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秒报 > 今日快讯 > 正文

惊呆了!领亡父亲赔偿失联具体是什么情况?这到底是个什么梗?

核心提示: 3月25日,“父亲工地上班意外身亡,女儿领88万赔偿金后失联”一事经红星新闻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男子打工意外身亡,人还没下葬,女儿带着88万赔偿金失联?

什么情况?领亡父亲赔偿失联 这到底是个什么梗?

3月25日,“父亲工地上班意外身亡,女儿领88万赔偿金后失联”一事经红星新闻报道后引发舆论关注:男子打工意外身亡,人还没下葬,女儿带着88万赔偿金失联?

3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再次试图联系上当事人丽丽,但未能成功。不过,记者与其老公史先生取得了联系,其向记者透露了更多此事的隐情。

失联的丽丽

史先生向记者透露,到老家后因为诸多问题,让他和丽丽不敢再回家。他表示,从福建返回四川宜宾途中,他早已支付全程所有人的吃住、误工等费用。但除了安葬问题,岳父一方的亲属多次谈及“还账”问题,到家后,也有人提出要分配该笔赔偿金,把钱拿出来“意思意思”。各项资金合计达40万左右。

史先生表示,失联是无奈之举,想早日拿回骨灰盒安葬岳父,让岳父早日入土为安。至于账务问题,可通过司法程序解决。对此,老家亲属表示没人要说分钱。

关于“失联”

“我们有房,生活过得去,不是为了贪图这点钱”

红星新闻:丽丽现在在哪呢?

史先生:我现在不方便透露。

红星新闻:现在和你在一起吗?

史先生:不在一起,但已经联系上了,不过肯定不会把她喊回去。

红星新闻:这么几天都在哪里呢?

史先生:离那边(老家)不远,但也没有很近。

红星新闻:3月12日当天回到老家后情况是怎么样的?

史先生:回来的时候是这样的,他们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请了丧葬师,但我们这边也请了。(因为)是亲戚关系,我们妥协了。我们想,人家已经来了,又要退了,就我们请别人吃个饭,这个也很正常。就请别人吃个饭,我们就再回去。但这过程中,他们就打电话威胁我们要报警等等。

红星新闻:他们以为你们要带钱跑了?

史先生:对。当时我们在路上,就已经有过电话沟通,说了我们饭吃了就回来,而且后边我确实回来了。

红星新闻:返回的情况呢?

史先生:我回来就被扣了,并且送我回来的丧葬师的车子也被扣了。(他们)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不能走,后面派出所也来了,(派出所)来了我也没有说要走,因为还是想把事情办好。

红星新闻:当是给你说了些什么,提了什么要求?

史先生:一半是说安葬问题,一半是说还账的问题。当时我们的想法是回来办丧事还账,但我回去后,他们一直指责我们说要跑,很多人围着指责我。

红星新闻:丽丽后面回来没有?

史先生:丽丽和她妈当天在后面,因为我晓得这边的情况比较激动,我先回来安抚了后,再打了电话喊她们回来。在她们都已经快到了的时候,听到前边送我回来的车子说这边扣人扣车,就不敢回来。

红星新闻:你们有想过拿钱离开吗?

史先生:我们真心想把事情办好,我们有房,生活过得去,不是为了贪图这点钱。其实钱多钱少,真的没那么重要,我们也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房子也没有贷款。根本不是在乎这个钱,只是他们的做法太让人寒心了。他们在朋友圈、在微博放我们的照片,说我们不道德。在这种情况下,我肯定不会把我老婆找回来。

关于还债

“三个姑姑一个大概要5万”

红星新闻:关于丧葬问题是怎么考虑的?

史先生:我们准备什么事情都自己办,也没打算收礼金。他们知道我们已经请了丧葬师的,但我们回去后,却发生了丧葬师这个问题。其实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想把她妈妈(这个)撑腰的人逼走,只留到我们两个在那边慢慢说。回来他们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们强调了一些事情。

红星新闻:强调一些什么事情?

史先生:强调了债务问题。有三个姑姑,一个姑姑大概5万的样子,还有一些小账没有算。这个账到现在我们的态度是,该还的肯定是要还的。

红星新闻:有没有凭证呢?

史先生:这个他们的理由是,亲戚之间借钱肯定是没有凭证的,本来我们是计划等后事办完后再来慢慢算这些账。我也给他们说过不止一次,那些千八百的小账都不存在,不管有没有那个账,只要你说了,说出个理由,我们都还,没有想过赖账。

关于赔偿款

亲属要求“意思意思”

红星新闻:除了债务还有其他的吗?

