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说古谈今|攻打茂岭山,父亲炸掉敌军地堡后被爆炸声震晕

核心提示: 说古谈今|攻打茂岭山,父亲炸掉敌军地堡后被爆炸声震晕

   今年是济南解放70周年。1948年9月16日至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经过8昼夜的激烈战斗,全歼国民党守军10.42万余人,取得了济南战役的胜利。为纪念济南解放70周年,齐鲁壹点壹点号“说古谈今”开设“济南战役那些事儿”栏目,记者广泛查阅历史资料,结合相关的报道,以及采访到的当事人回忆,向您讲述济南战役时期发生的那些真实往事。

明天是9月16日。1948年9月16日夜(农历正月十四)12时许,中国人民解放军打响了攻打茂岭山的战斗,人民解放军战士姜瑞福用炸药包炸掉敌军地堡,自己也被巨大的爆炸声震晕。70年后,姜瑞福的两个儿子姜廷银、姜廷宝根据父亲讲述给他们的战斗经过写成了这篇文章,一方面怀念父亲,另一方面也作为献给济南解放70周年的贺礼。

“济南战役那些事儿”之三攻打茂岭山,父亲炸掉敌军地堡后被震晕

姜廷银 姜廷宝 口述    齐鲁晚报 记者 康鹏整理

济南战役的硝烟已经消散了70年了,岁月悠悠,时光的磨砺能使人忘怀一些平凡的事情,但1948年中秋前夕的那个不眠夜的血雨腥风却令参战人员及其亲属刻骨铭心!

济南战役于1948年9月拉开了序幕,我的父亲姜瑞福所在的华东野战军九纵25师74团担负的任务是攻打被称为“济南东大门”的茂岭山。茂岭山位于济南城东,与现在的山东政法学院为邻,与附近的砚池山(现改名为燕翅山)呈犄角型拱卫着老济南城。两座山上明碉暗堡,修筑有钢筋混凝土半永久建筑,有夹壁墙与地面相连,每个地堡里都有三层枪眼,工事外设有铁丝网和鹿砦障碍,储存有三个月的食品和弹药。茂岭山上的工事是美国顾问团指挥修建的,工事完工后,国民党炮兵在山下试射了三发炮弹,夹壁墙工事都安然无恙。当时的茂岭山可谓是铜墙铁壁,易守难攻。父亲姜瑞福所在的二营四连争得攻占茂岭山的第一梯队,而父亲所在的二排又担任突击排。

1948年9月16日夜(农历正月十四)12时许,三颗红色信号弹划破了夜幕,战斗打响了。团机枪连的六挺重机枪和四连的六挺轻机枪一起开火,封锁了敌军东南角碉堡和附近的射击孔。由于茂陵山上草木比较少而乱石多,父亲和战友们几乎全部裸露在敌军眼皮下,战士们一批倒下去,又一批冲上去。父亲和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破铁丝网炸鹿砦,很快,突击排只剩下了九个人。排长划分了三个战斗小组,战士们交替掩护着继续猛攻。父亲抱着十几斤重的炸药包,在战友们的火力掩护下,时而在杂草荆棘间奔跑,时而在乱石丛中匍匐前进,终于接近了敌军的一个主地堡。父亲把炸药包安放在地堡旁,看着导火索即将燃尽,迅速地翻滚到一块大石头后,只听“轰”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和敌军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父亲也被震晕了。“嘀嘀哒嘀嘀”,我军的冲锋号吹响了,战士们发起了冲锋,父亲也被冲锋号惊醒了,他迅速抖掉身上的碎石和泥土,和战友们一起清剿残存的敌军,并与战友们一起打退了敌军的几次反击。

凌晨2时,父亲所在的二营四连和一营一连攻占了茂岭山主峰,并把“首战茂岭山,打开胜利门”的红旗插在了山顶上。不久,兄弟连队又相继夺取了砚池山。至此,一夜之间,济南的东大门被打开了!为“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扫清外围坚固堡垒奠定了胜利基础。

茂岭山、砚池山的相继失守,致使国民党济南守军司令王耀武误判为解放军主力在东线,他立即从西线守军抽调两个旅的兵力来增援东线,甚至将蒋介石增援空运的精锐部队——新74师7个连的兵力扼守在号称“济南门槛”的甸柳庄、马家庄,从而大大减轻了解放军西线部队的压力,缩短了战役时间。

随后的马家庄战斗更是惨烈无比,敌我双方进行了激烈的巷战,父亲被手榴弹弹片击中,受了重伤,被送进医院抢救,从而无缘看到济南的解放。

9月17日,华野九纵通令嘉奖74团,父亲所在的二营四连被命名为“茂岭第一连”,并记集体特等功。全连涌现出13个英模功臣,其中就有父亲。

姜瑞福

姜瑞福荣获的解放奖章。

姜瑞福的革命伤残军人证。

1963年9月,父亲转业回到曾经抛洒热血的济南。每次过中秋节,别人家都是八月十五过,而我家则是八月十四过中秋节。我家的家宴中也一直保留着一个传统节目,那就是听父亲讲述1948年中秋前夜攻打茂岭山的经过……

在我们做儿女的心目中,父亲是个坚强、隐忍、敢于担当的男子汉,他一生经历过多次重大战役:攻潍县打淮海,克长江天险,战上海,抗美援朝时期在长津湖爬冰卧雪,他带头排除美军的生化炸弹而身染霍乱,可谓九死一生。直到去世,他身上还遗留着战争年代留下的弹片。但他为何却对济南战役中攻克茂岭山的战斗印象那么深刻?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以后我们在多本描写济南战役的书籍中了解到,当时父亲所在的74团伤亡1256人,全团连级以下干部绝大多数牺牲或负伤。相比之下,父亲是幸运的,又是知足的。“比起牺牲的那些战友,我比他们强多了!”父亲经常说这句话,几十年来,他在工作上、生活上严于律己,从不为个人的事向组织上伸手……

父亲去世后,我们多次来到茂岭山,伫立在由华野九纵老战士、济南战役参加者、原国防部长迟浩田题写的“解放济南战役茂岭山战场遗址”的纪念墙前,一方面怀念父亲,一方面也试图感受1948年中秋前夜的那场血雨腥风。顺着山路上到山顶,山上黑洞洞的残破碉堡,似乎也在告诉我们胜利的来之不易。

原国防部长迟浩田题写的“解放济南战役茂岭山战场遗址”的纪念墙。

茂岭山上残存的地堡。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