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昱见|路易·波拿巴,用一生去模仿他二大爷的法国皇帝

核心提示: 马克思出身报社编辑,他写的文章其实颇善“怼人”,最为著名的“惊天一怼”,莫过于《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的那句名言:“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都会出现两次。当它第一次出现时,是一桩悲剧,当它第二次出现时,是一桩闹剧。”

马克思出身报社编辑,他写的文章其实颇善“怼人”,最为著名的“惊天一怼”,莫过于《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的那句名言:“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都会出现两次。当它第一次出现时,是一桩悲剧,当它第二次出现时,是一桩闹剧。”

马克思在这里讽刺的,是1852年12月2日路易·波拿巴(即拿破仑三世)在法国登基称帝。正如伟大革命导师所言,这一幕确实带有强烈的模仿秀气质,因为在48年前的1804年,同样是在12月2日这一天,拿破仑一世加冕为法兰西皇帝。

这个路易·波拿巴与大名鼎鼎的战神拿破仑一世之间究竟有啥关系呢?这说起来可有点复杂。从父系那边论,拿破仑三世得叫拿破仑一声“二大爷”,因为他的父亲是拿破仑一世的亲弟弟;但从母系那边说,他的母亲又是拿破仑的继女,所以拿破仑一世又成了他的“继姥爷”。好在西方人不怎么讲究辈分关系,要不然这种又是大爷又是姥爷的亲缘关系,光听听就够乱的。我们姑且还是把这位路易算作拿破仑的侄子吧。

虽然在极力模仿,但路易跟他二大爷在气场上还是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身为拿破仑侄子的路易·波拿巴从小就有一种“舍我其谁”的使命感,把复兴拿破仑家族和法兰西帝国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而他追求复兴的方法也很奇葩,那就是疯狂对拿破仑本人搞“模仿秀”,以便让法国人认为他真的被自己的二大爷“灵魂附体”了。

比如说,在1836年,路易来到法国斯特拉斯堡,在一群死忠粉的帮助下,走到一群炮兵中间发表演讲,号召士兵们起来推翻现政府,拥护自己上台。仅仅几个小时后,警察就把他当疯子带走了,并在不久后把他赶到了美洲。

还有一次,他从英国租了一艘汽船,让自己的几十个随从穿上军服,在法国上岸后,这几十个人胡乱开了几枪,宣布“起义”,并模仿拿破仑百日复辟的行为想要“进军巴黎”。不到几小时,当地治安官员又把这伙人全部抓获,路易·波拿巴这次被判处无期徒刑。

可以看得出,凭借路易·波拿巴对他二大爷的拙劣模仿,就是搞上一百次政变也不会成功。可到了1848年,革命之火席卷欧陆,法国当时的政府被推翻,刚从监狱中越狱出来的路易看准时机,在巴黎大量散发印有他本人和拿破仑形象的火柴盒。这些形象宣传起到了出人意料的好效果,病急乱投医的法国人民真的信了他的宣传,路易·波拿巴很快当选议员,过了几年又竞选总统成功,成为法国历史上的首位总统。又过了不久,路易干脆学他大爷发动政变,把自己从总统变成了皇帝。

到此为止,这似乎是一个有志青年不断创业并最终完成自己梦想的故事,但正应了马克思的神预言,这事儿终究是一出闹剧。由于路易·波拿巴是借着他二大爷的名号变成拿破仑三世的,所以他登基后法国上上下下都热盼着他打仗,但拿破仑三世又深知以法国当时的国力这仗打不起。于是,他就秉承“老大打谁我打谁”的战略,专注于跟在当时的世界霸主英国人屁股后面捡漏,相继参与了打沙俄(克里米亚战争)和中国(第二次鸦片战争),获得了名义上的胜利。但最后,当碰上不得不面对的强敌普鲁士时,他的帝国被打得头破血流。普法战争后,拿破仑三世被迫下台,他的政治生命也就此结束了。

有历史学家分析说,拿破仑三世的执政能力其实不差,尤其是搞经济很有一手:正是在他的执政期间,法国完成了工业化,国力迅速成长,今天巴黎那宽敞整洁的街道网就是他执政时期奠定的。可以说,在经济建设方面,路易·波拿巴甚至超过了他所崇拜的拿破仑本人。

是的,我们今天看到的街道宽敞、名胜众多的巴黎,其实正是在路易·波拿巴执政时期奠定的基础,论打仗,路易不如拿破仑,论建设,他其实强出他大爷好几倍。只可惜,这个优势他一直没打算好好发挥。

如果路易·波拿巴在当选总统后能放下幻想,脚踏实地,他本可以以“法兰西首任总统”的名义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精彩一笔,但很可惜,他偏偏选择做一个拙劣的模仿者,“成为拿破仑”的梦想一度成就了他,但最终又毁了他。

齐鲁晚报 记者 王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