史先生:他们是这么跟我说的:第一,把后事办了;第二,双方的亲戚朋友红包发了;第三,该还的账还了;第四,我老婆父亲的姐姐,我们喊姑姑,说他们小时候对你好,要分一点钱;第五,我老丈人谈了一个女朋友,她那边也喊我们分一点钱。

红星新闻:到底分好多呢?

史先生:大概数字是这样的:首先,后事。一开始说的是要花十多万,喊我拿十万八万出来;然后,债务。有一个是4万的银行贷款,这个我们该还都会还;然后,其他的账。我们的想法是,到时统计一下,后事办完后该还好多还好多。三个姑姑当时说的是,一人5万左右,有一个的凭证是微信上转过账,其他都是嘴上说的。还有提到的一些零碎的帐,可能有2万多。

对于包红包,没说具体包好多,但所有来帮忙的亲戚朋友都要包。对于照顾她的姑姑说要分(钱)的问题,她们本人没提好多,但其他人说到时候要“意思意思”,但千八百肯定不行的吧。对于岳父谈了一个女朋友,他们的意思也就是(给)5万。算下来总共可能要40来万。

红星新闻:那你怎么看?

史先生:在回来的时候,他们跟我聊天都是,一半在说后事,然后重心就在还账的问题。但大部分又没有凭证。我也晓得岳父在老家的情况,他没多少钱,真的要说向哪个亲朋友借个三万五万是不可能的。

红星新闻:你岳父有没有透露过有多少债务?

史先生:在两三年前说有两三万的样子。今年过年的时候,还说今年想买车。如果一个人真的欠了二三十万的帐,一辆便宜的车都不可能(买)。

关于后续

等所有事情整好后会把骨灰拿回厚葬

红星新闻:后续问题你是怎么考虑的?

史先生:后续我们也想过,事情现在闹到这个地步,我们不敢回去了,就是等着他们起诉我们,到时候该还好多的账都还了,一分不会少。这些事情整好后,自然而然的没有矛盾后,会把骨灰拿回来,拿到我们老家去厚葬。其实在回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把那些办后事的一些东西全部准备好了,都已经订好了的。

什么情况?领亡父亲赔偿失联 这到底是个什么梗?

筹备丧事的计划

红星新闻:你怎么看老家亲属对于钱的要求?

史先生: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算分点钱也没啥。但现在做法太寒心,我是肯定不可能再分给他们。只能说按法律法规来走,该还的账我们都认。起诉都行,我现在离那边不远,等着起诉,我也方便,免得跑来跑去。

红星新闻:这次离开的最根本原因在哪?

史先生:是因为看清了他们。在他们发布网上信息前都在想好好处理,但他们把我们曝光之后,我们只能等相关部门出面,或者等他们起诉。我们也有我们的顾虑。

红星新闻:现在的这些处理办法是你和丽丽商量过的?

史先生:对,都商量过。

老家亲属

“哪个说过分她的钱”

对于史先生的前述说法,红星新闻记者也再次与老家亲属、死者的侄儿刘先生取得了联系。

在“分钱”问题上,

刘先生称:“哪个说过分他的钱。”

“当时我是这么跟他(史先生)说的,你老丈人去世领了这么多钱,那些叔叔伯伯,以前在家照顾丽丽,你回去多多少少意思一下。他也同意,但并没有要求一定要拿好多。对于他姑姑的借款,以法律来说,没有证据,但是多次借的钱累积起来的是这么多。”刘先生说。

对于死者的女友,

刘先生表示:“死者的女友我也问过他(史先生),我说人家现在在家住着,多少三万五万还是给一点,不然也说不过去。”

对于提出十万八万的安葬费,

刘先生称,因为要放十多天,还要牵扯一些其他情况,要这些钱才搞得定,“当时说的是要风风光光的办。”另外,找殡葬师花的这些钱一点不会多。“再说,也没有一定说要他拿这个钱安葬,也统一他拿回去(自己)安葬。”

对于包红包,

刘先生表示,人起码要懂得感恩。其父亲在世的时候,随时得到亲戚的帮助和支持,(给亲戚红包)应该还是可以的。

另外,对于史先生提到的已经通知家里自己请了殡葬师,家里又请的问题,刘先生表示,“家里请殡葬师的事,我们在福建的所有人都是不知道的。”

而对于史先生12日当天返回时被扣,怀疑要跑的问题,刘先生表示,“真正的原因要他们才知道,为什么走了就不回。”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