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母亲患白血病青州12岁女娃将捐献骨髓:“救了妈妈才有妈妈”

核心提示: 这个“六一”儿童节,对于杨明春12岁的女儿杨英莲来说有些沉重。五年前,杨明春刚出生的儿子杨云龙罹患脑瘫,医治两年花费十几万元后效果不佳,目前仍需大人照顾。祸不单行,半年前,杨明春的妻子曲小莹又确诊为白血病。

A06_A06_0523

◥多次化疗的曲小莹头发没了,杨明春日夜陪护。   齐鲁晚报记者 刘飞跃 摄

这个“六一”儿童节,对于杨明春12岁的女儿杨英莲来说有些沉重。五年前,杨明春刚出生的儿子杨云龙罹患脑瘫,医治两年花费十几万元后效果不佳,目前仍需大人照顾。祸不单行,半年前,杨明春的妻子曲小莹又确诊为白血病。庆幸的是,杨英莲与妈妈骨髓配型成功,但是30余万元的治疗费用却横在了他们面前。尚不太懂事的杨英莲说,“救妈妈就有了妈妈。”

齐鲁晚报记者 刘飞跃     

儿患脑瘫花了十几万

妻半年前又查出白血病

5月28日下午3点多,省城天气有些闷热。济南军区总医院三号楼7层病房内,病人曲小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见到记者来了,曲小莹坐了起来,旁边陪护的是她丈夫杨明春。

杨明春今年38岁,曲小莹今年36岁,两人都是80后,来自青州东夏镇郝家村。他俩这个年龄正值壮年,对未来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憧憬,但是,接二连三的变故让这个原本的小康之家坠入谷底。

2013年,两人的儿子杨云龙出生,因身体不好,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个月。在6个月大的时候,杨云龙经常呛奶,而且嘴唇发紫,经青州市中心医院核磁共振查明,孩子的大脑已有部分坏死。

从此以后,夫妻俩便开始了奔波求医的日子,去了青州、潍坊、济南等地,后来到了北京,给杨云龙打了粒细胞刺激因子,一个疗程三针,一针一万五千元。“第一针的时候还有效果,第二针、第三针基本没效果了。”杨明春说。

来来回回共花费了20余万元,如今杨云龙已经五岁,却连坐都坐不稳,家中积蓄早已花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帮忙照料这个脑瘫的孩子已是力不从心。“带着孩子治了两年,一点动静都没有,坐也不会,站也不会,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才不给他医治了。”提起孩子的病,杨明春不住地叹气。

孩子接回家后,夫妇俩辛勤劳作,赶上那两年白菜和大姜价高,小两口把给孩子治病欠钱的窟窿都堵上了。没想到,这才安顿了没多长时间,妻子又查出了白血病,让家庭再受重创。

筹集十多万善款已花完

手术费用还没着落

今年1月10日,曲小莹突感浑身疼痛,被送往青州市人民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中最凶险的一种: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经与主治医师沟通,后续治疗保守估计要50万-60万元,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对于这个原本孱弱的家庭,真的是雪上加霜。

面对这一大笔医药费,在杨明春一筹莫展时,他通过互联网水滴筹为妻子筹集资金,亲戚还有庄里的乡亲也向他伸出援手,一共筹集了十多万元,离治疗费还相距甚远。“但凡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给妻子治病。”杨明春说。

杨明春从亲戚朋友处东借西凑,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为妻子筹集治疗的钱,算是保证了妻子基本的治疗费用,可是换骨髓及后续治疗的费用还有很大的缺口。

杨明春现在每隔两三天都把水滴筹发到朋友圈,并附上“求转发,求扩散,谢谢”。第一次筹钱截止于今年2月份,共计筹款125541元,捐款次数为6348次。但是与接下来三四十万元的医疗费用还有很大差距。

“这些费用前期已经用完了,现在手术费用还没凑齐。”提起现在的情况,坐在妻子曲小莹床前的杨明春眼中透着焦急,双脚低垂在床下,不住地揉搓着。

杨明春说,为了给妻子治病,他跑了好几个医院,从青州到潍坊,听说济南军区总医院在骨髓移植方面很专业,他直接跑到了济南。医疗费虽然一直比较紧张,但总算找到了治疗的方法。

在曲小莹的病房内,杨明春的铺盖斜放在角落里,每天晚上他就睡在地上。因为需要陪护,杨明春在外面租了房子,给妻子做饭。这半年仅仅回家两次,家里的大棚也没人打理,完全失去了经济来源。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最后一步的治疗费还需要进一步筹集。

女儿十几天后来济

为妈妈捐骨髓

曲小莹目前正在进行化疗,原来浓密的秀发也因为化疗而掉干净,平时她就呆在病房,怕出意外不敢出去,人也显得很是憔悴,没有了原本健硕的身体。杨明春也日渐消瘦,年纪轻轻平添了不少白发。

5月30日晚上,记者再次来到曲小莹病房。按照治疗进展,31日她就要进入密闭的治疗舱,治疗期间除了医院的医护人员,就算是杨明春也不能跟她见面。在进舱之前,二人都显得很是紧张。

当听到妻子曲小莹与女儿骨髓可以配型后,杨明春心里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妻子的病终于有了曙光,忧的是骨髓移植手术以及后期治疗需要三十多万元,高额的费用让这个家庭难以承受。

“动一动都是钱,手术加上后期治疗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三十万的费用是在手术顺利的前提下估算的,如果中间出现感染,费用就很难估计了。”不管是杨明春还是曲小莹,内心都希望手术顺利,祈祷千万不能出问题。

晚上8点多,曲小莹特地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因为曲小莹父母用的是老年机,不能视频通话,只能通过电话听听对方的声音。“来了济南后,就回家了两次,想孩子,只能隔三差五打电话。”曲小莹说。

曲小莹生病后,女儿懂事了很多,今年4月,女儿知道了要为妈妈捐献骨髓。“六一”儿童节来了,曲小莹让家人给女儿买条短裤。“让孩子承担了本不该承担的事情,孩子还小,也比较内向,她对我说‘救了妈妈才有妈妈’。”提起上小学的女儿,曲小莹眼里湿润了。十几天后,女儿将来济南为她捐骨髓。

(应采访者要求,杨英莲为化名)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霞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