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沂蒙六姐妹”冀贞兰之子来济治病 三次手术后仍昏迷不醒

核心提示: 1月13日,齐鲁晚报接到强佑求助,称“沂蒙六姐妹”冀贞兰的儿子公丕祥患重病在济南住院,三次手术后家中债台高筑,无力进行后续治疗。

B02_B02_0532

经历了三次手术,公丕祥至今仍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B02_B02_0531

术后医院里就给下发了欠费通知单。

齐鲁晚报讯(记者 于悦)1月13日,齐鲁晚报接到强佑求助,称“沂蒙六姐妹”冀贞兰的儿子公丕祥患重病在济南住院,三次手术后家中债台高筑,无力进行后续治疗。记者去往齐鲁医院探访,得知目前公丕祥仍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已欠医院款项96500多元,一家人借遍亲友,无力支付接下来的费用。

9天前突然晕倒在地 来济南做了三次手术

在齐鲁医院神经外科的重症监护室里,61岁的公丕祥至今仍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身上插了六七条管子,光头上就有三根,全是从脑部往外抽血的。“刚做完一次CT,主要是检查前天手术后有没有脑出血的症状。”1月13日,公丕祥的独子公维星对记者说。

公丕祥是临沂市蒙阴县野店镇烟庄村人,而他的母亲正是全国著名支前模范“沂蒙六姐妹”中的冀贞兰。1月4日中午,公丕祥在邻居家串门时突然晕倒在地,家人紧急将他送到蒙阴县医院后,县医院称病情较重建议转院,1月5日,公丕祥又被送到济南的齐鲁医院诊治。

来到济南的当晚,公丕祥就推进了手术室,医生诊断,他是患有SAH(蛛网膜下腔出血)以及右侧大脑中动脉动脉瘤,且患者年龄大,出血量大,病情危重。听到这一消息,一家人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从住院到现在,公丕祥已经做了三次手术,最近的一次是1月11日进行的“脑血管造影+支架辅助动脉瘤栓塞术”,是为了防止动脉瘤再次破裂出血,但目前他仍旧处于昏迷状态。

一家都是农民靠天吃饭 借遍钱还欠医院九万多

“我父亲以前从来没有生过大病,他和母亲在家务农,身体也都挺硬朗,谁都没想到会突然倒下。”公维星说,此前他也一直和父母在家种地,今年刚刚开始到广州打工,正是在广州得知父亲晕倒住院后,中断了打工回来的。

公维星说,公丕祥每天光住在重症监护室就要花约8000元,他的第三次手术也是费用最贵的一次,花去了近12万元,做完手术后医院就给下发了欠费通知单,上面显示这些天总治疗费用是276531.17元,欠款金额是96531.17元。从目前公丕祥的身体状态来看,后续治疗仍是无底洞。

“我们一家都是农民,本来就没什么积蓄,亲戚朋友已经都借遍了,才支撑到现在,很难走下去了。”公维星说,他自己有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小学,他们家在村里种了3亩果树,一年到头的收入不到一万元,实在没办法才想着出去打工,没想到还没给人家干完,父亲就倒下了。

英雄母亲影响他善良助人 如今他更需要别人帮助

目前和公维星一起在医院照应的还有公丕祥的妹夫伊西文,在他眼里,大哥公丕祥是个特别开朗、乐于助人的人,“我们村没有人不说他好的,村里有人干农活、盖房子找他帮忙,他都一口应下来。”

伊西文觉得,公丕祥和他兄弟姐妹的品质也是受冀贞兰影响,“沂蒙六姐妹”作为革命战争年代在沂蒙老区涌现出的女英雄群体,在1947年的莱芜战役、淮海战役中,特别是孟良崮战役期间,组织妇女凑军粮马草,做军鞋,送弹药,为革命胜利做出了贡献,英雄事迹传遍齐鲁大地、大江南北。冀贞兰本人曾被评为“爱国拥军”全国十大新闻人物,被山东省妇联、省民政厅、省军区授予“山东红嫂”、山东省“十佳兵妈妈”称号。

“记得她老人家会一点祖传的医术,村里有人胳膊脱臼什么的都找她,她分文不取。”伊西文说。据了解,新中国成立后,冀贞兰由于身体状况不佳一直从事家务劳动。公维星也称,冀贞兰2009年因脑出血去世,在去世前的20年一直在生病,每年都要住院一段时间,冀贞兰有二子三女五个孩子,作为家中五个兄弟姐妹的长子,公丕祥自然要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全家人花掉了不少钱。冀贞兰去世没过几年,公丕祥的父亲也患食道癌去世。

英雄母亲离世10年,如今公丕祥自己也倒下了。目前,公丕祥的亲友通过网上水滴筹为他筹到了两万多元,但这仍是杯水车薪。野店镇烟庄村也正在发动村民们为公丕祥捐款,如果您愿意帮助公丕祥一家渡过难关,请为他献出一点爱心!公丕祥家人联系方式:13583988198;银行账户:中国农业银行 6228 4818 2806 1137 777。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