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交了7000元 估价60万的粮票却“流拍”

核心提示: 再过不到一个月,市民张先生与瑞海国际拍卖公司的合同就签订一整年了。可是瑞海国际拍卖公司早已经人去楼空,卷走了张先生为了拍卖藏品的7000元标的费。

  瑞海国际向张先生保证一定会拍卖成功。 记者 杜亚慧 摄  瑞海国际给张先生补充的合同。          记者 杜亚慧 摄

□记者 杜亚慧     

再过不到一个月,市民张先生与瑞海国际拍卖公司的合同就签订一整年了。可是瑞海国际拍卖公司早已经人去楼空,卷走了张先生为了拍卖藏品的7000元标的费。张先生说,自己交的费用可能算是最少的,还有更多的市民交了几万之数,有的连自己的藏品都没能拿回来。现在,他只能拿着那张印有自己手印的合同,等待派出所能够早日将案件处理完毕,拿回自己被坑的钱。

百张粮票估价“60万” 拍卖需交万元标的费

2017年底,市民张先生接到一个来电,对面称自己公司从事正规的收藏品拍卖,问张先生有没有藏品,可以带藏品来公司,工作人员会帮助张先生免费鉴定藏品价值。张先生正好有收藏物品的爱好,手头有几件藏品,对方便向张先生提供了公司的地址,让张先生拿藏品过去鉴定。

张先生拿着自己的几件藏品到了来电的工作人员所说的地址:世贸广场B座917室瑞海银座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这里,店长小刘对张先生的几件藏品进行了查验,随后表示对张先生收藏的粮票产生了兴趣,认为有极大的拍卖价值。

“我带去了快一百张粮票,有全国的有山东的,一斤五斤十斤的都有。他们数了数我的粮票,从各个角度拍了照片做了整理。”张先生说,“然后他们告诉我说这些粮票的价值很高,估值在60万左右。”

在明确了粮票的价值后,瑞海国际的工作人员向张先生承诺公司能够在农历年前将张先生的粮票拍卖出去,但需要张先生缴纳一万元的标的费,这也是公司帮助张先生拍卖的手续费。

“我没有拿那么多钱,他们就说您有多少先拿出来,不够的部分我们给您垫上。我就拿了七千,他们给垫了三千。”张先生说。

就这样张先生与瑞海国际拍卖公司签订了一份代拍卖合同。工作人员表示拍卖不需要实物,张先生便揣着自己的藏品、合同与交钱的收据,开始回家等待藏品拍卖成功的消息。

等待的日子兴奋又担忧,直到腊月二十六张先生依然没能收到粮票被拍卖出去的消息,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给小刘打了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在一天拨打39通电话一通都没有接通之后,张先生万分心焦,第二天他来到瑞海国际门前,发现大门上贴着一张“员工春节放假”的通知,通知上写明公司将在正月初七回来上班,张先生只得无奈返回。

拍卖会一延再延 瑞海国际店长换了好几个

年后,张先生来到瑞海国际,惊讶地发现之前一直接待自己的小刘已经不在,新接任的小王告诉他一定要沉得住气,由于中美贸易纠纷,藏品不是那么好卖。小王向张先生建议,再交五千块,他可以将张先生的藏品从普通场提到精品场,这样藏品有更大的几率被卖出。

张先生对小王的话产生了怀疑,没有依他的话又交钱。回到家后,张先生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这一等就等到了四月底。张先生再次来到瑞海国际,让他惊讶的是,接待他的人又变了,这回是新的店长小赵。

“他说自己是从西安分公司过来的,之前的店长已经走了,他被调过来收拾烂摊子。”张先生感到不安,“我说怎么说是烂摊子,他说不要担心,我们不从美国洛杉矶卖了,这次我们走香港,没那么多限制,回去安心等吧。”

拍卖会一延再延,张先生内心的担心与猜疑越来越重。7月底,他再次来到瑞海国际,小赵接待了他,却继续劝他等待。这次张先生再也坐不住了,他强烈要求瑞海退还自己的标的费。小赵却说,可以退还,但是只能退70%。

“拍卖会压根没开,藏品也都没给卖出去,什么都没干却要30%的费用?我坚决不同意,我们就没谈拢。”张先生说,“等到8月初我又过去跟他协商的时候,他说70%也不行了,我们只能给你退30%,合着再拖下去下次就变成10%,没有这么做事的。”

对于小赵的提议,张先生强烈反对。2018年9月16日,张先生和一群同样想要退还标的费的市民一起来到瑞海国际。结果却发现,瑞海国际的团队又换了。

新的店长小杨面对群情激愤的市民,却声称自己也很无奈。他表示前三任店长都携款离职,给公司造成了重大的损失。除了卷走钱款,他们还将客户的合同等材料尽数销毁,现在公司已经准备起诉他们。

被安排看藏品流拍视频 张先生又签订补充合同

面对张先生等人要求退还费用的情况,小杨拿出几本厚厚的文件夹,让张先生等人从里面找到自己的藏品编号,自己会挨个给众人处理。

“他说的处理是我们排队进到一个会议室里面,我进去的时候他给我放了个视频,说这是我的藏品的拍卖视频。只有一个人举了牌子,我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你看你这藏品没拍出去,流拍了。”张先生说。

在给每个人看完自己藏品的拍卖视频后,小杨表示,有视频为证,公司并非没有拍卖,只是藏品流拍,所以公司方面也需要收取一定费用,如果张先生等人不理解也没办法。

“我早就不信他们了,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找了一群人或者自己在那里演,录了一段视频给我们。”张先生说,“我们都不同意,他就又拿了一个合同,说那这样,你们要是不愿意退,我们签一个补充合同。”

张先生等人便与小杨签订了一个补充合同,在拿到补充合同后,张先生等人向小杨上交了自己最开始签订的合同与交款的收据。

等到2018年9月26日时,张先生接到和自己一起追讨标的费的友人电话,他被告知瑞海国际已经跑路了。从察觉出不对劲后,张先生一直在极力追回自己的损失,但是到底还是没成功,这重重套路还是卷走了他的钱。

感叹 常接到莫名推销电话 “坑老”套路无穷无尽

在记者与张先生交谈过程中,张先生在内室的妻子接了一个电话,听着有“免费”等字眼。随后张先生也接了一个来电,听对面讲了一会儿后,张先生紧皱眉头说不需要后将电话挂断。

“是卖保健品的,真不知道他们都从哪里得来的我们的电话。”张先生说,自己经常会接到很多不知名公司打来的电话,推销什么的都有,保健品、收藏品拍卖、高息储蓄……来电人大多在电话中说上几分钟,便劝张先生到公司看一看。有的到公司还有礼品免费赠送。

“杆石桥、东环、市中万达、和谐广场、西客站、海蔚大厦……”张先生一边说一边用手数着,“基本上全都接到过,有的拒绝了还会再打过来。”

张先生说,有的电话确实很吸引人,自己也会到公司里看一看,但是涉及提前交押金的他都不会再碰。但是张先生坦言,这些坑害老年人的套路无穷无尽,一个花样不成又来其他的,一个不小心可能又要被咬一口,这让他无所适从。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