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评论观察员|仁济医院纠纷,就事论事强于“站队”

核心提示: 发生纠纷时,相关各方都不应有过于强烈的“群体意识”,都不应在细节不明的情况下急于“站队”表态。只需在敬畏法律、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就事论事就好了。

齐鲁晚报讯(评论员 王学钧)发生纠纷时,相关各方都不应有过于强烈的“群体意识”,都不应在细节不明的情况下急于“站队”表态。只需在敬畏法律、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就事论事就好了。

引人注目的“仁济医院纠纷”或以和解告终。日前,当事医生和当地警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双方的应对方式“都有提升的空间”,如果多一分相互理解,互相敬重,风波本可以避免。

应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结局。短短几天之内,无论是被警方拷走的医生,还是拷走医生的警方,都对对方多了一些了解与理解,都看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并因此而变冷眼相向为握手言和,这样的转变符合大多数人的期待。接下来,就要看当事双方各自的行动了。相信并盼望,从此以后,当事医生会对“犯错”的患者多一分耐心,对“强硬”的执法者多一些理解与敬重,当地警方会对“傲慢”的执法对象多一分谦和,执法方式会更加精细化、人性化。

的确,这场风波原本可以避免。正如当事医生所说,本来只是“一件小事情”——一次偶发性的医患冲突。医患双方都因为情绪化而有些言行过激,以至于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如果院方既有的应对机制足够高效,这场肢体冲突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事情也就不会“恶化”到患者报警的地步。如果在处警过程中,执法警察能法情兼顾、刚柔相济,当事医生能对执法流程有“更深的理解”,一次偶发性的医患冲突也不至于如此迅速地“恶化”为一场“警医冲突”。而正是这场阴差阳错的“警医冲突”,在舆论场上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基于某种“群体意识”或“刻板印象”,不少人开始“站队”。一些人“站队”患者与警察一方。在他们看来,当事医生被拷走完全是咎由自取,先是跟患者一方发生激烈冲突,导致患者家属受伤,后又态度傲慢,不惜以肢体动作抗拒警察执法,被处警警察依法拷走乃是理所当然。与此同时,他们往往还不忘就此诉说起患者的各种不易以及医生和医院的各种“罪状”。一些人“站队”医生一方。在他们看来,拷走值班医生的做法太过“简单粗暴”,“发生在医疗机构内的医患冲突不同于普通的民事冲突,‘尊医重卫’不只是一句口号,还应表现在具体行动中,对医务人员慎用械具也是‘尊医重卫’的应有之义。”

沸沸扬扬之中,“一件小事情”被闹大了。在缺乏足够事实支撑的情况下,个体之间的摩擦被“夸大”为患者与医生两个群体之间的冲突,以及医生与警察两个群体之间的冲突。而在这一“夸大”过程中,往往少不了各种对相关群体的标签化乃至某种程度的污名化。

“夸大”的危害性显而易见,不仅有损于事件的公正处理,还会激化矛盾,导致事态的恶化。对此,必须保持高度警惕。那些“群体意识”较强、更容易“抱团”的群体及相关组织,尤其需要提防这样的“夸大”,更不应基于自身立场发起和主导这样的“夸大”。

具体到“仁济医院纠纷”,相关各方都不应有过于强烈的“群体意识”,都不应在细节不明的情况下急于“站队”表态。只需在敬畏法律、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就事论事就好了。谁都可能会犯错,一人犯错一人当就是了。这样来的正义才能更实在更牢靠。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