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秒报 > 今日快讯 > 正文

三江源地区冬季降水量创1961年以来历史极值

核心提示: 另一方面,2018年11月以来,中高纬度冷空气活动过程频繁、强度较强,冷暖气流在高原上汇合频率高,造成三江源地区多地形成大到暴雪天气过程。但降水量偏多有利于冰川和冻土保育,同时也有利于提高土壤湿度,雪盖对牧草越冬保温也起到积极作用,有利于三江源地区牧草生长。

中新社西宁4月4日电 (孙睿 马占良)“资料分析,2018/2019年冬季(2018年12月-2019年3月,下同),三江源地区18个气象站平均降水量为36.6毫米,较历年(1981年-2010年,下同)偏多七成,创1961年以来历史极值。”青海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戴升4日向中新社记者透露。

三江源地处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江河的发源地,是中国及东南亚地区重要淡水供给地。

戴升介绍,造成三江源地区冬季降水量创历史极值主要受厄尔尼诺影响,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强度偏强、面积偏大等因素引导西南暖湿气流不断从孟加拉湾北上高原;另一方面,2018年11月以来,中高纬度冷空气活动过程频繁、强度较强,冷暖气流在高原上汇合频率高,造成三江源地区多地形成大到暴雪天气过程。

“据青海省气候中心资料分析,2018/2019年冬季,三江源地区18个气象站平均降水量为36.6毫米,较历年偏多七成,创1961年以来历史极值。其中地处三江源核心区的杂多县冬季降水总量达74.7毫米,较历年偏多1.6倍;囊谦县冬季降水总量达45.4毫米,较历年偏多2倍,均突破1961年以来历史极值;玛多县较历年偏多近七成,达到历史第二极值。”青海省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杨延华说。

戴升分析表示,2018年以来,以上地区降水量也偏多,表明了青藏高原暖湿化的趋势不断加剧。但降水量偏多有利于冰川和冻土保育,同时也有利于提高土壤湿度,雪盖对牧草越冬保温也起到积极作用,有利于三江源地区牧草生长。(完)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