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焦点新闻 > 正文

芙蓉街整修 宽厚里“独领风骚” 光看垃圾量就知有多火

核心提示: 芙蓉街整修 宽厚里“独领风骚” 光看垃圾量就知有多火

10日、11日,是芙蓉街开始整修后宽厚里迎来的第一个“独领风骚”的周末。在游客眼里,这两条街美食荟萃是打卡圣地;在外界看来,两街餐饮业态高度重合,又有些竞争关系,就像一对相爱相杀的姐妹花。这个周末,记者两探宽厚里,发现没有了对手的宽厚里确实“挺滋儿”,天冷依然人气爆棚,一些店铺还超常发挥,营业额较以往的周末多了近三分之一。

11月10日,芙蓉街全封闭施工的第一个周末,各地吃货来到宽厚里品尝美食。 记者王锋 摄

小店店主:

早就预测会火果然多卖了一千多串

拉着行李箱的外地游客、携家带口的本地家庭,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悠然闲适的中老年人……在宽厚里,一万名游客有一万个吃相,网红店主晁咏为了烤串,这个周末腿都站肿了,“预测到芙蓉街整修,宽厚里人会多一些,但没想到会多这么多。”他从上午9点半开始营业,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左右,仅有下午三四点钟短暂休息了一会儿,大致算了一下,相对往常周六,这个周六他多卖了一千多串,多了三分之一。“我家顾客多数是两三串地买,也就是说多了四五百位顾客。”晁咏说,因为本来冬季游客就会相对少一些,刨除这个因素实际增加的比重还要再高一点。

董先生在芙蓉街和宽厚里都有奶茶店,平时周末两家店销量不相上下,这个周六他在宽厚里的分店也多卖了近三分之一。

宽厚里游客速增透过垃圾产生量也能窥其一斑。保洁员王女士说,往日周末她负责的区域一天也就十二三大绿皮桶垃圾,周天仅上午就清运了9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晚上可能人更多。”记者从宽厚里物业了解到,周六一天所产生的垃圾比往常同时段多了近800桶——这些垃圾多数是小吃包装和食物残余。

无论逛芙蓉街还是宽厚里,没有吃到心满意足,这街都算白逛。晁咏说,没有一名游客能空着肚子走出芙蓉街,如果有,他肯定抬脚就来了宽厚里。

外地游客:

原冲着芙蓉街来偶遇连音社被宽厚里圈粉

10日,芙蓉街全部封闭施工改造,游客和吃货转道宽厚里品尝美食。 记者王锋 摄

除了在吃上的共通,两街还有各自迥然不同的基本底色。

在前来打卡的外地游客看来,各大网站的旅游攻略,自觉不自觉地就已经给芙蓉街和宽厚里分别打上了标签——寻求古色古香的济南老城味道,穿堂过巷、踩着石板路去芙蓉街是最佳选择;想尝网红美食,偶尔小资一下,来一场无拘无束的吃货之旅,宽厚里则不会令人失望,这里店主深谙“追网红”的门道,什么红这里就会有什么,这里也是济南少有的网络红人聚集地。

江苏的小靳因为考研报名来济南,原本打算好好逛逛芙蓉街,没想到恰逢它整修才转向来了宽厚里。周六下午5点,他正好碰见连音社在宽厚里唱民谣,立即被这个地方圈粉了,“挤在人群里听着民谣,就算五音不全也跟着哼唱,就算不懂音乐也假装欣赏,那一刻心里总能尽快滋生出久违的文艺细菌。”小靳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道。

催生出游客们“文艺细菌”的除了早在抖音爆红的连音社,还有此前开张不久的“大冰的小店”分舵。大冰早已不是主持《阳光快车道》时候的搞笑男孩,如今的他是豆瓣文青们追捧的野生畅销作家、民谣推手、西藏穷游精神领袖。周日下午一点,距离大冰的小屋开门营业还有一个小时,店门口就有十几名游客等待。“听民谣、喝杯酒或者默默呆着,就算不消费也不会赶客。”大冰的忠实读者张燕婧认为,大冰小屋的存在一下子提升了整个宽厚里的格调,甚至有可能带来更多酒吧、文青小店的聚集。

本地吃货:

芙蓉街向左求复古宽厚里向右更前卫

济南孚由旅行社企划总监路可是个十足的本地吃货,他在多年的旅行路线策划中,积攒了丰富的经验。他认为,芙蓉街的古风底色自然有大片保存完好的老城做坚强后盾;宽厚里小资浪漫底色仍然需要修炼。如果两条街能以此差异化开来,一个向左力求复古,一个向右追求前卫,不出几年,他们就会成为济南版的锦里和宽窄巷子,前者展现济南老城的闲适生活,后者为年轻人找到快时代的慢节奏。

但山东财经大学金融研究所教授徐华认为,要达到这个目标,仅靠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来调节显然不够。“据我了解,芙蓉街房产七成以上都在居民手中,对外租赁自主;而宽厚里运营方物业自持比例也低于50%。两边承租方肯定都是趋利的,什么挣钱做什么,同质化短期内难以避免。两街部分店铺同主的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他认为,要摘掉芙蓉街低端小吃街的帽子,必须依靠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来摘,而宽厚里要想走得再远、红得更久,也需要运营方精心策划。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