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昱见·东洋镜|你爱转发的锦鲤,日本人为啥只看不吃

核心提示: 12月3日,《咬文嚼字》杂志2018“十大流行语”发布,命运共同体、锦鲤、店小二、教科书式、官宣、确认过眼神、退群、佛系、巨婴、杠精榜上有名。

12月3日,《咬文嚼字》杂志2018“十大流行语”发布,命运共同体、锦鲤、店小二、教科书式、官宣、确认过眼神、退群、佛系、巨婴、杠精榜上有名。

中国自古输入日本的概念不少,不过“锦鲤”这个概念,倒真是实实在地从日本“逆传入”中国的。你如果去日本游玩,会发现日本人真的很喜欢锦鲤,每年五月五日,是日本的“男孩节”(其实也就是端午节),家里有小男孩的家庭都要挂鲤鱼旗,寓意将来孩子能够鲤鱼跳龙门。

看鲤鱼旗猜家世,这家人买了这么多鲤鱼旗来挂,应该很有钱,这个富二代的名字叫翔太。

而在日本各个寺院的水池中,一般都会放生一些锦鲤,有些锦鲤品种因为有特殊的花纹,还会成为当地的传说,当地人会告诉你这条或那条花纹像人脸的锦鲤是某代天皇的皇子或公主的怨灵化来的——听上去也挺瘆人的。

与中国人喜欢的金鱼相比,锦鲤更大、色彩花样更多,更适合在户外观赏。而对日本人来说,锦鲤似乎还不仅仅是一种观赏性鱼类,而是一种神鱼。

不过,在看多了锦鲤后,昱弟有时却也有个疑问——养的这么大、这么肥的锦鲤,日本人为啥不吃呢?

可别觉得这个问题无厘头,日本锦鲤从祖源上说跟中国食用鲤鱼相差无几,甚至有说法认为就是从中国唐代传过去的。但从普通鲤鱼培育成今天这种“文艺鲤鱼”,却花了至少两三百年的时间。跟咱的金鱼养在贵族王府里、而且肉也不多不同,日本锦鲤都生活在庙宇池塘等开放水域,还都特别肥,若是放在我国,哪个百姓一时嘴馋,捞上来,油泼、糖醋或者清蒸一下,那都是极好的。

只是这么一弄,锦鲤的培育恐怕就要断根了。

日本锦鲤能传下来的主要原因,倒不是因为“日本人素质高”之类的鸡汤类理由,而关乎到一个有趣的历史问题——日本人吃鲤鱼的历史其实也很长,大约唐代时从中国学来吃鲤鱼的方法后,就大量推广。奈良时代的主要食用鱼类为鲤、鲑、鳟、鲶、鲫,鲤鱼居首位,到了镰仓时代,鲤鱼更是登上"御前料理",当时有文章称只有鲤鱼膳才配称好饭菜,鲤鱼在当时简直是高贵美食的象征。

对,日本人当年也吃鲤鱼。

但到了大约日本战国时代,日本人的吃鱼习惯发生了一个有趣的逆转——老百姓不再喜欢吃河鱼而改吃海鱼了。究其原因,这是因为当时日本与西方发生了接触,学到了更加先进的航海和捕捞技术,刚好日本附近有著名海洋洋流“黑潮”通过,于是海鱼迅速取代河鱼,成为日本的主要食用鱼类。到了江户时代,幕府将军等上等人已经将鲷鱼而非鲤鱼当做高贵美食了。

前几年,昱弟去东京浅草寺游览,还在寺门口听说过这样的故事:据说离此地不远,曾有座龙宝寺,后来也叫鲤寺。1853年,该寺前的河中浮出一条足有1.5米长的大鲤鱼,引来众多民众围观,有几个年轻人跳下水去捕捉它,因大鲤鱼挣扎力气极大,便用竹枪刺伤它之后拖到寺内水池放养。三天后大鲤鱼死掉了,人们便将它料理而食之。没想到吃了鱼肉的许多人都发烧吐血,尤其亲手料理此鱼的两人和另外四人相继死亡。后来按照死者遗嘱为那条 大鲤鱼立起了鲤鱼塚,竟成了保佑安产和育婴的灵验之物。而该故事传开后,吃鲤鱼遭天谴的说法在日本更加流行,从此更没人吃鲤鱼了。

龙宝寺鲤鱼塚,让日本人断了吃鲤鱼念头的惨剧发生地。

其实在昱弟看来,这个听上去特神的故事解释起来也不难——鲤鱼作为淡水鱼,感染寄生虫和病菌的几率本身就比海水鱼高。鲤鱼又是杂食性,特别爱在肮脏的水沟里混,那种特大号鲤鱼,几乎百分之百有寄生虫或病菌。中国人正是为了消毒,才发明了花样繁多的做法。而日本人因为此前两三百年生吃鲜海鱼,早忘了河鱼该怎么做了,按海鱼那么生着吃,不得病才怪呢。

所以这个故事的真实意义在于,经过两三百年的弃食鲤鱼,日本人已经不会做这种鱼了。

正因如此,锦鲤们才逃脱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运,优哉游哉地经过两百多年的进化,变成了今天的“貌美如花”。

(齐鲁晚报 记者 王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