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单凭机器太冰冷 目前仍需靠人情 智慧养老线下急需社工和邻里互助

核心提示: 一键呼叫等智能设备,让独家、空巢老人的紧急救助问题不再是难题,但面临老人不爱用、设备难推广的现状。而推行社工介入、邻里互助、志愿者服务,可以成为解决养老难题的有效补充措施。

B04_B04_0523

“暖·夕阳”项目社工教老人用智能手机。

一键呼叫等智能设备,让独家、空巢老人的紧急救助问题不再是难题,但面临老人不爱用、设备难推广的现状。而推行社工介入、邻里互助、志愿者服务,可以成为解决养老难题的有效补充措施。

文/片 齐鲁晚报记者 王杰  

社工介入生活

打通老人与家人隔阂

今年是“暖·夕阳”项目进驻历下区建筑新村街道办的第三年。“我们已经与社区一半的高龄老人建立了日常联系。”社工王玉莹介绍,该项目主要是走进社区空巢老人的生活,从微观视角关注老年人的生活健康需求,从生理健康、心理健康角度照顾社区空巢老人。

项目运营3年,王玉莹发现:即便安装了一键通等智能设备,社区许多独居老人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与子女之间有些许隔阂,导致养老需求不能及时得到满足,由此引发心理抑郁,影响身体健康。

和平新村社区有一名80岁的独居失明老人。尽管双眼失明,儿子多次劝说其搬到自家去住,但老人总觉得自己已在这个社区生活了几十年,坚持留在社区。“上门几次,关系熟了,老人才跟我们打开心扉,说自己需要一个保姆。”

经过一番筛选后,王玉莹帮老人找到了一家家政机构,并组织了老人、老人儿子、社工、家政公司、社区志愿者五方参与的协调会,劝说其家人同意老人找保姆。

“许多老人即便行动不便、生了病也不愿意麻烦子女,许多想法、需求都留在心里,慢慢就有了隔阂。”王玉莹称,虽然协调多次没能成功,但是通过社工介入,双方之间的隔阂已经打破,老人的养老意愿、需求与家人有了充分沟通,“虽然没用我们推荐的,但事后不久,老人的儿子还是帮老人找了一个保姆。”

如果隔阂打不开,老年人的心理健康也可能受到影响。今年2月,83岁的李老太半夜突发心衰,从床上跌下来。虽然抢救及时,但此后便只能借助轮椅行走。从“一天到晚不着家”的社区活跃分子,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封闭状态,憋坏了李老太。在入户探访时,王玉莹发现老人的情绪低落,脸上也没有往日的精气神。“一开始以为是大病初愈,后来多次了解,老人才袒露心声,自己想出去转转,可家人就是不让。”  随后,她便一步步劝说老人家人。一开始王玉莹劝其老伴让老人先在楼下逛逛,随着慢慢习惯了,再劝说让老人时常来日间照料中心逛逛,打打麻将,做些康养训练等。“智能设备虽然好,但老人还是需要人与人之间现实的接触、情感的交流,而我们做的正是这些。”

有意外找邻居最方便

但“时间储蓄”咋生效

8月24日上午,闫千户铁路宿舍8号楼业主路过邻居门口时听到房内有人呼喊,发现80岁的张老太摔倒了,但因为房门打不开,随后报警。民警赶到了解情况后,便会同赶来的消防队员一同从窗户进入房间查看老人情况。庆幸的是老人并无大碍,因为年事已高,不慎将油烟机碰倒,自己身体未受伤。

除了安装智能设备,邻里互助养老也是不错的方法。所谓的邻里互助养老,其核心在于“同住一社区,抱团取暖”:年轻的、身体好的老人发挥余热,抽出部分时间照顾社区年长的老人;年长的、身体差的老人接受照料。如此一来,彼此都有个关照,总归胜过一个人孤独到老。

济南市社区养老专家吕月英介绍:我国邻里互助养老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2017年国家发布《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十二五”规划》,作为居家养老的重要补充,邻里互助养老逐渐受到政府部门重视。

“‘时间储蓄’式的互助养老方式最为普遍,但运行效果并不太理想。”吕月英称,邻里互助养老在济南市仍处于初级阶段,不少社区也曾运营过,但最后都不了了之。所谓“时间储蓄”,即通过“储蓄劳务”的形式记录下提供养老服务的个人或组织的服务时间,再将相应的时间存储到个人的“存折”中,等到自己有养老需求时可享受到同等时间的服务。

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12年,济南市众多社区便开展了“时间储蓄”服务项目,但如今都不了了之。80多岁的关奶奶此前也曾参与过社区邻里互助养老的,帮助过社区两位失能老人,也通过自己的服务为自己积攒了大量的时间,但是2016年,她患胆囊炎入院,住院期间还是主要依靠家人和亲属的照顾,没有成功用“时间”换取服务。

智能设备针对个人

志愿者团队能树风气

除了对养老服务信息平台进行改造提升,济南贴心一键通项目也在进行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发展养老志愿者团队。“我们可以借助志愿者服务队在社会上进行敬老爱老的宣传,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这样,不仅仅社区养老的压力有了很大的缓解,更重要的是为社会重塑了养老敬老的风尚,这个好处是不可估量的。”

目前济南市居家养老大多是通过社区的居委会开展实施,他们通过聘请专业人员进行养老服务。但是,由于资金和老年人的数量过大问题,聘请专业人员不能完全满足日常的需要,这就使得志愿者服务成为重要的社区养老服务的一部分。

记者走访了济南市多个社区居委也发现:志愿者服务团队普遍缺失,个别居委会虽然有志愿者服务团队,但大多是大学生群体,限于学习任务等因素,志愿服务开展频率较低,有的甚至一个月都开展不了一次。

吕月英表示,社会各界应正确认识志愿者的作用,不能一味否定。目前济南市养老志愿者服务存在两大短板:大多是非专业人士,缺乏专业的养老看护技能,往往造成老人需求与服务不匹配的尴尬局面;此外,不少志愿者为了规避风险,服务对象往往是养老院、敬老院、社区睦邻点等机构,而并没有真正延伸至社区和家庭。

“政府应给予一定的支持力度,不仅要将社区志愿服务作为一项事业纳入日常工作中,更要给予较高的资金支持,满足志愿者事业发展的资金需求。”此前曾参加过某志愿团队的张浩认为,志愿者虽然是公益行动,但仍然需要政府的鼓励支持,才能形成长效机制。

“应制定相关的志愿者招募流程制度,采用职位招募、目标招募、长期招募和短期招募相结合的方式,壮大志愿者队伍;志愿服务应渗透到志愿者的日常学习工作生活中,如志愿服务与入学、参军政审等结合等等。”吕月英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狄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