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世说新语|辩论“孔子是否快乐”是一堂好课

核心提示: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论语》里这些耳熟能详的言论,有不少是关于“乐”的。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论语》里这些耳熟能详的言论,有不少是关于“乐”的。那么,提了诸多与“乐”有关言论的孔子,他又是否快乐呢?“孔子是否快乐?”这个新奇的问题,在日前成为杭州高新实验学校初一班级辩论赛的主题,不仅引经据典,甚至搬出了概率学,也找来了西方心理学依据。

关于孔子的快乐观及人生智慧,文化学术界早有一些研究与论述、论著。比如有学者指出,历经不幸、不顺的孔子,却具有学习之乐、交友之乐、修身之乐、养生之乐、为师之乐、天伦之乐、诗乐之乐、固穷之乐;也有学者补充,孔子也有歌舞之乐、山水之乐、饮食之乐。这些快乐支撑起孔子的豁达乐观、不屈不凡的品格。而让中学生尤其是初一学生研究、辩论“孔子是否快乐”,着实少见,算得上是一堂优秀的语文课。

首先,这堂辩论课促进了学生的深入学习,促进了学生对孔子的深入了解。无论是论证“孔子是快乐的”还是论证“孔子是不快乐的”,正反方学生都需要搜集整理资料,讨论论点与论据等。据说大家除了反复阅读《论语》、搜索孔子生平阅历,也看了《孔子传》和《孔子》电影,还观摩了大学生辩论赛视频。两周的时间亲密接触、认真研究一个古人,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经历。这样的教学方式无疑更能提起学习兴趣。

其次,这种教学方式更能培养学生做学问的能力,更能培养异质思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同样,从老师那里得来的知识也可能“终觉浅”,毕竟老师的单向知识传授相当于把知识嚼烂再吐给学生。让学生自己组织一场辩论赛,则相当于让学生自己做一次学问。而反方引经据典作出的孔子是不幸、失败、无趣的,“三千弟子却只有七十二贤人,优秀率才2.4%”的结论,无疑是具有质疑精神的一种体现。

此外,这堂辩论课在让学生透彻理解孔子的快乐观之余,对他们的人生也会有或多或少的启迪。比如有学生表示,“孔子的快乐,不能仅理解为一种浅层的情绪,更是一种乐观的精神品质和热爱生活的态度”。确实,孔子身世悲惨、家境贫苦——3岁丧父,17岁丧母,经历十多年追杀逃难,颠沛流离,衣食无着,但他仍然以豁达乐观的快乐态度对待人生,能正确对待“得之”与“未得”,这样的人生境界,不愧为千古圣人。

真希望这样的好课多起来。一堂好课,首先要温暖学生,要让学生有学习热情,而非让他们疲乏厌倦,提不起兴趣;其次要超越浅层化、碎片化教学,要为学生自主互动、合作探究创造条件,带领学生逐步走向深入,而非仅限于知识层面的复述与记忆;此外,还要让学生在知识中大口“呼吸”,也就是要进行拓展教学,让学生的知识面宽起来。让学生辩论“孔子是否快乐”,就是这样的好课,可惜目前此类好课比较稀缺。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