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人文•老照片|老济南的施粥往事

核心提示: 人文•老照片|老济南的施粥往事

文|董宝琳

这是一张关于“施粥”的老照片——在寒风中瑟缩着身子等待施舍的市民队伍。画面中迎面走来两个孩子,后边的男孩穿着一双大人鞋,前面那个女孩挎着一个篮子,内有粥罐之类的盛器,似乎在冒着一丝热气……这张拍摄于1947年的老照片,定格的是这年冬天,济南红十字会在杆石桥向贫苦市民施粥的情景。画面透露出的那种饥馑气息,每每凝视都令人心酸。面对这张老照片,不觉引起笔者对往事的回忆——

照片折射的,是一个政局动荡、内战频仍的年代,一个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济南。从1945年日寇投降到1948年济南解放,三年间济南人吃尽了通货膨胀的苦头,经历了一场骇人听闻的“物价噩梦”。

1945年秋,日寇无条件投降后,在所谓“戡乱建国”倒行逆施的独裁政治下,战乱不断,金融混乱,市面极不稳定。这年秋天,物价开始直线上升。到了1946年,物价简直是扶摇直上。当时的国统区,由于当局置国计民生于不顾,热衷于打内战,滥发纸币,搜刮民财,致使货币贬值,物价飞涨。结果票子越印越多,面值越来越大,币值越来越低,百姓越来越穷。街坊朋友相见,愁眉苦脸,交谈离不开“钱太毛了!”“物价像脱缰的野马”“老辈子没见过”这类话题……有人做了一个纵向对比:以一百元法币为例,1937年可买两头黄牛,1945年只买2个鸡蛋,1946年下降为只买六分之一块固本牌肥皂,而1947年就只能买一个煤球了。职工领到薪水像烫手的山芋,尽可能地马上出手,买进几丈布、几斤粮或其他实物。

济南贫苦民众的日子苦不堪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整天在饥饿线上苦苦挣扎。碰上运气好,能在杆石桥红十字会施粥处领到一碗稀粥,就是当时能得到的不错的“社会救济”了。

平时生活如此,过年过节更顾不上了。1947年中秋节,月饼每斤售价12000元,市民极少问津。报上的标题是“冷雨凄凄物价飞涨,中秋前夕景色萧索”。到了1948年,济南市场上掀起了抢购风,无物不抢,甚至棺材冥品也在抢购之列。当局又发行了“金圆券”,时隔不久,金圆券也步法币的后尘,崭新的金圆券变成废纸,被满腔愤懑的人们随手丢弃或拿来做扇子面和糊墙纸。笔者的父亲是旧邮局的邮务员,旧时邮政、铁路、银行号称三个铁饭碗,虽免于冻馁,但我清楚地记得,月头父亲发薪水,都是扛着一小帆布袋的钞票进门,将帆布袋子倾倒出来,床上堆满了花花绿绿成捆的钞票。买东西点钱不论张,而是论捆儿了……

这种苦日子挨到1948年秋天济南解放,才算熬到了头。解放后,军管会宣布法币停止使用,采取三项紧急措施,成立粮油、棉花、杂货交易所,铲除不法商贩投机倒把活动,积极组织国营专业公司从外地调运人民生活急需的粮油棉布和日用品向市场大量销售,平抑物价;实行“折实工资”;向失业工人、手工业者和贫困市民发放少量贷款,有效地遏制了物价飞涨,为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创造了有利条件。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