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正文

走私冻肉牟利,守门人缘何失守

核心提示: 很多企业或商户,都没有把走私冻肉的不安全性当回事,并认为用这种肉是同行中一种普遍的存在,如果这时自己再用正规肉,那便有较大的成本压力,让自身“栽跟头”。走私冻肉成业内“潜规则”,守门人失守的痛真该休止了。

原标题:走私冻肉牟利,守门人缘何失守

正规市场上,走私而来的冷冻肉类产品,明目张胆大规模交易……近日,据《半月谈》报道,大量走私冻肉充斥冻品交易市场,货源来自全国各地,主要流向为西部地区的餐饮行业,不仅埋下食品安全隐患,造成关税损失,还对正规肉类企业造成冲击。

走私冻肉在市场层面如此肆虐,那监管又置于何地呢?就现实来看,最令人惊讶的是监管的作用与效果倒像是被架空了。据了解,相关部门开展例行市场检查之前,某些市场管理方都会提前在群内“通风报信”,商家则提前将走私货转移,或在检查当天关门歇业,以躲避监管。

原来,是在现实中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游戏,有了市场管理方“通风报信”行为的存在,便呈现出了所谓“优势方让弱势方苟延残喘”的状态。按常理来说,市场管理方是市场“守门人”中的一员,其不仅要主动管理规范交易市场上走私冻肉的问题,还要做好相关监管部门整治走私冻肉乱象的配合工作。但事实是,它不仅主动放弃了应尽的管理规范义务,还充当起了走私冻肉的“看门狗”。俗话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此事来看,某些市场管理方的“通风报信”,所呈现出来的管理失守,是此事的最大痛点。

市场管理方的失守,原因在于它与具体商户的利益瓜葛层面。就拿牛腱子肉来说,走私价格是每20公斤720元,而正规渠道进口的牛腱子肉价格是每20公斤960元,相差200多元。这也意味着里面有较大的利润空间,当这额外的利润成为商户与市场管理方共享的“午餐肉”,那两者之间便必然形成所谓的“利益共同体”。如此利益体能在现实中横行,且上下通达,这背后的猫腻需要进一步审视和挖掘。

再者,还有相关方对走私冻肉危害性认识不到位的原因在作怪,这是潜意识层面的问题。很多企业或商户,都没有把走私冻肉的不安全性当回事,并认为用这种肉是同行中一种普遍的存在,如果这时自己再用正规肉,那便有较大的成本压力,让自身“栽跟头”。如此,走私冻肉的危害在他们眼里自然会被缩小,而走私冻肉的牟利则会被无限放大。

但真实情况是,走私冻肉未经通关报检,也没有得到有效严格监管,其食品安全层面的隐患也相对较大。而某些监管一路亮绿灯所体现出来的违法成本较低的现实,也助长了相关方对走私冻肉危害性认识不到位的倾向,这样一来,意识与监管层面的问题,就会沿着错误的路径依赖性中走下去,形成 “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

走私冻肉成业内“潜规则”,守门人失守的痛真该休止了。所谓的监管,不仅要强势回归,还要科学回归,既要实现对监管力的有效制衡规范,又要实现监管力的靠谱践行。用制度设计和科学监管去解构所谓的“顽固利益体”,并在强化惩戒提升违法成本中,倒逼相关方意识层面的进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刁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