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孩子牵线 花甲老姐妹跨越30多年重聚

核心提示: 随着高中毕业,几个阿姨也都升学的升学、就业的就业,嫁人的嫁人。

  大年初四,四位老姐妹和前来串门的一位邻居相聚在一起。  记者 郭春雨 摄

□记者 郭春雨

为了初四的聚会,我早在年前就开始准备。初四不是我的聚会,是家里母亲的同学聚会。老母己亥之年已是耳顺,这么多年为母为妻不断操劳,随着我们姐妹嫁人的嫁人、工作的工作,各自有了新的生活,闲下来的母亲也开始怀念自己少艾时的伙伴。

一年里只有中秋和过年才吃上白面

虽然母亲的高中时期一半是读书、一半在背语录,但是也在学校的学习、公社的活动中有了义结金兰的姐妹。

当时大家都过得很苦,身在革命老区的母亲一家更是生活得很艰辛。母亲回忆,当时一年到头,只有中秋和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上白面,家里吃的煎饼都是一半野菜一半的粗粮,咬一口,嚼不动,咽下去都磨得嗓子疼。

家里赤贫如洗的时候,我二舅舅只能去闯关东,替人砍树挖煤谋一条生路。闯关东4年,生生把一米八多的一条壮汉压弯了腰。

妈妈虽然是家里年纪最小的姑娘,手上也早已经是老茧摞老茧。

困难日子里4个姑娘互相扶持

即便在这样的日子里,青春也能发出光来。当时学校基本已经不教课,天天就是运动和劳动,母亲跟她的几个同学总能从这黄连一样的日子里榨出蜜一样的乐趣来:春天挖野菜改善伙食;夏天捉知了猴换鸡蛋;秋天去田野上拿着蚊帐捉麻雀;冬天农活少,就偷偷在家里看“禁书”:《红楼梦》《牛虻》《聊斋志异》,还有很多收集来的报纸和残本。

在田野和课堂中磨砺出的感情,最为真挚和动人。当时母亲有三个玩得特别好的朋友,潘葵花、杨善磊、赵连娟,我分别称呼她们为潘姨、赵姨、杨姨。少艾时代,四个小姐妹好得跟一个人一样。当时高中在镇上,母亲上学之前四五点钟就要起来推磨,和姥姥做煎饼,好让我大姨步行20里地送给在县城读书的大舅。暗夜无明,其他几个姨就跟我妈结伴上学。冬天天亮得晚,路上黑漆漆的,深一脚浅一脚,农村里各种夜猫子鬼怪的传说也多,都是四个姑娘在黑夜里互相扶持鼓劲,才走完了那几年。

她们在岁月的打磨中失了联系

随着高中毕业,几个阿姨也都升学的升学、就业的就业,嫁人的嫁人。四个姑娘,跟浮萍一样飘落了四方。

开始还是断断续续有联系,但是随着各自有了家庭,姑娘变成了少妇,再成为母亲,各自的身份和担子加了一层又一层,四个曾经吟诵《葬花词》的姑娘,也在岁月的打磨中胖了腰身,圆了棱角,丢了名字,成为了人海中平凡的妇人和母亲。

等到老了,把父母送走,把孩子抚养成人,这些在生活中失去了名字的妇人,开始重拾自己,回想自己的青葱岁月。从去年开始,母亲就反复念叨几个阿姨。

我干记者已有几年,打听联络的本领长进了不少。这几个阿姨中,赵姨退休前是老师,可以作为突破口。我辗转联系到了赵姨学校的学生,通过学生找到了学校的教务主任,再通过教务主任要到了赵姨的电话。通过这样辗转的方法,联系到了其他几位阿姨。

时隔多年再次相聚哭成一团

去年中秋节,是母亲和几位阿姨时隔三十多年后第一次聚会。就在她们就读高中旁边的一个小酒馆,几位加起来240岁的老太太,两瓶白酒下肚,抱着哭成一团。

有了开头,接下来的聚会就顺风顺水。我给她们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叫“时光不老,我们不散”。母亲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已经变成家里的“慈禧太后”,一声令下全家没有不从。母亲说想要去KTV唱歌,过年KTV难定,我在年前就订好了初四要用的KTV包厢。

盼望着,张罗着,初四来了。一大早老爹就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化冻,姐姐拖地,我则去清洗各种杯盏。茶是我从台湾带回来的日月潭红玉,酒要喝我从俄罗斯人肉背回来的伏特加,烟是从柬埔寨带回来的南洋烟。

菜谱是我跟老爹商量着定的,老妈拥有拍板权。蒜蓉大龙虾、清蒸红石斑鱼、凉拌海参、蒜蓉扇贝、油泼鲍鱼,再加上家乡特色沂蒙炒鸡和各色凉菜、青菜,林林总总凑了一桌,其中最有特色的,是油炸知了猴。

在母亲和阿姨们年轻的时候,捉到知了猴也不舍得吃,往往用来换鸡蛋或者成为父亲的下酒菜。再后来,这道曾经难登大雅之堂的乡间野味,反而越过鸡鸭鱼肉,成为席面上的一道“硬菜”。

四十多年时光浓缩了大时代的变迁

老爹下厨,我打下手(主要是先偷吃),老妈陪着几个阿姨已经率先开席。老爹的厨艺十分一般,虽然他从来不承认,但是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欠点火候。好在喝的是感情,品的是岁月,几个老姐妹在一起,就算切一盘咸菜丝,都能甘之如饴,喝得热泪盈眶。

聊聊儿女,回忆从前,谈谈现在,感慨万千。十几岁时青葱初识,现在已经年过六十。四十多年的时光在推杯换盏之间飞逝,把母亲和几位阿姨的额头上都雕刻出了痕迹。

一杯酒,一生情。从吃糠咽菜的生活到一个家庭餐桌上全球食材的汇聚;从母亲摸黑上学的磕磕绊绊到我们姐妹开车上班堵车的烦躁;从几位阿姨在乡间的农场里偷偷传阅《红楼梦》等“禁书”,到我的小外甥从3岁就开始学外语……时间在流逝,生活在向前。这是四位普通劳动妇女四十多年的岁月,这是无数普通劳动者四十年的生活,这里浓缩了家乡四十多年的变迁,这里更折射了共和国四十多年的发展。

时光不老,友情不散。日子,真是越来越好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