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七旬老人连续8年拍高考 记录高考变迁 要把影像资料传下去

核心提示: 高考第一天,在淄博实验中学考点外,记者在人群中再次发现了一位老熟人——76岁的毕思民,老人家头发银白,手持单反相机对着众考生拍照的他格外引人注目。

毕思民

毕思民

高考第一天,在淄博实验中学考点外,记者在人群中再次发现了一位老熟人——76岁的毕思民,老人家头发银白,手持单反相机对着众考生拍照的他格外引人注目。

齐鲁晚报 记者 樊舒瑜     

这已经是毕思民第8年来到高考考点拍摄照片了。“高考是特别有意义的事情,我希望用影像记录高考,将来出一部影片叫《功夫高考》。”毕思民老先生说。

8年的蹲点观察,也见证了高考考生和家长8年的变化。毕爷爷向记者感慨:“今年学生的心态更加平和稳定,你看,很多学生是有说有笑来到考点的。过去的考生,很多是紧皱眉头。”他认为,这与高考多年来的改革密不可分,“现在考试不讲究死记硬背,侧重考察学生综合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他看来,送考的家长心态也与过去不同。“现在家长们更理解孩子,过去的一些家长心态紧张,会反复叮嘱孩子‘千万不能马虎’。”他还发现,现在送考的家长也少了,“往年7点多,可能就有二三百人了!”他打趣道,现在到考点的记者比家长还多。8年的记录,从考前记录到考后,老先生已经积累了不少资料,他准备把这些资料传给自己的孩子们。

“我参加高考是1962年,我们那时候,小马车拉着馒头跟着去,到了点发一发,就是送考了。”看着“万人送考”的壮观场面,毕思民老人也回忆起了过去,那时候也不分文理科,高考完后要填志愿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填,现去问老师应该怎么填,那会儿填志愿只有文史、理工、医农,老师说医生比较“吃香”,我就报了青岛医学院。那个年代家长根本没有考大学这个概念,包括我自己的孩子考大学的时候,我也没有像现在的家长一样去陪考,现在我的孙女他们都要大学毕业了。

毕爷爷今年已经76岁了,年龄越来越大,记者问道,“还准备拍多少年?”毕爷爷笑着说,“拍到没有能力拍了为止吧,我喜欢这些孩子们,也乐意为他们做一点事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白丽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