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渣土车里有“黑车”多拉快跑乱行规 黑渣土车多来自郊县

核心提示: 13日、14日,齐鲁晚报持续对省城夜间疯狂渣土车进行了报道,引发了市民广泛关注。记者调查发现,渣土车司机闯红灯、超速等乱象的原因是为了节省油耗,通过多拉快跑来提高经济利益。

1

9月12日凌晨1点52分,一辆渣土车闯红灯。

13日、14日,齐鲁晚报持续对省城夜间疯狂渣土车进行了报道,引发了市民广泛关注。记者调查发现,渣土车司机闯红灯、超速等乱象的原因是为了节省油耗,通过多拉快跑来提高经济利益。此外,记者凌晨蹲点还发现,与正规渣土车相比,不少无资质的黑渣土车也混迹其中,一些散装物料大货车违法现象更为猖獗。

文/片 齐鲁晚报记者 邱志强 刘飞跃 孙业文 张晓燕  

司机闯红灯超速

多为省事又省油

14日,熟悉渣土业务的王先生对记者透露,现在渣土车有白班和夜班之别,夜班司机每天收入约为四五百元,下雨阴天不用上班,如果按月算,月工资得八千元。夜班司机每晚十点开始到次日早上五点结束,一趟大约能挣100元。

在采访中一名老司机用自身经验解释了为什么渣土车经常闯红灯:除了个别大车司机淡薄的交通意识外,最大原因是省事和节省车辆油耗成本。

渣土车的挡位设计比小型车要复杂,有的大型车辆会设置八个甚至十六个挡位。如果一名司机行驶数百米挂到了最省油的高挡,在遇红灯时就要减挡停车重新起步,这样不仅操作麻烦,还会产生很大油耗,所以一些大车司机在没有监控摄像头的路口抱有侥幸心理。

相关执法队员也表示,渣土车司机重新启动车辆确实费油,也很费劲,再加上现在油价比较高。“但是这种省事省钱方式是拿别人生命开玩笑,就是向生命要利润,可以说是挣钱不要命了。”

黑渣土车不篷盖

拉得多有市场

夜间马路上疯跑的不一定是“真”渣土车。近来渣土车事故频频,相关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中一部分涉事车并非正规军渣土车。在本次暗访中,记者也发现了不同类型的车,有的是蓝绿色,有的则是红黄色。

记者了解到,建筑渣土运输车辆只有在运输建筑渣土时才能称作渣土车,部分建筑渣土运输车辆有时运输沙子、石硝、水稳,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渣土车,而是大货车。

相关执法队员向记者解释,现在半夜里跑的“前四后八”的渣土车其实已经退出了济南渣土营运市场。所谓的“前四后八”是指,前面四个轮子,后面八个轮子,这些车辆上面没有篷盖。

“我们通过群众举报也发现过‘前四后八’的老渣土车,这些渣土车没有篷盖,很容易超载,拉得多所以很有市场。我们前期跟渣土车司机交流过,他们对这种‘前四后八’的渣土车很是反感,他们可能晚上七八点就出门了,一晚上就拉一趟活。”上述执法队员表示。 

济南市渣土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散装物料车主要拉沙、石、灰等物料,在外形上看上去跟渣土车差不多,但是车的颜色、车厢以及覆盖篷布都不一样。

正规渣土车仅3355辆

全部采用密闭性车厢

“济南市渣土处现在管辖的渣土车,车身是蓝绿色的,U形车厢,平拉式篷布遮盖,因此整个车厢是密闭的,只要顶盖关不严,车就无法启动。”济南市渣土处负责人称。

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济南片区施工场地共有300多处,渣土临时消纳场11处,116家渣土运输企业,经过渣土管理部门和交警部门核准的渣土车目前共有3355辆,全部是智能环保型渣土车。

从2016年开始,济南就开始启用智能化的渣土车。智能系统会对作业车辆分段、分时限定最高时速,避免超速。同时,通过北斗导航实时监控车辆行驶速度和行驶路线,如果偏离规定路线,就会自动报警。

黑渣土车多来自郊县

三五人合伙就能干

那么这些市民眼中的黑渣土车,监管部门所谓的散装物料车都是从哪来的呢?济南市渣土处相关负责人称,这些散装物料的大货车多来自济南周边的县区和乡镇,组织很松散,3-5个人合起伙来一起干,他们没有公司也没有协会,车辆流动性也比较大,因此监管起来存在一定的难度。

负责人表示,渣土处牵头对渣土运输企业的核准,其中正规的渣土车上挂有城建标志牌,要求车辆的准入必须符合相关技术标准。“没有挂城建标志牌都是一些散装物料车,车厢没有实行统一密闭措施,也没有统一公司管理,他们的违规违法行为属于个人行为。”负责人强调。

“目前对这些车辆的监管就是罚,但是罚不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负责人表示,应该将运输散装物料作为一个行业来对待,制定统一的标准规范,有的车体大、有的车体小,有的按照要求做,有的不按要求做,那么这个市场就无法维护。

负责人称,酷似渣土车的大货车一般都是黄色和红色,这些车辆在夜里“疯狂”的运输沙石,闯红灯现象比较常见。 

“我们3355辆渣土车现在每天晚上出车上万次,也就有十几车次的违规,所占违规比例并不大。”负责人称,针对散装物料车下一步城管也将联合交通、交警等相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