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十七地市 > 东营 > 正文

断血七小时,医院多学科协作保住右腿,超越医学极限

1月28日上午,东营市人民创伤骨科病房内,医护人员正在给患者小杨换药,主任姜保恩查看着“守望”了近两个月的右腿,他告诉小杨:“你可以出院回家过年了”,说完这句话,小杨一家人喜极而泣。

  回想起近两个月抢救保肢过程,从业26年的姜保恩主任谈笑着说道:“做这样的手术,太耗费心血了,我得多了一百根白头发……”2018年11月30日下午3时40分,被槽钢砸中右小腿,断血7小时的小杨被送到东营市人民医院。小杨在来东营市人民医院前,已辗转去过几家大医院就诊,他们都一致认为患者受伤肢体保不住,应即刻截肢。因为缺血超过4--6小时以上的大肢体挤压毁损伤已经超越医学极限。面对患方强烈保肢诉求,东营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决定奋力一搏,抢救时间争分夺秒。保肢过程历时近两月,其间困难重重,步步惊险,经医患共同努力终于保肢成功。

黄三角早报记者 郭小雨 吕增霞 通讯员 康秀芹 谢维珈

被700公斤重槽钢砸中小腿

断血7小时右膝下已无血供

  据患者小杨回忆,2018年11月30日早上,那天正在工地施工时被重700公斤、厚9.8厘米、宽36厘米的槽钢自1.8米高处坠落后砸到右膝至右踝前方,而右小腿后的地面正好放置着一块同等型号的槽钢,造成右小腿被严重剪切挤压。

  来到东营市人民医院时,正在急诊外科值班的成帅医生检查小杨的右小腿直至足趾尖苍白、生命体征不稳定,伤势十分严重,感觉运动完全缺失已经将近7个小时。

  患者在来东营市人民医院前,辗转去过几家大医院就诊或者携带资料咨询,他们都一致认为患者受伤肢体保不住,应该即刻截肢。因为缺血超过4--6小时以上的大肢体挤压毁损伤已经超越医学极限。小杨及其家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于当天下午来到了东营市人民医院,当时患者缺血已经超7个小时。

  “患者来到我院的时候,血压偏低,脉搏偏快,摸不到足背动脉,受伤肢体处于严重缺血状态,情况非常紧急,病房快速准备检查”创伤骨科赵刚医生说,他告知家属如果这时候保肢,风险很大,很可能会面临保了半天,最后由于肌肉严重坏死,仍要截肢的情况。因为小杨才32岁,家中有60多岁的父母、7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一家老小的生活来源都靠小杨外出打工的收入,是家里的顶梁柱。小杨的妻子在知道丈夫可能面临截肢后,立刻跪下大哭,家属们都强烈表示要先保肢,如果实在保不住再截。

  创伤骨科赵刚医生立即向正在手术的姜保恩主任汇报,“当时我在做当天最后一台手术,听完赵医生关于患者情况的汇报之后,我给赵医生下了个死命令:20分钟之内,我必须要在手术室内见到你和患者!必须争分夺秒,否则真的来不及了。”姜保恩主任说。

  于是,科室迅速予以全面风险评估结合患方强烈试行保肢诉求,创伤骨科主任姜保恩、副主任医师赵刚、主治医师江善勇、主治医师卢建树、医师王志涛和手术室二病区麻醉主治医师杨龙俊、主管护师崔真真、护师李蓬勃等争分夺秒为患者进行“右小腿清创坏死组织清除、腘动静脉断裂吻合、腓总神经、胫神经断裂吻合、严重长段粉碎性胫腓骨骨折复位固定、皮肤脱套伤清创原位回植、小腿后侧肌间隙完全开放VSD冲洗引流术”,手术历时4个半小时顺利完成。

  小杨术后入住重症医学科二病区期间,在科室主任周美辉及其团队和创伤骨科姜保恩主任及其团队的精心治疗下,患者渡过了手术后6天的第一轮风险期顺利转入创伤骨科普通病房。2018年12月17日,患者第二次手术(髌骨复位髌韧带止点重建术距骨骨折韧带修复术)顺利完成,2019年1月16日,患者第三次手术(全厚皮片游离移植修复皮肤缺损术)也顺利完成。整个保肢过程历时近两月,其间困难重重,步步风险,经医患共同努力终于保肢成功。

