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管道断裂脏水直排河道治污“首尾难顾” 济南南部山区污水处理任重道远

核心提示: 3日和6日中午,记者沿河堤溯源而上,试着寻找沿线的排污口。徒步8公里河道,记者花了约7个小时,沿线至少有4处疑似排污点。6日记者再次探访时发现部分污水漏点和河堤正在维修,但通往污水处理厂的疑似污水管却中途断裂,难以流入厂内。记者就此发现,南部山区的污水处理和河道保护任重道远。

B02_B02_0493

3日,泉泸河东岸的脏水从砖石中渗出,在河面形成一条明显的脏水带。

B02_B02_0494

泉泸河西岸河堤,一处塑料污水管破损,污水泄入河内。

文/片 齐鲁晚报记者 王皇

刘雅菲 常新喜  

排污管道是空的

污水排到哪里去了

6日10时许,记者从仲君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南边的这处污水井出发,沿河道北侧河堤向东溯源,仔细寻找是否还有排污口。此前在3日,记者在上游自北向南汇入锦绣川的泉泸河河堤上,发现一处破损的管道正向河内排疑似污水。

走了7分钟搜寻约100米,记者看到河堤上每隔十多米就有一处方形开口,里面通着一根塑料管。塑料管看起来与记者3日在泉泸河发现的破损污水管的材质、大小一样,而且在同一侧河堤上,疑似是从泉泸河畔一家医院出来通往污水处理厂的管道。不过,接连三四个开口都是干的,再用树枝深入管道内探查,也没有一点水。

这些管道里本应该流向扩建后的污水处理厂的水去哪儿了?记者趴在紧挨着河堤的走道上查看,发现了两处塑料排水管。两处排水管与河堤内的污水管道齐高,用弯树枝通入后能抵达污水管位置,疑似与污水管相通。如果相通,这意味着一旦污水管道内有水,很可能通过这处排水口直排入河。记者发现两处排水口中东边的1处被布条堵住,湿布条上有污渍。

继续向东,穿过通往仲宫镇的老仲宫大桥时,只能弓腰前行。桥下的水呈青色且浑浊,北河堤与桥墩之间卡着两三袋用塑料袋装着的塑料瓶,河床还能看到多个塑料袋,一旦雨量大,这些塑料垃圾很可能会被冲入河里。

过了老仲宫大桥不远,锦绣川上出现了一个拦水坝,拦水坝的上游有不少泡沫垃圾。紧挨拦水坝西侧靠近河南岸的地方,一堆泡沫垃圾汇集在一起,周围还浮着一圈青色的水沫。

记者沿北河堤继续向东,河堤南侧出现了一段较矮的河堤。矮河堤上也有石板盖着的管道口,记者打开管道石板盖,发现井口内仍是干的,趴近发现管道同样没有水。而再向东走不远,记者似乎找到了管道干涸的原因,在拦水坝向上约30米,锦绣川河道将向北拐弯的位置,原本包裹在矮河堤里的水泥管道断落在河床的杂草中,旁边还有不少红砖,断落的管道长约5米,嵌入在矮河堤的管道同样没有流水。

向东不远,河堤外侧下方一段管道沟里也没有水,河堤旁出现了几处倾倒的生活垃圾。在锦绣川开始向北转弯的地方,河面出现了第二个拦水坝,这段拦水坝下,河面上有大量泡沫、塑料袋、塑料瓶等生活垃圾。

继续向东,在转弯处,自北向南的泉泸河汇入了锦绣川。泉泸河小,汇入段的河床仅有十多米宽,要不是刚因污水直排而出现在济南电视台问政节目中,周围的村民甚至不知它的名字,只以“小河”称呼。不过,因小河汇入锦绣川,再向西流入济南饮用水源地卧虎山水库,村民们都格外重视河道的水质。

但在汇流处,记者发现泉泸河河水比锦绣川河水浑浊得多,呈青黄色。记者打开了沿路所有盖着的管道口,发现都没有水。

而刚向北转到泉泸河时,记者翻开石块后,终于找到一处有脏水的管道井口。踏着破损又被绿草遮盖的河堤,记者抵达了3日发现的污水管道破损泄漏处。泄漏处连接了一道长塑料管,污水直接排到了河里。现场的工人解释,这段河堤正在维修,只能先把污水引到河里。

