考医学院校,希望能帮助别的家庭,不再遭我爸爸和姐姐的罪。”小江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