手术风险高、难度大

医院多学科协作助患者闯关

  “因为患者属于膝关节以远大肢体长时间完全缺血、而且受伤暴力大挤压严重,所以手术风险高、难度大、术后并发症多”,姜保恩表示,手术过程中首先对受伤部位彻底清洗及消毒,将液化坏死脂肪进行修剪,再将坏死组织清离并保留活性组织,在显微镜下使用无创缝合针吻合断裂的神经和血管。

  “由于大肢体挤压离断伤失血超过4小时后可能造成不可逆的血管神经坏死,该患者失血时间过长,在手术及手术前后可能面临严重失血、肺栓塞、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肾功能障碍甚至衰竭、继发感染可能导致脓毒败血症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导致患者死亡的,这些因素都加大了手术的难度。”姜保恩坦言,其中最难的一点,还是手术中腘静脉远近端分支接连,直到术后第4天,小杨的足背动脉才有了搏动。

  从业26年,姜保恩主任共做了大大小小的两万七千台手术,其中保肢手术一千多台,这也是他敢于接这台保肢手术的原因之一。“不考虑个人得失,将病人放在首位,医生的自信很重要,但更要的是对团队和医院的信任,因此这是一场团队的‘战争’而不是个人的“战斗”,我们医院的血管外科和介入科都非常给力,做好术后风险的预防,万一病人在术中发生肺栓塞,可以快速通过介入为病人通栓。”

  姜主任认为,该手术的成功,不仅考验手术者的技术水平和对风险的预估能力,对术后诸多病情进展继发损害的预防和处理能力,以及面对医学难题时的担当精神,更得益于医院多学科之间的协作配合,是创伤骨科与麻醉科二病区、重症医学科二病区等科室“团体作战”的成果。

术后精心护理渡难关

医生提醒学会自我判断伤势

  手术成功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手术的成功只是给患者一个良好开端和好的基础,后期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恢复过程。”护士长田红艳说,在手术成功后,小杨还遇到了一系列难关。

  “他睡不着觉,又哭又闹,白天还差点,尤其是到了晚上,好几个人都按不住他。”小杨的妻子说,因为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神经损伤严重,小杨术后右腿小腿已失去知觉,由于恐惧心理和精神压力过大导致连续失眠,接近四天无眠后医院为其使用冬眠合剂让其睡觉,无奈冬眠合剂对患者无效。“四天四夜都睡不着觉,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患者有可能就会精神分裂。”姜主任决定加倍使用冬眠合剂,终于到了第六天,小杨睡着了。

  病患术后护理以及安慰病患情绪非常重要,在小杨术后住院期间,护士长田红艳选择高年资护士为其护理,日常高频率观测其生命体征,包括指端血运、动脉波动、引流液的颜色和量,以及为了预防血栓,对患者指导做一些简单的肢体运动如踝泵运动、肌肉等偿收缩等。

  除此之外,人民医院的护士们还要对小杨做心理辅导,包括鼓励其重建希望,让家人多陪伴在其身边,为保证小杨在夜晚11点至凌晨3点的组织修复最佳时间得以深度睡眠,护理人员还要在白天对其进行心理疏导,为其创造良好的恢复环境。

  对于在发生意外之后,如何判断血管神经有没有损伤,姜保恩主任表示,“上肢很好判断,无论伤到上臂还是前臂,摸到大拇指旁边的桡动脉也就是脉搏,脉动搏动很好说明应该血管是没问题的,再摸手的温度是正常的,那就肯定没有大的问题,如果感觉到受伤肢体可以活动,那么即使有骨折也不可能伤了血管神经,这种就问题不大。但如果皮肤是凉的,脉搏是摸不到的,感觉几乎没有了,那么血管神经就很有可能受伤了。下肢可能稍微难判断些,一定要摸皮温,如果血管受伤,往往皮温两侧肢体差到四度以上,是冰凉的。”

  与此同时,专家指出,现代医学日新月异发展很快,我们既然承认科学的有限性,就必须正确面对医学所能解决的问题在许多领域毕竟是有限的。这一保肢病例的成功,为大肢体超过4—6小时挤压离断伤,选择保肢抑或截肢以及处理保肢过程中的许多医学难题积累了宝贵的临床经验。专家提醒,一旦出现意外,一定及时到综合实力较强的医院就诊,确保在最佳时间得以救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