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相会的日子数得着(记录中国·我们都是追梦人)

核心提示: 看到注视的目光,潘福平忙把手揣进衣兜,怪不好意思的。长期在隧道里爬上爬下,长满老茧的双手,指甲缝总有洗不掉的油垢。

潘福平(左)在检查隧道初支质量。

徐章位摄(人民视觉)

友谊隧道一端进口。

张 帅摄(人民视觉)

看到注视的目光,潘福平忙把手揣进衣兜,怪不好意思的。长期在隧道里爬上爬下,长满老茧的双手,指甲缝总有洗不掉的油垢。

初春的口岸磨憨,山花烂漫。中老铁路友谊隧道,纵穿两国国境。隧道建设者,扎根多年,却一直未曾得空赏此春色。

晨5点。口罩、安全帽、反光背心、手电、水鞋,玉磨铁路项目部副经理潘福平钻进隧道,这是他每天的必备行头。

“打隧道怕软不怕硬,怕软更怕涌水。可怕什么来什么,这条隧道恰恰是泥潭打洞!”潘福平是安全生产负责人,每天进洞四五次,有时一待三四个小时。

遇到关键工序和突泥涌水,他就冲到开挖最前的掌子面指挥作业。1.6米,个头不高,但站在那儿,大伙心里踏实。

中午,走出隧道,他掏出手机,拨通老挝段负责施工的徒弟白小可:“千万别图省事,一定要加强超前预报钻探、衬砌和支护。”

师傅从进口往老挝方向挖,徒弟从出口往中国方向掘进。早日打通隧道,是师徒两人的梦想,也是中老铁路每个建设者的梦想。这条隧道,我国境内7.17公里已掘进4公里,老挝境内2.42公里也剩下不到一半。

老潘和小白,相会的日子数得着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