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午夜济南街头,一场“跟踪和反跟踪”大戏正在上演…

核心提示: 9月14日凌晨发现一辆超载的渣土车从辅道上出现,交警小谢一脚油门下去就跟了上去,近距离确认车辆超载并且遮挡后方号牌,小谢觉得后面应该有戏。

9月14日凌晨发现一辆超载的渣土车从辅道上出现,交警小谢一脚油门下去就跟了上去,近距离确认车辆超载并且遮挡后方号牌,小谢觉得后面应该有戏。

“咱先别暴露,这可能是出来探路的。”小谢经验丰富。

于是皮卡就不远不近地在后面跟着,这时忽然在右面出现了一辆私家车,超车的时候对方摇下玻璃警惕地往皮卡驾驶室里不停观察。陈科马上甩出一句话“右边这车是给前面大车‘护航’的”。

对于陈科的这个判断,在近一个小时时间里,逐渐得到了验证。

渣土车在望岳路上由南往北慢悠悠地跑着,不超速也不闯红灯。小马说:这哥们不闯红灯,咱就跟着。他溜达一圈觉得安全了,后面才可能有更多车出现。

这一夜的跟踪和反跟踪拉开了序幕…… 

【挡板藏身】

14日凌晨1时,从济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市中区大队出发后,刘科和小毕便藏身在望岳路中段一处围挡后面跷着脚观看路况。

刘科(右)和警员小毕在围挡后面观察路况。

“今天晚上的‘零点行动’我们这一组的安排是这样的。”趁着蹲守间隙,刘科大概说了说行动计划。同在市中区大队的陈科在北面一公里左右的路口蹲守,用小型DV取证,如果发现违法情况,马上报告给南侧的刘科。有情况后,刘科、小毕和小谢三人分工变更路口信号,并上前拦截车辆进行检查。

14日零点,一个小时,只有不到十辆渣土车出现,号牌清晰运行正常。

14日1点,两个小时,路面上几乎看不到渣土车的踪影。

太不正常了。

等了两个小时,看不到渣土车出现,刘科用对讲机不停询问其他小组的情况。

有交警报告说在市中区大队门口有六辆私家车,只要从队里出来一辆车,马上就在后面跟着。刘科说,警员和盯梢车辆之间“斗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一般夜查行动都尽量开私家车。

老警察肚子里都是故事,关于盯梢,还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渣土车的车主有自己的微信群,跑一个线路的车队会花钱雇人盯梢,有的按线路有的按时间。例如蹲点的,只看固定的路口,盯梢一夜可能有100元收入。这一夜时间,路口出现任何情况都要及时汇报,如果出现失职可能还要扣钱,这是“定点哨”。另外一种是盯线路,车辆在这条线路上来回跑,这属于“流动哨”。盯线路一夜可能200块钱,小谢说以前听说有人很能干,给多个车队“兼职”,一晚上看三条线路。

【跟踪与反跟踪】

在围挡后面被蚊子咬了两个小时,一无所获,刘科让小谢开车去接在北面蹲守的陈科。

小谢开着皮卡去了,回程的半路上忽然偶遇一辆号牌不清并且超载的渣土车上路。困顿了两个小时的小谢来了精神,想跟着这辆车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正说着话,皮卡右侧忽然出现一辆黑色私家车,超车的时候对方摇下车玻璃向皮卡车厢里张望。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小谢把皮卡变道至右拐道。然后只见渣土车在路口调头左拐,从小路进了一片小区,而黑色私家车也尾随其后拐了进去。

小谢一脚油门,马上跟进。谁知耽误了一个信号灯,等拐进去之后,已经找不到渣土车的踪影。在小区里兜了几圈,渣土车好像凭空消失了。小谢还不放弃,仍在追。

在一处小转盘的位置,忽然对面50米外打起一束强光手电的光柱,直直照进皮卡车里。小谢说:“这是刚才那辆盯梢的车,咱们可能已经暴露了。”随后猛踩油门,在中海国际附近的小道上飞驰,想甩掉后面这辆车。

但是路况不允许,既然跑不开,小谢索性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只见后面尾随的黑车超了过去,小谢看着对方的车屁股,说了句“一百米内肯定调头回来”。

黑车在百米外调头回来。

果然,黑车在百米之外调头回来,和皮卡正面相对行驶,小谢忽然把驾驶室上方的遮阳板拉了下来挡在眼睛上方。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只见黑车已经来到皮卡面前,对方驾驶室玻璃忽然落下,一个平头胖胖的中年男子用强光手电直射进驾驶室并用济南话吼道:“干么的!”

之后的一刻钟,黑车竭力追逐皮卡。皮卡180度调头,黑车也不示弱;皮卡在辅道拐进小路,黑车也紧随其后……在英雄山立交桥下,黑车曾一度与皮卡并行,对方打着强光手电不停隔空吼:“干么的!干么的你们!”

【快餐店里斗智】

凌晨3点,对讲机里传出刘科的声音。蹲了两三个小时,连正常营运的渣土车都看不见。盯梢的太多,先撤。

收工了。出于安全考虑,一车人决定先去英雄山路一家24小时快餐店坐坐。几个人一起走进店里,要了三碗米饭和几块把子肉。

坐下开吃,想了想今天晚上无功而返的全过程,几个人一起总结得失。小谢忽然压低声音暗示不要大声讨论——咱们在这里吃饭,盯梢的也可能来这里。

话没说完,从门口进来一名平头短袖男子。从进门就好像在找人,每个桌扫视一遍。看到我们这一桌,眼光定住了。然后打着电话退出了大门后,在暗处还回头张望。

小谢忽然放下筷子跟了出去。一出门就看见平头男子围着皮卡转悠,看到小谢走过来,平头男子躲进了自己的SUV车里。

“真能跟啊,半夜一路找到这里来。”陈科分析说,本来在高架上兜圈子已经把小黑车甩掉了,没想到又继续跟到了英雄山路上。居然还细心地在路边发现了皮卡。

话音未落,视线里又出现了一名走路一瘸一拐的白衣男子。小谢眼神示意:这个可能也是盯梢的。

反正已经暴露了,把碗里米饭扒拉干净后,大家起身要走。这时小谢忽然冷不丁冒出一句:“等会儿去103还是104啊?”我和陈科一愣,陈科随即明白了小谢的意图:这话是说给隔壁白衣瘸腿男听的,如果他听后没有任何反应,有可能不是盯梢的。

但是,大家刚走出快餐店大门,回头一看。白衣瘸腿男从右侧裤子口袋里摸出了电话开始拨号。

两分钟后,快餐店门口又多了一辆SUV,司机下车后打量着皮卡,然后眼睁睁看着皮卡在绿灯最后一秒穿过路口飞驰远去……

凌晨3点半,陈科、小谢的皮卡消失在夜幕里。

而这时,城市里多数人尚在熟睡。

齐鲁晚报 记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