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多款“纯天然宝宝霜”竟含激素 一瓶卖200多元 代工价可能仅2-3元

核心提示: 调查发现,这些销量达百万的“宝宝霜”不仅涉嫌虚假宣传,有的竟然违规添加激素,甚至一些产品被家长当做普通护肤品长期给婴幼儿使用,给婴幼儿的健康带来严重隐患。

▲卖家号称产品不含激素。  

◥卖家提供的虚假检测报告。

在各大电商平台,一些“宝宝霜”热销,大多数宣称“纯天然”“无激素”,有的还宣称对儿童湿疹、皮炎有奇效。调查发现,这些销量达百万的“宝宝霜”不仅涉嫌虚假宣传,有的竟然违规添加激素,甚至一些产品被家长当做普通护肤品长期给婴幼儿使用,给婴幼儿的健康带来严重隐患。

卖家多强调“无激素”

北京消费者王颖反映,她在网络上购买了一款“帮宝消湿止痒膏”,在给孩子使用的过程中,她一直担心产品是否会含有激素。“听一些妈妈说,有的宝宝霜会添加激素。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们也无法辨别。”王颖说。

在某电商帮宝官方旗舰店内,一瓶“帮宝消湿止痒膏”标注的价格为228元,商品评价6600多条,销量远超其他同类产品。查询资料发现,合肥帮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该产品的销售方,生产企业则是江西正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植物萃取,拒绝有害添加”。在帮宝官方旗舰店,其宣传中多次出现这样的宣传语,宣传页面中还多次提及“搞定湿疹红疹”“有效缓解宝宝湿疹”等。同时,页面中还贴出无重金属、无激素检查报告,检测机构标称为“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

记者随机又查看了十多款“宝宝霜”,发现这类产品的宣传均在商品页面中标有“天然草本”“无激素”字样,同时贴出一份检测报告。

有产品多达4种激素

有媒体联合专业查询机构购买了市场上热销的几款产品送检。根据国际权威检测机构SGS的检测结果,在送检的样品里,多款样品含有激素。如江西众乐堂实业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苗疆域草婴儿紫草软膏”被检测出含有地塞米松醋酸酯、地塞米松、莫米他松糠酸酯、倍他米松醋酸酯等4种激素。其中,地塞米松醋酸酯含量堪比药膏,达到476.6mg/kg,地塞米松检出含量11.6mg/kg,与其官方宣传的“不含激素”不符。由鹊肤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鹊肤霜,则被检出含有倍氯米松双丙酸酯、倍他米松双丙酸酯、倍氯米松、氯倍他素丙酸酯等4种激素。

由合肥帮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的“帮宝消湿止痒膏”也被检出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含量为75.2mg/kg。

3月14日,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证实,“帮宝消湿止痒膏”的检测报告虚假,该中心没有为该公司检测过化妆品激素。14日下午,搜索商城相关商品的链接发现,相关产品的销售页面均已删除或者下架。

代办批文生意红火

调查发现,这些“宝宝霜”的产品批准文号,一部分属于“消”字号,一部分则属于“妆”字号。资料显示,“消”字号属于卫生消毒用品范畴,一般经地方卫生部门审核批准卫生批号。“消”字号产品仅有消毒功能,不具备治疗效果,严禁做任何有疗效的宣传。

调查中了解到,市面上存在大量的代办“消”字批文、“妆”字批文的公司。3月8日,江西省一家代办企业称,目前的行情是“消”字号批文的代办价格是2万元,“妆”字号批文的价格则相对便宜,为1万元左右。该公司经理巩某说:“可以全程托管,我们这边负责申请,你那边就等着拿批文就行了。”巩某透露,“消”字号批准文号的代办价更贵,秘密在于“消”字号产品可以正大光明进入各地药房销售,而“妆”字号则只能在一些超市、商场专柜或者网上销售。

江西正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西省永丰县,是合肥帮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帮宝”产品的生产商。公司吴某证实,公司目前为多家企业代工。市场上售价几十元至上百元的产品,代工成本低廉得让人大跌眼镜。调查了解到,一瓶30克的宝宝霜,不算瓶体和盒子包装,膏体的价格为2元,50克的膏体,价格为3.2元。

据了解,代工生产的“消”字号婴幼儿卫生产品中,江西省一些代工厂的产品是添加西药的“重灾区”。售价几十元至二三百元的“宝宝霜”,很多都是“凡士林加西药”。据《中国消费者报》

添加激素会导致儿童免疫力下降

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化妆品技术中心副主任苏宁介绍,激素就类似于“皮肤鸦片”,涂上舒服,但长期、大量地接触就会产生皮肤依赖。因为激素能够破坏皮肤正常的新陈代谢,抑制细胞活力,使角质层变薄,同时破坏皮肤微生态平衡,损坏皮肤屏障功能,使得皮肤越来越敏感,免疫力下降。

婴幼儿是极为特殊的一类群体,他们的皮肤结构不完整,角质层和皮脂膜发育不成熟,皮肤屏障功能极为薄弱,吸收速度快,抵抗力差,皮肤娇嫩敏感,很容易产生各种过敏性皮肤炎症,甚至影响身体其他机能。

苏宁表示,市场上的一些儿童化妆品、护肤品,大多数宣传“无激素”。实际上,“无激素”只是满足了产品的最低要求,不应该利用这种宣传引诱消费者。“产品的宣称和功能必须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应该有完善的技术证明资料支撑。如果纯粹为了追逐销量和利益,违规添加激素,就对消费者形成了欺骗,涉嫌违反了相关法规。”苏宁说。

据《中国消费者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魏业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