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泉边|济南这位古镇名医救治胡适,更让鲁迅改变成见

核心提示: 泉边|济南这位古镇名医救治胡适,更让鲁迅改变成见

文|王爱竹

龙山是座千年古镇。

据文献记载,她曾叫“巨合城”,又叫“般水镇”,到宋代才叫龙山镇。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城子崖考古发掘新成果用“龙山文化”冠名以来,古镇便名扬海内外了。

龙山有一千多户人家,有一百多个姓氏,巩、张、赵、李、房等几家大姓,都是世代各行各业名人辈出。

尤其是谭姓家族,是龙山的坐地户,原住民。

城子崖遗址中的谭国故城,就是谭氏宗族繁衍生息之处,是天下谭姓后裔寻根溯源,追宗认祖之地。

古镇街里有戊戌变法六君子之一谭嗣同先祖的旧居一处,在“重修南格子记”石碑的捐款人中,赫然有谭嗣同之名(据《龙山村志》载两遗址毁坏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古镇前后两街有多家中药店,近当代出过多名治疗疑难杂症的中医大家。

其中最著名的是谭同理中医世家。

当年其父谭锦行医上海,文化名人胡适先生病入膏肓,北京协和医院的结论是不行了,只有等死。

有人建议他到上海找中医名家谭锦治疗,胡适先生抱着“有病乱投医”的心态,来到了上海。

谭锦给他开的药方中,黄芪一般最大剂量是三两,而这次他用了八两。

一个月后,胡适先生转危为安。

当时医界给他起了个绰号:谭大黄芪。

胡适先生病愈返京后感叹:“一个真正的中医,能顶十个大医院。”

另一个例子不好证伪,但在口口相传中却更增添了谭锦医术的神奇。

人们都知道鲁迅先生一向不认同中医,认为中医是庸医。

但1927年10月,夫人许广平患病,跑遍各大医院,病情反反复复越来越重,最后找到了谭锦。

谭锦观相、把脉、开方。两服药后,病情减轻。不到半月,恢复了健康。

从此竟让鲁迅先生改变了成见,对真正的中医大加赞赏。(见《龙山村志》)

龙山镇地处泰沂山脉北麓,她和济南往东延续至明水的山根水系是一脉。

镇南众泉涌流,溪水潺潺,源自深山“拔槊泉”的巨野河,紧傍镇西蜿蜒北去,从南山流经浅滩漫泽的武源河,萦绕在镇东高崖之下,流过城子崖折向西北,与巨野河交汇,构成“双溪抱镇”之势。

俨然小桥流水,鱼米水乡。

无怪苏东坡游至此地,引发了他对江南水乡的深深思念。

苏东坡在《阳关曲》中写道:“济南春好雪初晴,行到龙山马足轻。使君莫忘霅溪女,时作阳关断肠声。”

让他想起了远在湖州的“霅溪女”,仿佛听到了那幽怨、断肠的《阳关曲》。

两广总督张之洞到此一游,更是被这里的“麦田青青”,泉水淙淙,红桃夹岸的一派明媚春光陶醉了。

张之洞在其《济南杂诗》中写有“龙山行尽麦田青……泉声步步尽堪听”之句。

古镇的山色水韵,引来了多少古今文人墨客的浅吟低唱啊!

从城子崖以东“官道”上,往西南有一条人行小道,是通往龙山火车站(后改名平陵城车站)的一条便捷近路。

途经古镇东南武源河上的一座石拱桥——姑子庵桥。

我的印象中,在龙山众多的石桥中,她是最雄浑,最精美的一座。

2004年4月,胶济铁路撤销四等站,龙山火车站的客房、站台一并拆除,站基被复线路基占用,未留半痕遗迹。

这座百年老火车站从地图上被永远地抹掉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