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一家之言|有“玩命”的中学就会有“快乐”的大学

核心提示: “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在日前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这样说道。

□金新

“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办‘快乐’的大学。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在日前举办的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这样说道。

这样的“宣告”恐怕有点儿过于乐观了。有“玩命”的中学就必然有“快乐”的大学。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应注重衔接;否则,“荒地”生焉。我们的中等教育与高等教育确实也在注重衔接,可那只是智力因素上的。每年高考全国各省市文理“状元”一公布,不仅出状元的学校手舞足蹈高调庆贺,各大名校也往往把网罗高考“状元”当作一个重要的目标并为此沾沾自喜。表面上看,这种“状元情结”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陈腐教育观在作祟。其实,表象的背后是教育链接上对智力因素的过度推崇——过于看重试卷所呈现出来的智力状况,而对考生作为生命个体的情感、意志等非智力因素重视不够。

一项调查显示,高校里那些留级或被退学处理的“问题学生”,超过八成沉迷于网络娱乐,不仅经常通宵上网,还因为沉迷网络游戏或是网上看碟片而经常逃课,导致成绩滑坡。长此以往,大多出现了生理和心理异常,严重的表现包括情绪低落、思维迟钝、自我评价降低等种种症状,医学诊断称之为“网络性心理障碍”。这些“问题学生”显然大都属于高智商人群。曾几何时,这些人可能还是某些中学赖以吹嘘的资本。习惯屈从于狭隘教育观的中等教育,常常忽视受教育者自身需求和身心发展的规律,忽视学生在教学过程中的主观能动性,以至于,在被动性应试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自主性教育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反差,形成“教育的荒地”。被动承压的中学生们一旦从“玩命”应考的状态下挣脱出来,往往会丧失必要的自控能力,在“教育的荒地”上尽情地补偿着被剥夺的欢乐。

关于人生的内涵,在我们的词典上通常是这样解释的:“人生是指人的生存以及全部的生活经历。”而实际上,恐怕这样的诠释才更接近人生的真谛:“人生就是人为了梦想和兴趣而展开的表演。”在这个意义上,应试教育更多是为了“生存”;素质教育则更多是为个性化的“表演”。生存固然重要,但为此而泯灭个性,代价实在过于惨重。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