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正文

雅加达亚运会中国军团132金收官 中考及格,高考几何

核心提示: 9月2日夜晚,在雅加达的雨水当中,格罗拉蓬卡诺体育场外的圣火渐渐熄灭,雅加达亚运会就此拉上了帷幕。本届亚运会上,中国代表团以132金92银65铜,共289枚奖牌连续10届亚运会排名奖牌榜首,不过,132金,也创下了自2002年釜山亚运会以来的金牌数最低纪录。

1

体操选手陈一乐等新生代运动员在亚运会上得到了锻炼。 新华社发

9月2日夜晚,在雅加达的雨水当中,格罗拉蓬卡诺体育场外的圣火渐渐熄灭,雅加达亚运会就此拉上了帷幕。本届亚运会上,中国代表团以132金92银65铜,共289枚奖牌连续10届亚运会排名奖牌榜首,不过,132金,也创下了自2002年釜山亚运会以来的金牌数最低纪录。总体而言,中国军团在雅加达达到了练兵的目的,然而奥运战略下的日本,对中国军团的冲击同样显而易见,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备战并不乐观。

齐鲁晚报特派记者 刘伟

9月2日发自雅加达

奖牌缩水,事出有因

9月1日,中国体育代表团新闻发言人表示,与上届相比,中国代表团本届亚运会获得的金牌数量有所减少,但依旧展现出了在奥运项目上的竞争实力,“中国体育代表团乒乓球、跳水、体操等传统优势项目发挥稳定,继续保持优势;摔跤项目和射击、射箭项目中的部分小项,也取得了亚运会参赛史上的突破;集体球类项目成绩明显提升,女子水球获得冠军,女子手球和女子足球获得亚军,男女篮球和女子排球进入决赛;新增项目也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男女三人篮球和女子空手道均获得金牌,女子滑板碗池跨界跨项选材训练不到一年就取得了一枚铜牌。”

据统计,中国代表团在雅加达共有1人1队2次2项创世界纪录,其中在游泳、田径项目上,刘湘、苏炳添等多名运动员,在26个项目上的成绩排名进入本年度世界前十;游泳9个小项世界排名前三,其中女子50米仰泳、男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男子400米自由泳世界排名第一。

对于奖牌缩水,总局新闻发言人表示,与仁川相比,本届亚运会设项调整较多,如射击减少了多个中国队把握较大的项目,并增加了30多项我国尚未开展的武道项目,加之中国举重队处于禁赛期,没有参加本届赛事,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金牌和奖牌的缩水。

年轻后生,经受考验

作为两年后东京奥运会的前哨战,中国军团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发现和培养年轻选手。对于年轻人的培养,中国亚运代表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亚运会上,“中国队年轻运动员在场内和场外表现均非常突出。”

据了解,本届亚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74.6%的运动员为新人,从未参加过亚运会、奥运会等综合性运动会,这在代表团参赛史上是比例最高的一次,“一些年轻选手第一次参加大赛就表现出较高的水平,如体操运动员陈一乐、肖若腾,游泳运动员王简嘉禾、李冰洁等。”

截至8月31日,中国亚运代表团所获的118枚金牌和263枚奖牌中,获奖运动员463人,其中新人347人,占75%;获金牌运动员235人,其中新人180人,占77%,中国体育展现了雄厚的后备力量。

“在多数项目决赛中,中国年轻运动员表现突出。例如游泳项目女子运动员王简嘉禾获得三枚金牌,其中两项成绩进入世界排名前六。女子射箭运动员张心妍(在反曲弓女子个人项目上)半决赛淘汰传统强队韩国队选手,决赛淘汰东道主印尼选手,成为40年来首位夺得亚运会该项目金牌的中国选手。新增项目女子滑板碗池赛,19岁的中国小将张鑫首获铜牌,未来发展令人期待。现代五项女子运动员张明煜年仅17岁,首次参加亚运会就获得金牌。”

奥运备战,并不乐观

尽管新人在雅加达亚运会上奉献了不俗的表现,但中国军团东京奥运会备战前景仍旧不容乐观,“年轻运动员担当重任,尚需大赛磨炼;项目规则和奥运会资格体系的调整,带来了新的挑战;集体球类项目和基础项目与世界高水平还有差距;新增项目起步晚,基础薄弱,人才匮乏;国际对手在我们的多个传统优势项目上进步较快,已然形成冲击态势。”

从奖牌榜不难发现,奥运战略下日本进步速度迅猛,金牌数上,日本甚至已经甩开了韩国近30枚。这也是从1998年曼谷亚运会至今,20年来日本人第一次彻底压倒韩国排在第二。在本届亚运会最有价值运动员评选中,来自日本的游泳选手池江璃花子,以6金2银的骄人战绩成为荣膺这一头衔的首位亚洲女运动员,这位泳池里的日本未来之星,对中国游泳的强烈冲击,两年后依然会持续。

“本届亚运会中日之间在游泳、田径、羽毛球、乒乓球、帆船、摔跤、柔道、空手道、铁人三项、攀岩等多个项目上进行了直接的对抗,根据目前成绩来看,日本在体操、帆船、摔跤、柔道、空手道、棒垒球、滑板、攀岩等项目上保持了较强的优势,在乒乓球、羽毛球、游泳、田径、击剑等项目上进步较快,对我们形成了一定的威胁,因此我代表团东京奥运会备战形势依然严峻。”

亚运革新,任重道远

雅加达亚运会上,以攀岩、滑翔伞、电竞为代表的一批新项目集体亮相,在亚运会关注度逐渐下行的大背景下,亚奥理事会也在努力尝试用项目的自我扬弃,来挽救这项综合性赛事的未来。

从新项目的运营来看,传统的偏见、争议与误解,让新事物的未来变数重重。

9月1日,雅加达亚运会电竞项目的所有比赛结束,中国电竞在雅加达参加了三项赛事,收获两金一银。四年之后在杭州,电竞将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不过围绕电竞项目的争议,似乎从未停止过。

初登亚运会舞台的电竞项目,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有关亚运会电竞比赛的话题,甚至登上了热搜榜,摘金夺银的电竞选手,也开始成为媒体竞相报道的对象。

因为种种原因,作为国内最大的电视平台,央五在最后时刻决定放弃电竞比赛的直播,亚运会电竞比赛的入选游戏,也经过了各种严格的审查。还有人担心,电竞入亚甚至入奥,可能会让不少青少年沉迷游戏,造成不良影响。

在更早些时候,国际奥委会一度对电竞选手的竞技运动员身份持否定态度,并表示电竞内容与奥运会倡导和平初衷相悖。不过,随着电竞在青少年当中的日益普及,以及背后巨大的利益驱使,国际奥委会目前已改变了对电竞的最初认知,并在亚运会期间密切关注着电竞项目比赛的进展。

毫无疑问,一旦电竞入奥,这个项目的命运将被彻底改写,其对亚运会的影响也将是空前的,然而从雅加达的初步实践来看,电竞想突破各种争议,在亚运会乃至奥运会登堂入室,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董艳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