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齐鲁快讯 > 正文

在高校放映电影被行政处罚,济南一公司告赢市场监管局

核心提示: 在这起案件中,某公司在获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后,在住所外的场地放映电影的行为不属于《电影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擅自设立放映单位”,行政机关依此规定对相对人作出行政处罚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齐鲁晚报1月8日讯(记者 马云云 崔岩 通讯员  曹磊)济南一家影城公司在山东一所高校影音厅放电影,却被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做出行政处罚。公司不服,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样一起“电影放映经营许可案”作出判决,判决撤销该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5年12月31日,济南市某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场监管局)在执法中发现,原告济南某影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住所为济南市某区某镇某文化广场五楼,却在山东某高校三楼影音厅,擅自从事放映活动,遂当日立案,进行了调查,并扣押了原告的放映设备。2016年1月14日制作了延长扣押期限决定书,并于当日送达原告。后又进行了调查、现场检查,原告亦提交了相关证据。就本案,经案审委集体研究审议,法制法规科核审同意,行政机关负责人集体讨论决定,对原告下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认为原告行为违反了《电影管理条例》规定,构成擅自设立放映单位,擅自从事放映活动的行为,拟对原告进行处罚。

2016年1月29日,市场监管局制作了解除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和财物清单,对所扣物品除电影票据外予以解除扣押。2016年2月6日,根据原告申请,市场监管局在本单位四楼会议室举行了听证会。听证会后,听证主持人制作了听证报告,该报告认为,经听证听取原告意见后,仍应对原告进行处罚,但适用法律条文应修改。经被告市场监管局案审委集体研究,审议通过。2016年3月2日,被告市场监管局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对此,某公司不服,向济南市某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某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市场监督局的处罚决定。

另查明,2016年2月3日,国务院作出《关于第二批取消15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国发(2016)9号文]件,其中对《电影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的县级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审批的电影放映单位变更业务范围或者兼并、合并、分立事项予以取消。2016年2月4日,济南市某局(以下简称济南某某局)根据被告市场监管局要求,作出《关于〈电影管理条例〉适用相关条款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认为“某公司所从事的放映活动为定点固定放映,其在住所外另设立放映场所从事放映经营活动,须按规定办理经营许可、消防许可、工商注册登记等手续。电影企业即使进学校、进社区从事流动放映业务,也要到当地电影行政部门报备。原告设立‘建大影院’从事放映经营活动,既违约了与加盟所在电影院线的合同,同时,也违反了《电影管理条例》第五条、第五十五条的规定,应予处罚。”

2016年9月5日,济南市某区机构编制委员会下发《关于明确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等部门有关机构编制事项的通知》,将原某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整建制移交某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2016年1月20日,济南某某局向被上诉人市场监管局出具《关于协助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某分局调查的回函》(以下简称《回函》),该函载明:“根据《电影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某公司如在住所外设立新的放映单位,从事电影放映活动,必须办理《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

法院于2017年6月2日作出行政判决,判决驳回原告某公司的诉讼请求。宣判后,某公司提起上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11日作出行政判决,判决:一、撤销济南市某区人民法院一审行政判决;二、撤销被上诉人济南市某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三、撤销被上诉人济南市某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某公司于2012年11月18日通过济南某某局的审批,取得电影放映许可;2013年2月5日注册成立公司,取得营业执照;某公司系具有合法手续的电影放映单位,可以在其住所内进行电影放映。

本案的争议问题为:上诉人在住所(经营区域)外的其他场所放映电影是否需要另行取得放映许可。

《电影管理条例》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对电影摄制、进口、出口、发行、放映和电影片公映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电影片的摄制、进口、发行、放映活动,不得进口、出口、发行、放映未取得许可证的电影片。”《电影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擅自设立电影片的制片、发行、放映单位,或者擅自从事电影制片、进口、发行、放映活动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予以取缔;依照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责任的,没收违法经营的电影片和违法所得以及进行违法经营活动的专用工具、设备;违法所得5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5万元的,并处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

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任何单位进行电影的放映必须取得行政许可,未经许可的放映行为应当承担行政甚或刑事责任。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点在于如何理解法条中“擅自设立电影放映单位”的含义。

双方当事人对于《电影管理条例》中何为“设立新的放映单位”有不同理解,上诉人认为自己已经取得电影放映许可证,只要在经营区域内放映电影,即使不在注册登记的住所进行,亦不属于设立新的放映单位,不属于擅自放映行为。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虽已取得电影放映许可证,但该许可仅限于在住所进行放映,在住所以外的场地放映电影属于“设立新的电影放映单位”,应当依法办理放映许可手续。

法院认为,行政权力的行使应以管理、规范社会秩序为初衷,以保障社会的有序运行。从市场监管局提交的证据看,其在对上诉人进行处罚的整个过程中,经过了调查取证、与相关部门就法律适用问题进行沟通、进行处罚听证等一系列法定程序,可以看出其在权力行使时的自我拘束与克制。此案之所以产生对立的观点,因于上诉人行为的不正当性和法律缺乏与之对应的规范之间的矛盾。权力必须被限制,权利亦不得滥用。法院认定市场监管局作出处罚的法律依据不足,不等于认可上诉人的行为合法,上诉人应自本案汲取经验教训,恪守法律、诚信经营,自觉接受行政部门的监督、检查与管理。

法官分析,行政法存在的目的不为限缩或遏制公民的自由及权利,而在于规制公权力行为,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行政处罚属于典型的侵害行政,必须严格依法作出行政处罚,法无明文规定不得处罚。这就要求行政机关不能因管理需要而自行扩大行政处罚法律规定的适用范围。因为这会使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损害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行政审判最重要的职能是依法化解官民矛盾,防止权力滥用,保护权利不受侵犯,平衡强势的权力与弱势的权利,进而推进依法行政,促进法治国家建设。

在这起案件中,某公司在获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后,在住所外的场地放映电影的行为不属于《电影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擅自设立放映单位”,行政机关依此规定对相对人作出行政处罚属于法律适用错误。法院发现并纠正了行政机关不当的行政处罚,发挥了行政审判对于行政权力的监督作用,维护了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为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