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名记 > 正文

昱见|德版诸葛亮遗策,是怎样被“猪队友”坑破产的

核心提示: 三国演义里,诸葛亮是个多智而近妖的角色,哪怕死了也要留两招整人,什么遗计杀魏延、死孔明吓走活仲达的故事,咱中国人都挺熟悉,今天咱们来讲个这事儿现实版、德国版是怎样的,有所不同的,它虽然高妙,但失败了。

三国演义里,诸葛亮是个多智而近妖的角色,哪怕死了也要留两招整人,什么遗计杀魏延、死孔明吓走活仲达的故事,咱中国人都挺熟悉,今天咱们来讲个这事儿现实版、德国版是怎样的,有所不同的,它虽然高妙,但失败了。

2018年是一战结束100周年,100年前,随着德国的战败,一个大国的崛起的道路被骤然打断。虽然20年后德国卷土重来,将战火燃遍整个欧陆,但在纳粹的控制下,那只能说是一次回光返照。两次世界大战后,德国领土急剧缩减且陷入分裂,虽然今天的德国依然是欧盟的“发动机”,但谁也不能否认,相较于百年前,德国今天手中的牌少了许多。

今天的德国,领土比一战前已经大为缩减。

如果要给这场失败找一个转折点,那么,1914年9月5日至12日发生的第一次马恩河会战就当之无愧。在这场战役中,在开战初期一路向巴黎高歌猛进的德军遭遇英法联军的坚决阻击,伤亡总数超过22万人,整个一战也因此被拖入了堑壕战当中,而打这种消耗战,德国相比于英法是毫无胜算的。所以,难怪时任德军总参谋长的小毛奇在马恩河战败后就垂头丧气地去向德皇汇报:“陛下,我们已经输掉了战争。”

那么,德国人为什么会输掉马恩河会战呢?其实,这场战役对德国人来说并非无准备之仗,相反,德国人为该战役整整筹划了20多年。这就要说到著名的“施里芬计划”了。一战开打之前,由于认识到英法俄已经签署盟约,一旦开战德国势必东西两面受敌,时任德国总参谋长的施里芬于1891年制定了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计划。该计划抓住沙俄铁路运力孱弱、军队动员缓慢的特点,要求战争一旦开始,德军应当先置东线于不顾,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垮法国,而后掉头向东,解决沙俄。

两线作战中,先打法国再回头打沙俄,施里芬宛如孔明遗策走仲达一般的高妙一招。

单纯从军事上看,施里芬计划是大胆而精细的,如果它真的能被百分百执行,将成为近代军事史上不朽的华章。但遗憾的是,施里芬计划有一个不属于军事上的弱点——该计划要求德军在战争初期弃之不顾的东线,刚好紧靠德意志帝国的“龙兴之地”东普鲁士。德国当时统治阶层大多出身于所谓“容克地主”,而东普鲁士刚好是容克地主的聚居区,这里有他们大量的土地和房产。

德国容克贵族是国家的支柱

所以,当1914年战争真正开打时,麻烦出现了。沙俄确实如施里芬预想的一样动员缓慢,但被分批动员的零星俄军在侵入东普鲁士后烧杀掳掠,造成的损失依然是巨大的。不久之后,德国高层的沙龙中就响起了贵妇们对自家庄园田产遭到“俄国鬼子”野蛮践踏的谴责声。这些贵妇的抱怨,其实也说出了她们家中男人碍于面子不方便说出的私心。于是,一个“保卫东普鲁士请愿团”在德国贵妇圈中形成,她们找到德国皇后请愿,皇后又给皇帝吹枕边风,德皇再给总参谋长施压。

如果说施里芬是诸葛亮,他的继任者小毛奇就是姜维。跟姜维一样,小毛奇其实并非无才,只是腕儿不够大,无法震服国内权贵,所以在战术执行中遭遇了太多权贵们的掣肘。

而此时,制订计划的施里芬已经死去,接替他的是其得意门生小毛奇。虽然施里芬在临终前曾经逼着小毛奇发誓不得擅自修改计划,但面对整个统治阶层的集体施压,小毛奇最终还是退缩了。他先后抽掉了整整8个师的兵力补充东线,事后证明这8个师左右了整个一战的战局——兵力得到加强的德军东线兵团确实将孱弱的俄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但被削弱的西线却在英法的坚决抵抗下进攻乏力,冲到马恩河时已成强弩之末,还因为兵力不足在敌前暴露了侧翼,最终功亏一篑。

一战中的德国,与三国的蜀汉一样,不是败于军事失利,而是在既定军事策略遭遇挫败后被活活耗死的。

1918年11月,德国终因被庞大战争消耗所拖垮而爆发了内乱,开战之初游行高喊“德意志高于一切”的那帮老百姓,如今重新聚集在街头,要求德皇和他的贵族们滚蛋。这可以理解,欧洲有句谚语“平民总不能比国王更爱国”,而贵族们出于私利发起的“保卫东普鲁士运动”早已让爱国的大旗褪了色。

小兵拼命,老百姓饿肚子,保你一己之私?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历史不允许假设,我们无法假设如果德国打赢了马恩河战役后能否最终赢得一战。但可以肯定的是,旧德意志帝国的容克地主贵族们无疑是这场赌局中最大的输家,他们的私欲不仅让国家输掉了战争,甚至没有保住自己的田产。今天的东普鲁士,是一块属于俄罗斯的飞地,名叫加里宁格勒——想想真是讽刺,这块德国旧贵族们想保住的既得利益,最后还是落到了俄罗斯人手里。

这地方现在叫加里宁格勒,前段时间俄罗斯世界杯还在这儿开了。

齐鲁晚报 记者 王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