“修得也不彻底,管道都断了,根本不管用,通不到污水处理厂,最后还是都流到河里去了。”路过的一位村民仍担心这次维修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6月底封堵的排污口

又有脏水流出

7月1日的电视问政现场,曝光了泉泸河该段发现多处污水直排管,南部山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污水管道是2008年修理的县人民医院污水管道,发现泄漏后曾对这一条管道一直到卧虎山水库的排污全线进行了排查、维修。

泉泸河污水管泄漏问题真的解决了吗?3日记者沿河道走了一段,在河西侧发现了一处新的污水管道破裂处,污水正顺着老化破裂的污水管流进泉泸河。这处新的污水泄漏点在电视问政中的污水口南边约50米处,同样在西侧河堤上。有泄漏点的河堤已经破损,堤面仅有一层薄薄的水泥,水泥下方露出了一段长约30厘米的塑料排水管,露出的水管北端靠近河道一侧,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破损口,污水顺着开口在河西侧形成一股青黄色的水流,混入泉泸河。

这处管线破损处,河堤是石头垒起的简易堤坝,比北侧的石砌河堤简陋得多。记者从河道中段的简易桥绕到河西岸,穿过满是杂草带着荆棘的菜地,摸索着找到该处泄漏点,水略有臭味。记者用矿泉水瓶接了一瓶流出的污水发现,瓶中的水总体透明呈淡黄色,带着少量黄色的废渣。这处污水管道格外脆弱,用手一掰就掰下一小片塑料。

“电视问政的那处,4月份就在排污水,6月才基本修完。那段时间下雨少,河里的水少,污水淌到河里太臭了,河底的泥都黢黑。”西郭村村民陈先生说,自己2日经过时发现了这处管子破损,而且此前漏过好几次。

“每次只能把破布加石块垒起来夹住,挡一挡破损管道流出的水。污水多的时候就冲开了,根本挡不住。污水最终会流到水库里,得彻底解决了才行啊。”陈先生说,因为6月底刚下了大雨,河道里的水多了,泄漏的污水才不那么难闻。6日,现场工作人员说,再有3天,这处泄漏点旁就会建起新的河堤,让污水不再外排。 

不过,记者注意到,济南电视问政发现的那处在简易桥下方的脏水泄漏处,虽然6月底已经用水泥封堵,但3日和6日记者再看时,仍有污水从封住的管道下方流出。

红色的水流入河道

疑似与活禽宰杀有关

同样在维修的还有河东侧的一处污水渗漏处,3日时,记者在河道中段的简易桥往北约10米发现了这处渗漏处。河东河堤一段石砖上都是湿湿的青苔,青苔前流出了一条宽约30厘米的生活污水带,水面覆盖着一层青黄色的污水沫,部分水面还有白沫。污水冲开一段河床,流到了桥下。

6日再探时,这处渗漏河堤的墙前用三面墙围住,此前渗漏处的脏水流入了围挡区域,但这处墙暂未见到管道,围挡之后脏水如何处理,是否会下渗记者不得而知。

3日记者采访时,住在河边的村民吴先生说,这些渗出的脏水是从后面杀鸡的地方流过来的。6日,泉泸河的简易桥下,记者看到桥下河东侧的河面漂浮着红色的水,疑似血水。记者趴在东河堤上看到,桥下方的河堤外侧有一个出水口,血水正是从这里流入河中。记者在河东边约10米的地方,就看到一处活禽售卖门店,正在杀鸡。而距河堤约20米处,有一排至少有5家活禽售卖店,有两家正在店内杀鸡。

此外,记者6日在这处泄漏点对面又发现了新脏水,河东岸8层楼房的围墙下方,一个拱形的孔正在流脏水,水流不小,孔口还挂着塑料垃圾。

记者徒步3公里,锦绣川和泉泸河都流经仲宫镇,就像活禽店一样,河道除了明显的脏水口和脏水泄漏点外,没有完善的排污系统,镇里人的生活生产脏水都可能直接流入河里。“河向西还有一个旱厕。”一位路过的村民说。在泉泸河简易桥向西约十多米村路旁,记者就看到了一处粪便露在外的旱厕,一旦雨大,旱厕的粪便就可能被冲入河里。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石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